历经十余次整编,不断减员的红军为何取得胜利

中国军网 2016-08-13 12:19 评论数:

红军编制体制调整给今日国防和军队改革诸多启示

摘要

如果把长征中红军部队的整编和党对红军领导指挥体制的调整,比喻为当时的军队改革的话,历经多次“改革”的红军最终战胜了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战胜了恶劣的自然环境,战胜了党和军队的内部分裂,胜利会师西北,完成了战略转移。这一生动历史,对今天的国防和军队改革有着深刻启示。

历经十余次整编,不断减员的红军为何取得胜利

长征时期(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为应对异常艰苦的行军作战、复杂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兄弟部队的会师等情况,确保胜利完成战略转移,各路红军多次进行编制调整,党中央对红军的领导指挥体制也不断调整,使部队在连续作战、不断减员的大背景下,增强了指挥的灵活性,确保了部队的战斗力,为红军夺取长征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历经十余次整编,不断减员的红军取得了长征胜利

长征时期,四支红军部队各进行了若干次编制调整,会师时又进行了若干次共同整编,涉及团以上单位的整编十余次:

中央红军(即红一方面军)的黎平整编(1935.01)、扎西整编(1935.02)、懋功会师后整编(1935.07-08,含松潘战役前整编)、哈达铺整编(1935.09)、甘泉会师后整编暨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1935.11)。

红四方面军的懋功会师后整编(1935.07-08,含松潘战役前整编)、甘孜整编(1936.04-06)。

红2、红6军团(暨红二方面军)的木黄会师后整编(1934.10)、湘鄂川黔整编(1935.01)、桑植长征前整编(1935.11)、甘孜会师后整编暨红二方面军成立(1936.07)。

红25军的蔡川整编(1934.12)、鄂豫陕苏区整编(1935.02-07)、江口镇整编(1935.07)、永坪会师后整编暨红15军团成立(1935.09)。

除以上外,红一方面军在巩固和扩大陕甘根据地时期还进行了东征整编(1936.02)、西征整编(1936.05)。

分析以上编制调整,有如下特点:

1、随着战场主动权的掌握,整编逐渐由被动向主动转变。具体讲,红军的整编有因遭遇失败而不得以为之的,如中央红军湘江惨败后的黎平整编、红四方面军南下受挫后的甘孜整编;也有未雨绸缪的主动作为,如中央红军的扎西整编、哈达铺整编;有为促进会师后部队融合的积极作为,如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懋功会师后整编、永坪会师后整编暨红15军团成立、甘泉会师后整编暨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等;有为抵制分裂而主动进行的,如甘孜会师后整编暨红二方面军成立;有为实现某战役企图适时而为的,如松潘战役前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整编。中央红军的整编最为典型,湘江战役后的黎平整编是被动的、不得以的,后适时整编,主动作为,适应行军作战和会师融合等,体现了明显的主动性、前瞻性。

2、整体上呈现逐步缩编融合以适应不断减员的态势。十余次整编,除红2、红6军团的湘鄂川黔整编和桑植长征前整编、红25军的鄂豫陕苏区整编为扩编,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懋功会师后整编、永坪会师后整编暨红15军团成立、甘泉会师后整编暨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等为合编,其他均为缩编。各路红军从长征出发时总计约18.6万人,至结束时仅5.67万人,不计途中扩红,损失巨大,故长征期间的整编主要为缩编。如此,就经常带来部队成建制缩编甚至撤销、中高级指挥员降级或转岗等实际矛盾和问题。面对这些矛盾,未闻任何部队不听指挥、未闻任何指挥员不服从命令,这是红军广大指战员党性坚定的重要体现。很多一时无法安置的红军指挥员,成为“干部团”这一特殊单位的普通一兵,边行军作战学习,边等待着因部队伤亡带来的空缺,随时准备重新上岗,带兵打仗。

3、整体作用明显,但个别未达成目的,甚至险致严重危害。从作战角度,最立竿见影的,是扎西整编和甘泉会师后整编暨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前者成为四渡赤水这出战争活剧的关键“桥段”,后者通过直罗镇战役得到成功检验。从促进团结抵制分裂角度,最直接奏效的,是甘孜会师后整编暨红二方面军成立,党中央主动作为,不仅使红2、红6军团升格为党中央直接领导的一支战略力量,同时通过合编红32军增强了实力,抑制了张国焘妄图拉拢红2、红6军团坚持分裂的努力。

失败是成功之母。在整编效果上,对于当下,最需反思的,是未能达到目的的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后整编。为什么未能奏效还险致危害呢?关键是部队整编的同时,党对红军的领导指挥体制机制未能先行理顺。部队整编了,但红军的领导指挥却存在“两个声音”;部队合编了,但各部仍自奉原指挥为终旨。最终,党中央不得不率原红一方面军主力先行北上,奉命编入右路军的红四方面军一部、编为左路军的红四方面军主力和原红一方面军的一部(5军、32军)等广大官兵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被张国焘领导南下。党中央率部先行北上时,若不是徐向前的党性觉悟,肯定会造成重大悲剧!古语,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整编的失败告诉我们,欲整编必先明领导指挥体制,部队这一特殊武装集团的改革必须自上而下。

4、编余途留部队最值得敬佩。在漫漫长征路上,对于整编的安置而言,最悲壮、最抱憾、最容易被遗忘的,并非缩编甚至撤销番号的部队,而是编余安置在长征途中打游击的队伍。不计南方3年8省15区的红军和游击队,长征中的途留部队,绝大多数在后来的斗争中被打散,失败销匿,为史书淡忘。如中央红军扎西整编后,在川黔滇边和黔北地区安排留下坚持斗争的红军游击队,在红5师政委徐策、军委纵队干部团“上干队”政委余鸿泽等的领导下,坚持斗争至全国抗战爆发初期,最终失败,主要领导人先后牺牲。这些指战员受命整编,明知前途渺茫,置生置名置利于身外,无怨无悔,毅然决然……这些执行命令,途留坚持斗争直至牺牲的部队和指战员可敬、可佩、可歌!是什么塑造了他们服从命令,以心执行命令的品性呢?是他们对党无比崇高的信仰!是他们对革命事业必定胜利的信心!这就是可爱的红军官兵们朴素的内心……当下的国防和军队改革,有的官兵在面对分流野战部队、走向基层,甚至脱下军装时,或许可以想想长征中直面牺牲的编余途留部队和指战员,想想是身上的使命感、责任感重要,还是个人的名、利包袱重要。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