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败仪式上:故宫太和殿 日本人献上军刀

新京报 2016-08-17 16:55 评论数:

最后一个顽抗的轴心国投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

1945年10月10日的北平城热闹非凡,数万市民聚集在故宫太和殿,观看向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接受日军投降仪式。10点10分,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根本博率所部主要军官20余人进入会场,鞠躬行礼、签署降书。随后,日本将校依次解下军刀,呈递于受降桌上才依次退场。

三个月前,8月10日。日本政府向中、英、美、苏四国转交接受波茨坦宣言的通知,并通过东京的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公告。当天晚上7时许,消息陆续在中国各大城市传开,陪都重庆和后方各大城市的民众都开始燃放爆竹、举灯游行,欢庆八年抗战终于迎来胜利。被日伪政权统治的南京、上海、北平、武汉等各大城市也有人公然庆贺,以往嚣张不可一世的日本宪兵这时候却不见了踪影。

8月15日,日本的广播电台第一次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播出天皇裕仁的声音,“玉音放送”的内容,是以“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为开头的《终战诏书》。

虽然在一番“忍所难忍,耐所难耐,以为万世之太平”的发言之中,半点没有“降”字出现,但所有的听众都明白,最后一个顽抗的轴心国投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在中国战场,从东北到华南的百万侵华日军,也从广播中听到了这一消息。

与其相对,坚持抗战八年的中国军民,在中央广播电台听到了盟军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国民政府主席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声音。在以《对日抗战胜利告全国军民及世界人士书》为名的演讲中,蒋介石宣布“我们的正义必然胜过强权的真理,终于得到了它最后的证明”。

南京伪政府治下的情况截然不同,虽然伪政府首脑周佛海下令所部“乘机赎罪,努力自新”、“就现驻地点负责维持地方治安,保护人民”。但立即有人打出地下工作人员的旗号四处搜捕汉奸高官。伪陆军部长萧叔萱被打死在街上,汪伪军校学生三百多人为抗议校长鲍文沛被捕,全副武装涌入市中心并架起机枪警戒,城中一时大乱。

8月21日,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在湖南芷江接见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一行,向其传达关于受降各项命令的4份备忘录。与此同时,各战区的中国军队已经纷纷从后方出发,光复一座座沦陷区的城市。9月9日,在南京举行了场面浩大的盟军中国战区受降仪式,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接受了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的投降。

各战区、各方面军的受降仪式陆续举行。9月28日,在越南河内原法国殖民总督府举行的第1方面军受降仪式是中国军队首次出国受降。10月25日,在甲午战争失败割让台湾50年后,中国军队终于在台北举行仪式,接受日本侵略者的投降。

日本投降之后,远东盟军统帅麦克阿瑟曾规定“日军缴械时不举行收缴副武器之仪式”且“日军代表于正式投降时不得佩带军刀”,中方将这一情况以第17号备忘录通知日军。但身为平津冀地区受降官的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丝毫不理会这一要求,明令日军要携带军刀参加仪式,并且要当众解下军刀呈献,这才有了故宫太和殿前那一桌子的军刀。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