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首抵云南纪事

南方都市报 2016-08-17 14:19 评论数:

蒋介石感到不能用解决贵州王家烈的办法对待龙云。

1927年4月18日,南京国民政府成立,1928年蒋介石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当年1月17日南京国民政府任命龙云为云南省政府主席。但到1935年5月前,蒋与龙从未晤面。因为在云南军阀内战中获胜上台的龙云,在执掌云南政权初期,害怕自己离开云南会发生兵变,凡南京召开会议,大多都让他的金兰义弟、滇黔军元老胡瑛代表他出席,1937年8月南京国防会议他才首次去南京。而蒋介石在1928年虽然形式上统一了中国,但大部分省份(包括云南在内)都与蒋貌合神离。为了部署和拉拢龙云围剿长征红军,1935年5月,蒋介石首次来到云南。

龙云隆重欢迎蒋介石

云南建设厅的历史档案中有一份记录1935年5月蒋介石首次到云南日程的珍贵文件。内容如下:

民国二十四年五月十四日行辕招待处主任李鸿谟高荫槐

径启者顷准

委员长侍从副官处通知,委座于十六日下午四时三十分召见各委、厅长,除分别通知外用特专函奉达即请,按时惠临为荷!

此致

张委员

蒋介石首次到云南的行辕设在云南大学会泽院,会泽院二楼正中几间教室、办公室改造成蒋介石夫妇的卧室和办公地点。蒋随从吴稚晖、陈布雷等人则住在云大正门对面的金汉鼎公馆。文件中的李鸿谟和高荫槐是蒋昆明行辕招待处主任,张委员是当时的云南省务委员、建设厅长张邦翰(会泽院的设计者)。

把大学教学楼当成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行辕,这在中外历史上很少见。当时,刚从军阀内战走出几年的昆明没有什么像样的公共建筑,而落成十年的会泽院是西南的建筑杰作。它借鉴哥伦比亚大学建筑风范,雄伟壮观,做工讲究。木料和水泥都是用火车从越南拉回来的最优质的材料。它位于原云南贡院明远楼的旧址上,南临翠湖,景观悦目。

为隆重迎接蒋介石,龙云提前几月就做了精心准备。云南各界成立欢迎蒋委员长筹备处,以省务委员兼教育厅长龚自知担任主任,召开了21次会议,详细讨论了迎接蒋介石的参加人员、保卫、食宿,以及蒋到昆明后行程的安排等,并从河口调回精明能干的龙云亲信、河口对讯督办李鸿谟少将任蒋昆明行辕招待处主任,在会泽院上课的云大学生迁移到云大医专上课,在校东边侧门悬挂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辕”的标志牌,请书法家书写王勃《滕王阁序》的八个字:“棨戟遥临,襜帷暂驻”,缝在红布上,挂于学校东西两侧门的腾蛟坊和起凤坊上。在云大至公堂(原云南贡院主体建筑)与会泽院间的空地铺上厚厚一层青松毛,周围用彩布围起,上面还搭了篷布用来遮阳避雨。当时云大只有两部电话,李鸿谟将其中一部移到行辕给蒋介石专用。为了向蒋展示云南学生的良好精神风貌,省政府提前两月通知全市各学校:蒋在昆时间,学生外出必须穿规定制服,军训男生外出时需着军服并打绑腿,不许吸烟,男生一概不准乘坐人力车等。

1935年5月10日下午5时,蒋介石由贵阳飞抵昆明。5月12日晚,昆明举行盛大提灯会,数千小学生提着千姿百态的彩灯游行,行至会泽院时,焰火齐放,点亮了夜空,持续一个小时。龙云陪同蒋介石夫妇坐在会泽院的月台上观看。数百名身着黄色斜纹布制服的童子军立于会泽院前高唱国民党歌,并聆听蒋介石训话。接下来几天,蒋介石在会泽院频繁地与云南各界人士见面:招待云南名流耆宿,对滇省风土人情地方建设经济概况进行垂询;召集昆明中等以上学校校长、教务长、军训主任训话,提出以军训教育学生做人基础;召见云南大学校长何瑶,训勉云大应注意理工人才之培养,为把云南建设成为我国工业中心区而努力,蒋叹息云大矿冶系经费太少,允拨中英庚款补助;宴请云南核心官员,吃长桌西餐,客人只有四五对夫妇,蒋坐长桌一头,蒋两侧是龙云和滇黔军元老胡瑛,长桌另一头坐的是宋美龄,宋两侧则是龙云夫人顾映秋和胡瑛夫人欧阳毓兰。

