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屡屡“被吸毒”缘于追责不力

红网 2016-09-07 14:52 评论数:

四川省宜宾市宜宾县泥溪镇20岁小伙刘松回忆起5月2日在成都火车北站遭遇持枪特警盘查的一幕,至今仍心有余悸。因警方一次“误录入”,刘松莫名其妙地成了吸毒违法人员。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复交涉,其“违法信息”仍无法消除。至今刘松出门时,除了携带身份证,还要带一张派出所开具的“非吸毒人员”情况说明。(6月12日《成都商报》)

在父母及乡亲们眼中,自小就是乖孩子的刘松,却在一次转车时,莫名遭持枪特警盘查,尽管是一场虚惊,但也足以让他惊恐好一阵子。事后得知,他之所以“被吸毒”,全在于一名货真价实的吸毒人员,与他同名,又同县居住,且冒用了他的身份信息。而更要命的是,相关派出所未经核实,仅凭冒名者口供,即将此“张冠李戴”的信息“误录入”禁毒违法人员数据库,遂有了眼下的一幕。

可别低估了“误录入”这仨字的分量,它或许是你人生梦魇的开始。出门在外,动辄被盘查,被尿检,以至不得不带上专为此开具的证明才敢上路。即便你对此尚可忍耐,然更多的麻烦恐让你始料未及,譬如,2010年,户籍为黑龙江的石女士在深圳被确诊为宫颈癌,但投了相关保险的她却被保险公司拒绝赔付,原因竟是指其“投保时隐瞒了吸毒史”,直至此时,她才得知自己已经“被吸毒”。

至于因此遭受的心灵创伤,就更加难以言说,在社会的潜意识中,经常被警方“关照”的人,一定或多或少有问题。而一旦你的形象被公众“定型”,则会慢慢品尝到什么是被边缘化?什么又叫唯恐避之不及?陕西安康岚皋县“被吸毒”10年的王涛,只因人言可畏,导致孕妻离他而去,腹中5月大的胎儿亦被打掉,不幸成为“被吸毒”的“牺牲品”。

尤让人后怕的是,一旦错误信息被“误录入”,更改也难。这里有客观原因,更有主观因素:诚然,基层派出所可以依法录入、调看禁毒信息库数据,修改数据却需层层上报至公安部,其初衷显然是基于维护数据系统的权威性。然某些不具担当的责任人,却屡以此为托词,让“误录入”的信息可以数年在数据库“纹丝不动”,从而让一次看似偶然的“误录入”,演变为“被吸毒”受害人长久的痛。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