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2016-10-25 17:37 评论数:

国民党爱国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将军率部发动的西安事变及其和平解决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它对于促成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起了重要的作用。在我们所学历史当中,我们通常会认为张学良和杨虎城是“西安事变”的主要领导者,但是实际上主谋另有其人。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我们不妨回到西安事变发生时,在1936年12月12日凌晨,蒋介石在西安的住所里熟睡中,突然,他听到了窗外的枪声,他深知有一件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了,于是,他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后山跑去。

要抓他的人紧追不舍,无奈,他只能躲在一块大岩石后,然而,最终还是被捕了。

之后,张学良和杨虎城两位将军随即要求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对外,逼迫蒋介石签字。这就是我们熟知的著名事件——“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在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遭受到了全国的谩骂,因为张学良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将东北拱手让人。

九一八是日本少壮派发动的,其实并没有得到日本内阁的同意,如何当时张学良能够坚持抵抗,结果会是不同。

在1935年之后,张学良开始不满于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策略,一直想要采取机会去打日本人。

因此,他与杨虎城进行了多次的频繁接触。而杨虎城是主战派,他们很快就一拍即合。

在张学良回到西安后,很快便和杨虎城策划事变,要挟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在蒋介石被扣押后,宋子文最先到达西安,并带来了宋美龄的信件,宋美龄在信中劝蒋介石不要冲动。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之后,宋美龄亲自到达西安,与张学良进行交谈。因为他们两人原本就关系不错,同时也有中共的中间调停,因此,这场谈话非常顺利,张学良答应放了蒋介石。

可是,这就有了一个尴尬的局面,蒋介石是西北军扣押的,西北军害怕蒋介石将来报仇,迟迟不肯释放。

这样,其实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张学良在发动“西安事变”的影响力上,还是非常有限的。真正主持大局的是杨虎城将军。

最后,张学良偷偷的放了蒋介石,并且一起回到了南京,一方面是为表达诚意,另一方面大家也是应该知道的。

当然,还有一些证据可以表明“西安事变”的领导者不是张学良。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这就是事变的发生地,当时,西安是杨虎城的地盘,而张学良的地盘——东北,也早在几年前就沦陷了,在这个时候,张学良更多的是有求于杨虎城,因而在事变中发挥的影响力也是低于杨虎城的。

之后,蒋介石杀了杨虎城而没有杀张学良,原因就在于除了张学良与宋家关系好之外,张学良还具有一个很好的品德,就是善于承认错误,同时,他还不是事变的主要领导者。

张学良说:杨虎城是西安事变主角

陪衬?主角?

1956年12月,蒋命张学良回忆西安事变时,曾特别指问杨的情况。当时,张学良的回答是:“平心而论,西安之变,杨虎城乃受良之牵累,彼不过陪衬而已。”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但是,到了上一世纪90年代,在回答张之丙姐妹的访谈时,张学良却说:“西安事变就是杨虎城,当然我们两个人,那是杨虎城不平啊。”又说:“那西安事变……那可以说他是主角哇,不过名义是我,我是主角了。当然由我负责任。”从“陪衬”到“主角”,反映出张学良晚年对杨虎城在事变中的作用有新的估计。

根据张学良所写《西安事变反省录》,在事变前,杨虎城曾两次向张学良进言,希望张对蒋介石有所行动。

第一次在1935年。当年10月初,东北军第六十七军一一∈何立中部自延安回防甘泉途中,在大小崂山受到红军第十五军团徐海东部伏击,全军覆没,何立中等被击毙。

同月2日,将介石在西安建立剿匪总司令部,蒋自任司令,以张学良为副。10月9日,蒋、张命杨虎城以所部主力在宜川、洛川一线设防,阻止红军向南发展。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当时,杨虎城已对“剿共”持消极态度。他向张学良陈述,无钱又无补给,并且发牢骚说:“剿匪”等于“无期徒刑”。“以中央军之数量,东北军之精锐,皆未能消除共匪,区区如彼之军队,能何为乎?”同年11月,东北军第五十七军一峰部在陕北直罗镇受到为毛泽东指挥的红军围攻,被俘5300人,缴枪3500余支。

这两支部队先后被歼,编制也就失去,蒋介石并不从兵员、财政上给予补充。张学良觉得这是蒋介石借剿共消灭异己,曾向杨虎城透露“倦于剿匪”的心情。

杨虎城所部在“剿匪”中也受到过相当损失,同样得不到补充,对蒋介石也有怨气。1936年3月,高崇民等在西安出版题名《活路》的小册子,提倡东北人与西北人合作,联合抗日。杨虎城同意高的主张,便向张学良建议:向蒋公进言,停止剿匪,团结抗日,节省东北军和西北军的消耗。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第二次在1936年12月初。当年11月,蒋介石飞抵洛阳,进一步策划“剿共”。张学良于12月2日只身飞洛,向蒋介石进言,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同时要求释放上海救国会七君子。

双方发生尖锐冲突。张指责蒋“这样专制,这样摧残爱国人士,和袁世凯、张宗昌有什么区别”。蒋严厉表示:“我是革命政府,我这样做就是革命!”“匪不剿完,决不抗日。”在阅兵时,蒋甚至声色俱厉地声称:“主张容共者,比之殷汝耕不如!”蒋的顽固态度使张学良“有如凉水浇头”,对蒋绝望。

西安事变真正的领导者 张学良:另有其人

回到西安后谈起有关情况,向杨问计,有何方法可以停止内战。杨在张立誓抗日后,对张称:“待蒋来西安时,余等可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故事。”杨的这一想法,已经包含了武力扣蒋的内容,可以说,西安事变的计划已经成形。后来的西安事变基本上是按照杨的这一思路发动的。

对杨虎城的建议,张学良的最初反应是“愕然”,可见,此前他从未有过类似的念头。直到张学良向蒋介石进言,一再碰钉子之后,才采纳杨议,“决行强谏劫持之谋”。

在《西安事变反省录》中,张学良称:假如自己当时与何成浚或张群共处,就不会有西安事变发生。可见,杨虎城“造谋”的重大作用。张学良晚年之所以称杨为西安事变“主角”,当是基于这一考虑。

责任编辑:百灵鸟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