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时古人最爱喝酒

2017-03-03 16:03 评论数:

  昨天北京的天空中飘来几粒雪,气象部门提示:请大家出行尽量打伞,做好防护,雪很脏。看来本次降雪并不适合出门,不过,古诗早就告诉你:下雪天和小酒更配。白居易有诗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不止一次表示过酒和雪是一对cp:“浊醪一樽,霜天雪夜,变寒为温。”诗仙李白看见“雪花酒上灭”,立刻“顿觉夜寒无”。

  中国古代酿酒业开始得极早,传说商代就是因为商纣王和其他贵族纵酒过度而亡国。到宋朝,酿酒业已相当完善,宋代朱肱著有一本《酒经》,记录了当时丰富的酿酒理论和实践经验,书中光是记载的酒曲就有十多种。酒曲是古代造酒的原材料,是米、麦等原料质变产生微生物后形成的。宋代造曲极为发达,各色品类多样,香泉曲、香桂曲、杏仁曲、瑶泉曲、白醪曲、莲子曲等。古代的酒有浓有淡的,宋朝时,人们把浓度高的酒叫“劲酒”,浓度低的叫“和酒”,从字面意思也能看出两者口感的不同。

下雪时古人最爱喝酒

  古代不仅有完善的酿酒业,而且历朝历代都有好酒之徒。西晋张季鹰放纵不羁,时人劝他爱惜身后名,他却道:“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但事实上,饮酒在魏晋时期已成风气,《世说新语》中说当时选名士的标准是“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用现代的话翻译一下就是:没事儿“痛饮酒”就能得一个“网红”的称号,在这种舆论环境的影响下,时人几乎是人人“纵酒”。避世的竹林七贤,几乎人人善饮,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刘伶,直到今天评剧都有一处剧目叫做《刘伶醉酒》。史书中记载,刘伶曾乘坐鹿车,一边走一边喝酒,还让人拿着铁锨跟在后头,嘱咐别人“死便埋我”。东晋五柳先生陶渊明,贫而嗜酒,“造饮辄尽,期在必醉。”到了唐朝,诗人王绩爱畅饮,也崇拜陶渊明。他模仿陶渊明写了篇《五斗先生传》,描摹过醉中的情境:“忽焉而去,倏然而来。其动也天,其静也地。故万物不能萦心焉。”这状态也真是很难不令人向往,读到此,叫人不得不下定决心一定要约家人朋友在霜天雪夜里喝一次酒了,并且要能喝到醉才行。

相关标签:
世说新语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