蒋介石还游览了一些风景名胜,如圆通山、安宁温泉、西山和滇池等。在社会各界的欢迎会上做了两次演讲。在省党部及各界民众欢迎大会上的演讲题为“希望全滇民众负起民族复兴之责”,在省党部扩大总理纪念周上的演讲题为“建设新云南与复兴民族”。在演讲中,蒋介石提出了“建设工业化的新云南”的口号。

指挥“围剿”红军的大渡河之战

蒋介石为何来云南?因为长征红军巧渡金沙江的行动急坏了蒋。他到云南的主要目的是督促“堵截,围剿”红军,指挥大渡河之战。

1935年2月蒋介石任命龙云为“剿共”军第二路军总司令,薛岳为第二路军前敌总指挥,对路过云南的红军进行防堵追剿。3月24日,蒋介石亲自到贵阳指挥“剿匪”。

中央红军佯攻贵阳。蒋介石慌了,急调黔西的陈金城团赶到贵阳警卫,又调大定的滇军孙渡纵队东进贵阳“勤王”。没想到红军却绕过贵阳西进直插云南。蒋介石急电龙云于滇黔边黄泥河以东防堵,并令薛岳中央军在后追赶。4月下旬,中央红军分三路进入云南,连克沾益白水、寻甸、嵩明、杨林等地,逼近昆明。昆明街上流传:“共匪来了,他们是‘头顶滇军,脚踏川军,拖死中央军’”。龙云十分恐慌。一是滇军刚刚“废师改旅”,编制初定,未经训练,军心尚不稳,难以作战;二是滇军主力在黔未回,昆明城防空虚;三怕薛岳中央军借尾追红军入昆明,顺手夺取云南政权;四怕学生和地下党做内应,使昆明落入红军之手。龙云宣布省会区实施戒严,4月25日请胡瑛出任戒严司令。

此时,胡瑛收到他在云南讲武堂的同窗和金兰义兄朱德的一封信,略谓:“蕴山(注:胡瑛字)学兄勋鉴:此次我军纯因北上抗日,途经云南,并无犯滇意图,望仁兄勿与为难,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矣……”讲义气的胡瑛向龙云建议:为保存滇军实力,对红军“堵而不击”。龙云接受胡瑛建议,未与红军发生大的战斗(见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民国高级将领列传(第七集)》)。

1935年5月9日,红军从云南顺利渡过金沙江。蒋介石断定红军渡江后必北上,甚为焦急,5月10日即飞抵昆明亲自部署大渡河的会战。他在云大会泽院调集中央军十余万人,川军五万余人,在大渡河沿线组成封锁线堵截红军,企图将红军围歼于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砻江以东地区。他任命川军杨森为大渡河守备,并以清代活捉石达开之川督骆秉章相勖勉。在军情方面,蒋介石效法骆秉章对付石达开的战役部署,令薛岳指挥周浑元、吴奇伟等3个纵队,兼程追击红军;令刘文辉加强大渡河北岸的防御。他唯恐增援不及,又令刘湘派第二十一军第二师第六旅赴汉源、富林加强防御。这样,上到富林,下至泸定桥沿河陈兵,真似铁桶一般。此外,蒋介石还令河防部队搜集船只、粮食及一切可供红军利用的物资器材,并利用特务唆使少数民族阻挠红军前进,企图将红军全歼于大渡河南岸。与此同时,蒋介石还两次乘飞机到前线上空,利用通信袋向各部队指挥官投下“手令”,指示机宜,以表示他亲临前线督战和官兵“同甘共苦”。

部署完“大渡河会战”,蒋介石于5月21日离开昆明回到贵阳。5月24日宋美龄离开昆明。没想到5月25日和29日,红军却兵分两路从安顺场和泸定桥渡过了大渡河。蒋的“大渡河会战”宣告失败。

