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北战争中也有“花木兰” 四百女兵上阵杀敌不手软

新浪历史 2016-08-17 17:30 评论数:

美国南北战争中也有“花木兰” 四百女兵上阵杀敌不手软

美国媒体日前报道称,美军作战部队将向女兵开放更多岗位。其实,自美国独立以来,女性在军中服役的例子屡见不鲜,特别是美国南北战争期间,数百名女性不顾当时法律的限制,“女扮男装”参加了这场惨烈的内战,她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谱写了美国版的“花木兰”。

入伍动机五花八门

1861年美国内战打响时,不管是北方的联邦军队还是南方的邦联军队都禁止女性服役。按照当时人们的观念,女人参军要么精神不正常,要么有失体统。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女性想尽办法“混进”军营。这主要是因为战争期间南北双方都急需补充大量兵员,所以入伍体检十分潦草,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女扮男装有了可乘之机。

当时北方联邦军队规定的最低入伍年龄是18岁,而南部邦联一方则没有限制。其实很少有人仔细检查身份证明,女人束上胸、多穿几层衣服、剪短头发、脸上抹点儿灰就能蒙混过关。一旦正式入伍,她们睡觉时不脱军装,很少洗澡,上厕所通常到树林等无人处解决。她们尖锐的声调和缺少胡须的面颊通常被认为是“乳臭未干”。当然也有一些人因为女性化的行为举止而被发现,还有人在酒后吐真言而穿帮。但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在她们负伤后被医生处理伤口时,才会被发现女儿身的真相。在这种情况下,她们通常被开除回家了事,偶尔也会被监禁一段时间。

女性参军的理由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婚姻不幸而加入军队的,借以在战争中寻求解脱。有的是为了和丈夫在一起,比如玛莎·林德利在丈夫参军两天后化名参军,“我太想和他在一起了。”战友们虽然发现两人交往甚密,但认为他们不过是好朋友而已。夏洛特·霍普的入伍动机更加“浪漫”给情郎报仇。1861年,她的未婚夫被北方军队打死,死时仅21岁,所以夏洛特的目标是“干掉21个北方佬儿”。还有人参军是出于经济目的。北方军的一名女兵在信中骄傲地写道:“我有了152美元,我完全可以赚到我需要的钱。”洛丽塔·维拉克兹则是为了寻找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刺激。总体看来,参加美国内战的女性通常比较年轻,家境贫穷。粗略估计,约有400名女性活跃在战场上。

“巾帼不让须眉”

由于是以男人身份参的军,这些女性在战争期间也执行了与男人完全相同的任务,如作战、侦察、间谍、看守犯人、厨师、战场救护等。北方联邦军队中有个著名的“花木兰”,她的真名叫弗朗西斯·克莱顿,与丈夫艾尔默在明尼苏达有一个农场,两人有3个孩子。1861年,弗朗西斯化名“杰克·威廉姆斯”,与丈夫一起报名参加北方军队。对她来说,伪装成男人并不困难。她长得又高又壮,肤色黝黑,走起路来大步流星。此外,她还精通骑马和击剑。为了使自己更像“爷们儿”,她在部队学会了抽烟、喝酒、嚼烟叶、骂人和赌博,在战友中很受尊敬。战斗中她经常和丈夫并肩作战,是名副其实的“上阵两口子”。

1862年12月31日,艾尔默在石河战斗中阵亡。战友回忆说,当时他牺牲的位置离弗朗西斯只有几尺远,但她并没有停止战斗,而是跨过丈夫的尸体继续向前冲。弗朗西斯一共参加了18场战斗,3次负伤,一次被俘,但她始终将自己的女人身份掩盖得很好。关于她是怎么暴露身份的,有两种说法:一是石河战斗后她主动透露身份,另一种说法是她臀部受伤后被医生发现了真相。不管怎样,她被遣返回家了。

南方邦联军队中也不乏女豪杰。据《她们像恶魔一样作战:美国内战的女兵们》一书记载,1862年8月30日,在著名的里奇蒙战役中,南方士兵亨利·克拉克因腿部中枪被俘。北方军队的医生检查伤口时吃惊地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原来,亨利的真名叫玛丽·安,是一个离异母亲,有两个孩子。

北方军表现得很绅士,要玛丽发誓回归正常生活,并送给她一条连衣裙。玛丽同意了,但一离开营地她就扔掉连衣裙,重新回到南方军那里。也许是为了褒奖玛丽的勇敢与忠诚,南方军不仅将她晋升为中尉,还允许她以女性身份在军中服役。不久,一名年轻的南方士兵成为玛丽的随从,他在一封家书中写道:“爸爸,离家后我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有一件奇闻我必须说一下:一名女中尉。”

女间谍战场写传奇

内战的女兵中还出过一位著名的间谍,她就是萨拉·埃德蒙斯。萨拉1841年出生在加拿大,后来移民到美国。她从小喜欢冒险,这也许源于她看过的一本书,书中一名叫范妮·坎贝尔的女性化妆成男性,在一艘海盗船上四处漂泊冒险。美国内战期间,萨拉化名“富兰克林·汤普森”加入北方军。最初她是一名战地护士,冒着枪林弹雨抢救战友。由于不怕死,她得到了“大胆弗兰克”的绰号。

不久,萨拉又自告奋勇当间谍,深入敌后搜集情报。她曾用氮化银将皮肤染黑,冒充黑人来到南方军队的地盘;她曾化装成卖苹果的小贩,到南方军营刺探军情。她最得意的成就是有一次化妆成黑人洗衣工,从一名军官的口袋里搞到一批文件。这些文件送回北方指挥官那里后,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执行任务期间,萨拉不小心染上了疟疾。她悄悄离开部队,打算治好病后再回去,结果她发现自己被列上“开小差”士兵的名单。按照当时的军法,开小差是要被枪毙的。于是她索性恢复女人身份,在一家医院里当护士。战友们知道真相后,纷纷出来力挺,称她是个英勇尽职的好战士。1864年,萨拉的回忆录《联邦军队中的女间谍》出版,受到读者热捧,一下子卖出17.5万册。1886年,政府为她恢复名誉,宣布她为光荣退役。第二年,她成为第一个被接纳进入北方军队的老兵组织“共和荣军”的女性。

另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内战女兵是詹妮·霍奇斯,她的故事为不少人所熟知。詹妮1862年入伍,参加过大大小小40场战斗。令人吃惊的是,退役后她仍旧以男性身份生活了近50年,直到1910年11月因车祸被撞断腿,秘密才公开。1915年詹妮下葬时穿着全套军装,墓碑上刻着她在部队的化名“阿尔伯特·凯西尔”。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