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报道“尿协” “尿友”多次打电话要其道歉

人民日报 2016-09-24 09:05 评论数:

记者报道“尿协” “尿友”多次打电话要其道歉

本报曾多次报道“中国尿疗协会”等“山寨、离岸社团”。

制图:李姿阅

8月16日,记者对“中国尿疗协会”等的追踪调查报道在人民日报四版刊发,再次引发社会的关注。回顾记者与“尿协”交锋的这两年经历,真是啼笑皆非、感慨良多。

自从报道批评“中国尿疗协会”以来,其会员多次找记者纠缠

2014年6月27日,记者第一次报道“中国尿疗协会”,经调查,该“协会”实质上只是香港一家合伙经营的无限公司,无法人资格,也并不存在“协会”宣称的政府认定资格。至于尿能否养生,记者当时采访的专家也都表示,尽管尿可入药,但把尿作为一种长期服用的防病治病用品或保健品,目前没有临床和医学依据,“使骨骼强壮、可治甲亢治胃病、可美容美发”等亦无依据。

自第一次采访报道“中国尿疗协会”开始,记者就多次接到“尿友”电话,要求记者就批评“中国尿疗协会”向其道歉。就在今年2月份,一位自称是武汉市直单位退休的老先生,连续3天打了四五次电话要求和记者见面,极力维护“尿协”。

“尿疗”求证自此成为记者的一个关注点。两年多来,几乎每次到医院采访,记者都会提及“尿疗”。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所有医生都不认为“尿疗”有任何科学价值。多位专家医生认为,所谓“尿疗”治好病的案例,很大可能是其他因素的作用,不能证明“尿疗”有效。

事实上,关于“尿疗”和“中国尿疗协会”的讨论,也是科普的机会。在网络上,每次“尿协”“尿疗”报道出炉,总能引起关注,绝大多数网友都认为“尿疗”是荒唐的,这实际上起到了充分讨论和科学普及的作用。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