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七旬父亲在家教女11年 女儿称做不完初中试卷

成都商报 2016-09-26 13:40 评论数:

说学习

父亲:指导女儿学绘画

女儿:画了1小时,画作未完成

从泸州市纳溪城区的一条窄巷进入,向着长江方向步行约两公里,就到了李铁军和女儿居住的地方——中国化学工程第七建筑公司退休职工宿舍,被纳溪人称为“下七化建”。小区里古木参天,共有四栋青砖楼房。如今四周都是新小区,这些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楼房,相比之下显得有些破旧。小区居民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整个小区显得十分安静。

李铁军一家住在一楼,客厅墙壁和屋顶画着各种星座图,狮子、小熊一应俱全,几幅油画和石膏像挂着,还有一幅裸女画是李婧磁妈妈李安素所画,其他山水画则是李铁军的作品,一张“铁军画不卖不送”字条被虫蛀了几个窟窿,质地看起来很清脆,吊扇一吹就飘来飘去。靠窗的地方摆着一台电子琴,另一边书桌上摆着《人体解剖入门》《素描技法》《名家国画技法·古代仕女》等书,旁边墙壁上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粉笔字写着“知识就是力量”。和11年前相比,屋里并无太多变化,只是新增了笔记本电脑、WiFi和一笼共5只虎皮鹦鹉。

2016年8月17日上午11时左右,李婧磁在窗前支起画架,开始临摹“亚历山大大帝”头像。她画了擦,擦了又画,李铁军偶尔指导几句。近一个小时过去了,“亚历山大”仍然没有露出大致轮廓。

“这么一直坐着画,累不累?”记者问她。“这是我爱做的事情,不觉得累!”她一边说,一边拿起橡皮擦掉了一根画歪了的线。

学习完美术开始练习音乐,李铁军和女儿一人拉二胡,一人弹电子琴,合奏了一曲《二泉映月》。不过,这首曲子中间断了两次,一次是父亲拉错了,一次是女儿忘了调。

“你们又新学了什么曲子?大概有多少首了?”记者问道。“好几十首了!”李铁军说,除了《二泉映月》和《梁祝》,还有其他一些歌曲。

看到记者对李婧磁展示的美术音乐才能面露困惑,李铁军有些着急,冲着记者问道:“我来问你,中国历史上的四大丑女分别是哪些?”记者表示不知。他立马叫过女儿,女儿答道:“分别是嫫母、钟离春、孟光、阮氏”。

实际上,几年前,在一个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李婧磁就用同样的问题考住了一堆人,这让父亲李铁军非常满意。但是,人们却在质疑:一个孩子掌握诸如“四大丑女的名字”这样的知识,对今后的成长和成才有多少帮助呢?不过,面对这些不同的声音,如今已74岁的李铁军仍然不屑一顾。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