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文革被打倒真实原因:庐山会议忠言逆耳纠正错误

新浪历史 2016-08-16 14:12 评论数:

彭德怀文革被打倒真实原因:庐山会议忠言逆耳纠正错误

本文摘自《毛泽东和他的高参们》,顾保孜著,杜修贤等摄影,贵州人民出版社,2011.6

彭德怀做梦都想不到:一封信竟然激起“千层浪”。今天我们重读这封信,不仅丝毫嗅不到反党的情绪,反而只能感到一颗赤诚的心在搏动。

1959年的夏天特别炎热,党中央决定在著名的避暑胜地──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以便系统地研究怎样有效地克服在具体工作过程中出现的“左”的偏差,为完成本年度的“大跃进”计划扫除障碍。

就这样,彭德怀带着一颗忧国忧民的赤诚之心登上了庐山。

庐山,真是人间仙境,前来赴会的领导者们暂时远离尘嚣,放松精神,从容议事。会议最初几天,与会者大都心情舒畅。

毛泽东也是谈笑风生,以特有的散淡风格,向全体与会者谈了这次会议要研究的十九个问题,涉及读书、形势、任务、体制、食堂、学会过日子、综合平衡、产品质量等。

关于目前的形势,毛泽东很欣赏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的三句话,就借用来概括,即成绩伟大,经验丰富(实际上问题不少),前途光明。他专门谈到了“大家要冷一下,做冷锅上的蚂蚁,不要做热锅上的蚂蚁”。

“去年情况本来很好,但带来一些盲目性,只想好的一面,没想到困难一面。”

毛泽东用强调的口气说:“总之,怪话不少,要让人说。”

毛泽东的定调讲话,和庐山的云雾一样,驱散了笼罩在人们心头的暑气,会议的空气轻松起来。

刘少奇的话,更使“神仙”们飘逸起来。他话语不多,但切中要点:“1958年经验丰富,教训深刻,最大的成绩是得到了教训,全党全民得到深刻的教训,毫无悲观、抱怨之必要,不要责备下面。”

他对会议的总的调子是这样解释的:“成绩要讲够,缺点要讲透。”

第二天,分组讨论,人们发言之坦率与热烈,可以说是过去党的会议上少见的,或许是现实现状逼使与会者不得不谈。

会议按照当时的行政大区编组,共分6个组,彭德怀参加的是西北组。从7月3日到7月10日的8天中,他先后作了七次发言和讲话。以他自己一贯的毫不掩饰的风格,多次讲到了问题的敏感处,并且直涉毛泽东。

“解放以来,一连串的胜利,造成群众的头脑发热,因而向毛主席反映情况只讲可能和有利的因素。在大胜利中,容易看不见、听不进反面的东西。”

“我们党内总是‘左’的难以纠正,右的比较好纠正,‘左’的一来,压倒一切,许多人不敢讲话。”

“要找经验教训,不要埋怨,不要追究责任。人人有责,人人有一份,包括毛泽东同志在内。我也有一份,至少当时没有反对。”

“现在是不管党委集体领导的决定,而是个人决定;第一书记决定的算,第二书记决定的就不算。不建立集体威信,只建立个人威信是很不正常的,很危险的。”

彭德怀在小组会上的发言,有人赞同,有人为他捏一把汗,还有人冷眼旁观。

彭德怀不管这些,仍然照直讲下去:

“毛泽东和党中央在全中国人民心目中威信之高,是全世界找不到的。但滥用这种威信是不行的。去年乱传毛主席的意见,问题不少。”

“过日子,国家也要注意。风景区、人工湖可以慢点,浪费很大。好多省给毛主席修别墅,这总不是毛主席让搞的。”

“什么‘算账派’、‘观潮派’……帽子都有了,对于广开言路有影响。有些人不说真话,摸领导人的心理。”

“毛主席家乡的那个公社,去年搞的增产数,实际没有那么多嘛。我去了解,实际上增产了百分之十三。我又问了周小舟,他说那个公社增产只有百分之十四,国家还给了不少贷款和帮助。”

在发言中,彭德怀还夹杂一些粗俗的言词,可见其忧其愤,但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快,这是不难理解的。

彭德怀在西北小组的发言,会议印发的《简报》中,并没有如实地反映,负责整理简报的工作人员出于一片好心,把彭德怀发言中那些最尖锐的言词,特别是直接涉及毛泽东的一些话,都删去了。

彭德怀的发言虽然尖刻但在会议中却赢得了普遍的赞同,特别是张闻天、周小舟等人。

会议一直按预定的日程进行。中央办公厅通知,会议在预定的15日如期结束。

此刻,彭德怀十分焦虑。毛泽东既然把大家请上山来,说是要好好总结一下近年来的经验教训,就这么算完了?

但是,他这次未能见到毛泽东,因为毛主席刚刚睡下,警卫礼貌地挡了驾。

此时是1959年7月12日!

彭德怀决定用写信的方式向主席坦诚自己的看法。

信的主要内容有两部分。前半部分是“‘大跃进’的成绩是肯定无疑的”,后半部分主要是“过去一个时期,在我们的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风方面,暴露出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这主要是(1)浮夸风气较普遍地滋长起来……一些不可置信的奇迹也见之于报刊,确使党的威信蒙受重大损失。(2)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纠正这些‘左’的现象,一般要比反掉右倾保守思想还要困难些,这是我们党的历史经验所证明了的”。

彭德怀为什么要写这封信?他在《彭德怀自述》中说道:

“我对当时那些‘左’的现象是非常忧虑的……我想,这些问题如果由我在会议上提出来,会引起某些人的思想混乱,如果是由主席再重新提一提两条腿走路的问题,这些问题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纠正。”因此,他当时一再强调,这封信是提供给主席看的。

但令彭德怀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这封信竟然“一石激起千层浪”。庐山会议的议题本来是纠“左”的,由于这封信一度转为批“右”,整个会议的议题一下子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就连当时参加会议的人也感到不可理解。

“一封朝奏九重天”。彭德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出于诚意写给毛泽东的这封信,竟会给他带来“右倾机会主义”头目、搞“军事俱乐部”、搞“独立王国”的罪名。然而,他更没想到的是,在他有限的政治生涯中,这仅仅只是开始,等待他的,还有更多更大的不幸。从此毛泽东与彭德怀的合作也宣告结束。

庐山会议之后,彭德怀被罢去了国防部长的职务。林彪踏着彭德怀倒下去的身躯,当上国防部长,这一次他没有称病推辞。

林彪是7月29日上山的,他在北京就知道庐山“出了事”。在8月1日的常委会上,一直沉默的林彪突然对彭德怀发难,说他这回招兵买马来的,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他尖着嗓子对彭德怀说:“你要抛掉个人的过分自信,抛掉个人英雄主义。”“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别人谁也不要想当英雄,你我离得远的很,不要打这个主意。”他的发言,加重了火药气味,给问题升了格,也给彭德怀定了性,同时他也是在讨毛泽东的欢心。

有意思的是,历史就地画了个圈,对林彪开了个玩笑。十一年后还是在庐山,这次是副统帅对统帅突然发难,结果在毛泽东面前暴露了“庐山真面目”。从此林彪从政治巅峰上跌了下来。不过这次不是命运捉弄了他,而是他日益膨胀的政治野心捉弄了自己。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