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刻意针对周恩来侮辱其卫士长 当众称其是一条狗

新浪历史 2016-08-17 14:55 评论数:

江青刻意针对周恩来侮辱其卫士长 当众称其是一条狗

摘自高振普著《周恩来卫士回忆录》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版

1968年3月18日,周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南门接待厅开会,商谈解决东北问题。参加会议的有李作鹏、杨成武、汪东兴等。正式开会之前,总理与先行到会的同志交谈。我习惯地与几位工作人员守候在接待厅一侧的小房内,东南西北聊聊天。忽听有人大声吵闹,仔细一听是江青的声音。江青也是来参加会的呀!她的秘书来电话说是晚到一会,怎么进会场就吵起来了呢?只听她提高了嗓门喊:“总理,你见什么人?为什么我不能进?”总理被她这一突如其来的喊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便对江青说:“你有什么事,到别的房子去说。”总理起身走出客厅,江青紧随其后。总理招呼汪东兴、李作鹏、杨成武一块进客厅,江青不停地大吵大闹,说是周总理叫成元功阻止她进会场。周总理只好叫汪东兴把成元功叫进来,当面说清事情的原委。总理自己便退了出来。

成元功进去解释说:“接孙占龙(江青警卫员)电话,说是江青同志来大会前得先吃饭,在南门找一个地方,吃完饭再参加会。大会堂的同志就给安排在‘小山东厅’。因‘小山东厅’的位置靠近接待厅。”江青不等成元功把话讲完,就高声吵道:“你有什么权力阻止我!你们都给我滚出去!”站在走廊上的我,见汪东兴、李作鹏、杨成武和成元功都出来了,便去告诉总理:“他们都出来了,只有江青在里面。”总理推开门进去,我仍守在门外,观察厅内的动向。

周总理对江青说:“成元功都对你讲清楚了。”江青打断总理的话,叫道:“他是你的一条狗。”周总理早已埋在心里的火被点燃了,厉声说:“江青同志,你像什么样子!你说什么话!成元功是警卫局的处长,我量他也不会对你怎么样,更不用说阻挡你了。你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对我们这些老同志,你要相信嘛!”

“我管不了那么多,成元功这个人历史上就不是好人,不能用。”江青蛮不讲理。

“成元功在我那里工作很多年,现在已回到警卫局。由汪东兴去安排,你、我都不能决定。”

江青想继续纠缠。总理推开门,顺便说了句:“今天的会不开了,我还有别的安排。”便离开了。江青没趣地走了。

次日凌晨5时左右,忙了一天的总理刚回到家里,秘书向他报告,江青的秘书来电话,请总理去钓鱼台十七号楼。我们刚调转车头,十几分钟到了钓鱼台,走进十七号楼的大门。服务人员把总理引进休息室。我跟了进去,见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汪东兴已坐在那里。还有警卫局的一位副局长和几名干部。我观察这些人的表情相当严肃,鸦雀无声。见势不妙,我转身退出。只听江青叫了一声:“你别走,也参加。”我吓坏了,心马上提到嗓子眼,找了后边一把椅子,坐下了。

江青说:“很对不起总理,白天我不该发火,今天把你们请来,我还是要说说白天的事。”她的嗓门又提高了:“成元功这个人不是好人,在延安他就反对过我。我有事找恩来同志,他就阻挡我,到西花厅他就找我的别扭。这样的人,怎么能用呀,怎么能在警卫局?”

江青为了说明自己的讲话多么“正确”,叫在场的领导表态,张春桥、姚文元、汪东兴都没讲话。

周总理说:“成元功对你没有什么恶意,他叫你进去吃饭,他是过于热情,本来不是他的事,他可以不管你,是热情出了毛病。成元功十四岁就出来了,在我那里很多年,我对他是了解的,工作问题由组织安排。”

江青听总理讲话的意思,自知对她恶意诬陷成元功的话不可能支持,不知趣地把话题投向在场的工作人员,问有什么意见。我们看透了今天这个场面是杀鸡给猴看。这里不是我们说话的地方,当时除了同情成元功外谁还能想什么,大家相互看了看,谁也没说话,都低下了头。她把目光逼近了那位副局长。我们都是他的部下,他只好说几句了:“听了江青同志的讲话,我们很受教育,总理的讲话非常重要……”江青听他只说了一句对她的讲话,而开始说总理的讲话,唯恐他再说下去,马上打断他的发言,说:“你们警卫局还有坏人,那就是曲琪玉,他对毛主席不忠……”

我们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心里悬着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谁没私下议论过江青呢?谁没私下发泄过对江青的不满呢?今天她开始点名了,成元功要完了,突然又点个曲琪玉,下一个是谁呢?天哪,这个会快点结束吧。

江青也不是傻瓜,看出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表情,于是又把话题转向我们:“警卫处的人,好的是多数,像曲琪玉这种人是个别的。”“如果没有别的事,可以散会了。”

几天后,被江青点名的曲琪玉,离开了他警卫处长的位置,与成元功一起先后进了中办学习班,后转入中办在江西进贤县办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