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别墅区对军港一览无余 部队被迫修高墙

中国军网-中国国防报 2016-08-17 13:15 评论数:

守住军事设施安全的红线

写在前面

军事设施是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军队履行使命的依托,是国家战略能力的重要支撑。如今,距离2014年8月1日新修订的《军事设施保护法》颁布实施已经过去两年时间,各地的军事设施保护现状如何?本文将从海域、地域、空域三个角度进行追踪。

加强军事设施保护,是发挥军事设施功能、保证军事活动正常进行的现实需要,也是巩固国防、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需要。随着城市化建设的持续推进,经济建设、城市发展与军事设施在海域、地域、空域利用方面需要协调的问题逐年增多,重要军事设施的安全保卫工作仍有很多难题。

海域

海洋,也是军事交通线和战略机动空间,维系着国家诸多重大安全和发展利益问题。在我国1.8万公里的大陆海岸线上,有诸多驻军部队及配套的军事设施。

与电影中军事要地“重兵把守”的描绘相去甚远,现实的一幕里,一些地方的建设项目已无限抵近甚至“踏入”军事安全控制范围,军营的安全问题在个别地方的经济发展大局中被“靠边站”。

2015年初,辽宁省大连海军某军港,一堵高22米、长800多米的高墙拔地而起。紧邻这座军港墙根的是一大片精致的欧式别墅。

从别墅的三层平台望向军港,军港里有多少军舰,什么时候出航,什么时候操练……一览无余。

为防范有人近距离窥探军事设施和部队行动,防止泄密事件发生,该基地只好筑起了一道高墙,将海景房挡在墙后。

新修订的《军事设施保护法》实施后,为更好地保护军事设施,发挥军事设施效能,我国沿海多个省份走出了一条兼顾军事设施保护与经济建设的新路子。

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某军用战备码头夹在两个民用码头中间。伴随着新区的经济发展,两边的民用码头已满足不了货船、渔船的停泊需求,码头急需扩建。扩建势必需要战备码头的配合,而战备码头向地方开放必须走报废、置换等手续,整个流程走完需要很长时间。

面对地方经济发展需求,又要兼顾军事设施安全,舟山警备区经过讨论,想出了一个办法:地方扩建民用码头时同步建设军用战备码头,战备码头建好后的产权仍归部队所有,日常交给地方使用,部队需要用时再归还。

“不仅没有变址,反而扩大了规模。这样一来,军事设施非但没有受影响,还将发挥更大的作用。”舟山警备区司令员曾鹏翔介绍,目前,该军用战备码头只能停靠千吨级船艇,扩建后可以停泊数万吨级的舰艇,不仅能为地方创造经济效益,同时提升了军事设施的战备功能。

新的《军事设施保护法》实施以来,舟山警备区结合现地勘察对新区提报的23个重点开发项目中的近400处涉军事宜提出处理意见,有力推动军事设施保护工作的规范化、常态化开展。

福建省海防部队较多,过去因战备需要,沿海地带修建了许多坑道、涵洞、观察哨。随着海防部队使命任务拓展和装备更新换代,这些军事设施或破旧失修,或弃置封存。

为焕发老军事设施新的生命力,该省军区运用信息技术对老旧设施进行改造,在坑道阵地内联通了光纤通信网、一体化指挥网、指挥专网等,打造数字化阵地,建起了覆盖机关、基层分队和值勤点的光缆传输局域网,使部队训练、管理搭上信息快车。

【法条】

《军事设施保护法》第二十一条:在水域军事管理区内,禁止从事水产养殖;未经军区级以上军事机关批准,不得建造、设置非军事设施;从事捕捞或者其他活动,不得影响军用舰船的战备、训练、执勤等行动。

《军事设施保护法》第二十九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编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海洋功能区划,安排可能影响军事设施保护的建设项目,应当兼顾军事设施保护的需要,并征求有关军事机关的意见。安排建设项目或者开辟旅游景点,应当避开军事设施。确实不能避开,需要将军事设施拆除、迁建或者改作民用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或者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军区级军事机关商定,并报国务院和中央军事委员会批准或者国务院和中央军事委员会授权的机关批准。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