考察“新云南建设”拉拢龙云

蒋介石到昆明,还有另一个目的:考察云南,拉拢龙云。蒋氏夫妇意外地发现:与全国其它城市相比,昆明的社会秩序和市容很好。宋美龄曾写道:“昆明城的街道十分干净整洁,建筑物都是同一色彩,和我们在其他地方见到的那些杂乱的建筑物相比,使人感到更舒服。”“昆明街头的行人已分为左、右两边行走,并以最有秩序的方法往返。”这在今天不足为奇,但在当时的中国还是十分罕见的。蒋介石对云南经济成绩很感兴趣,曾高兴地说:“云南矿藏丰富”、“全省气候良好”,“如果我们要建设工业,应当从云南入手”。随从蒋到云南的陈布雷也说:“云南政府全体成员的团结一致,是四川无法相比的”。当时的《大公报》也把云南描绘成“自然资源的大宝库”、“是有着光明前途的省份之一”。云南各方面情况均好于四川、贵州,蒋介石既高兴又不安。他感到不能用解决贵州王家烈的办法对待龙云,必须拉拢龙云与己合作(注:蒋中央军以追剿红军为名进入贵阳,把王家烈的省主席和25军军长拿掉)。

蒋夫妇看到的云南新气象是龙云“新云南建设”的结果。龙云统一云南后,雄心勃勃要建设一个“新云南”。他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诸方面实行了一系列的整顿和改革,收到了好的成效。

他首先整顿金融。龙云执掌云南政权初期,滇票与半开银元(清政府所批准的银铸币中的2号银元,每两枚抵1号银元一枚使用)的兑换比率由3:1贬到了10:1。《富滇新银行小史》中记载:“银行挤兑停兑之风已成常态。”滇币几乎成了兑不了现银的废纸。究其起因,主要是唐继尧政府的对外军事扩张所致。对此,唐继尧自己也说:“朔金融恐慌之原因,实由纸币之发行过多,而纸币之发行逾额,实由政府向银行借款过巨。政府之不能不向银行借款,则又由军事之不能收缩”。

1929年7月,龙云成立以胡瑛为首的整理金融委员会。委员会考查了过去金融混乱的症结,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不能彻底划分财政金融两者之互相羁绊”,决定将金融、财政彻底分开。政府不再向滇行透支借款,另行编制军政预算,改由国家税和地方收入中支出。并将税收权从军人手中收回,委给商人投标承办,以增加政府收入。经过一系列的整理,财政与金融从此分离,新滇币不再受财政拖累而趋于稳定,云南政府收入骤增5倍。金融稳定后,政府有了钱,龙云转向发展经济。他设立了以缪云台(解放后任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为首的云南经济委员会,作为管理全省经济企业的机构,着重矿业开发。大力发展棉纺、针织、水泥、水力发电及农、林、茶、蚕和水利灌溉等。云南的以个旧锡业为代表的采矿冶炼业获得了迅速发展,出口额剧增。民族工业逐步发展了起来。地方企业收入从只占全省总预算的3%上升到35%。工业收入逐渐代替了鸦片收入。

由于财政已有节余,龙云开始充实其军事力量和加强政权建设。滇军骁勇善战,其中不乏亡命之徒,但兵也难带,几乎都是职业军人,云南称之为“兵油子”。龙云提出“重塑滇军新形象”的口号。他整理编制,规定军队不过问地方政治;改募兵制为征兵制;设立军官教导团;大力购买法式军火武器武装滇军。他把全省划分为1个市(昆明)、112个县、15个设治局和2个对讯督办区。全省除少数民族地区外,均按区乡自治组织,编为保甲团防。各县编制常备队,用于培养正规军的后备力量。在川滇交界的金沙江边,设江防营,俨然一独立王国。

吸食鸦片一度风行云南全省,1929到1934年间,吸毒之风最盛,鸦片成为政府财政重要来源。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无不以此为嗜好。国学大师刘文典在云大就边吸鸦片边讲课,据说是龙云特批的。凡婚丧嫁娶,请客送礼,莫不以“云土”为贵品。为吸引顾客,不少商铺都有烟具,让顾客吸几口。于是,龙云的“新云南建设”又添加禁烟运动,请胡瑛任禁烟委员会主任。可是和整顿金融不同,禁烟却困难得多,效果甚微。连龙云自己的烟瘾都戒不掉。1935年蒋龙密谈时,有时龙云会烟瘾大发,困倦而无精神。机智的副官赶忙端上一杯有烟泡子的浓茶给龙云提神。

直到1950年,龙云响应新政权号召才戒掉鸦片。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