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铎:苏联卫国战争中的“中国雄鹰”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6-08-18 09:42 评论数:

身经百战,唐铎没有受过一次伤,也没有损失过一架飞机。

在出席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7日在俄罗斯《俄罗斯报》发表题为《铭记历史,开创未来》的署名文章。文中说:“中国飞行员唐铎作为苏军空中射击团副团长,鹰击长空,在同法西斯军队的空战中屡建战功。”

唐铎,苏联卫国战争中的“中国雄鹰”,湖南益阳人,曾在苏联空军服役28个春秋。在苏联卫国战争的艰难岁月里,他驾驶战机与德国法西斯强盗鏖战100余次,先后被苏联政府授予列宁勋章、红星勋章、卫国战争勋章等7枚勋(奖)章。

习主席文章发表后,石牛坝村的村民们奔走相告,为唐铎感到骄傲和自豪。

唐铎,1904年出生在益阳市赫山区(原益阳县)岳家桥镇石牛坝村一个农民家庭,家中兄弟姊妹8人,他排行第七。

5月18日,记者来到唐铎故里,采访其亲戚和乡亲,走访赫山区党史办、区志办,查阅历史资料,唐铎具有传奇色彩而又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一浮现。

1.离家几十年,他还能讲一口地道的“东方红话”

“唐铎在1982年回到家乡时,就住在我家,那时我结婚还不久。”今年56岁的石牛坝村村民向可香是唐铎的侄孙媳妇,她拿出珍藏了30多年的有关唐铎的报刊资料给记者看。她说,那次唐铎带着他的妻子和儿子回老家,来看他们的人特别多。唐铎的妻子唐瓦柳是原苏联人,一见面,就出乎意料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唐铎的侄孙唐权良说,自从16岁离开家乡去法国勤工俭学,唐铎到1978年才第一次回家乡,当时他已经是74岁的老人了。1982年,是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家乡探亲,距今已有33年。现在,唐铎的故居已不在了,他在老家的亲戚也不多了。

唐权良回忆,唐铎回乡时虽已年过7旬,但与乡亲们拉起家常来兴致很高。一次,在回忆童年往事时,他还欣然背诵起当年写他们家里事的一个无名帖子:“如今世界大不同,老屋湾里唐炳星,妻子刘氏剃光头,女儿惠妹赤脚行……”唐铎的父亲唐炳星是清朝的一个武进士,因痛恨官场腐败,不仕而归田,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孩发蒙书馆,唐铎4岁就跟父亲识字读书。良好的家风,给唐铎成长以莫大影响。

石牛坝村老支书谢爱民说,唐铎回乡给人的印象是和蔼可亲。虽然离家几十年,但他还能讲一口地道的“东方红话”(石牛坝村原名东方红村)。在家乡那段时间里,他不厌其烦地解答村民们的提问。谢爱民还记得,唐铎听说村里准备架设电线杆但还缺资金时,他主动提出,他去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争取支持。第二年,村里就架好电杆通电了。

现在,石牛坝村许多村民也过上了好日子。谢爱民说,唐铎为苏联卫国战争胜利、为人类战胜法西斯立了功,为村里争了光,村民们都很怀念他。

2.他带领99架飞机飞越莫斯科红场,接受斯大林检阅

“我舅舅从小立志学飞行,当年很威武的,他率领99架飞机飞越莫斯科红场,接受过斯大林检阅。”唐铎姐姐的儿子、今年88岁的原益阳县侨务办离休干部邓雪华,在家中向记者讲述了唐铎的一些经历。

邓雪华说,唐铎父亲唐炳星与曾任两广督军、湖南督军兼省长、湘军总司令的谭延闿有交情。在当年唐炳星新居落成时,谭还写了副“喜有佳儿学诗礼,幸得逸气吞山河”的对联进行祝贺,也表达他对唐铎的欣赏。

唐铎是1920年5月与赵世炎、傅钟等一起,赴法国勤工俭学的。在法国,他与先期到达的蔡和森、向警予、蔡畅、李富春、李立三等人一起从事革命活动。1923年,从法国回国后,他来到广州,找到了在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府任职的谭延闿。谭延闿要他去“湘军”,但唐铎打定主意要学习飞行技术,于是谭将唐介绍给大元帅府航空局局长杨仙逸。杨仙逸鼓励唐铎:“你来广州投到孙中山先生的旗帜之下,是个有志气的青年。我非常欢迎你来学习航空技术。现时航空局只有一个飞机制造厂。你可到这个厂里先当实习生。”唐铎说:“我志在飞行,从当学徒开始也干!”

胸怀振兴中华理想的唐铎,最终在1924年9月成为了我国第一所军事飞行学校第一期10名学员之一。

1925年,刚刚成立的国民政府选派唐铎等几名飞行学校毕业生去苏联深造。到莫斯科后,唐铎先后在苏联空军多所学校学习飞行和通讯技术,后到苏军空六旅服役。1933年8月18日,旅长传达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该旅将派出部分飞机在第16个“十月革命节”时飞越莫斯科红场上空,接受斯大林等苏联领导人检阅。由于唐铎飞行技术熟练,特别是无线电通讯技术过硬,旅长命令他担任长机驾驶员,飞在最前面。

1933年“十月革命节”(11月7日)清晨,唐铎精神饱满地驾驶一架P-5型飞机,带领另外99架飞机轰鸣着飞上了蓝天。他们列队飞越红场上空时,广场上欢声雷动。唐铎从机上清晰地看到了广场上飘扬的红旗、雄伟的克里姆林宫和玉带般缓缓流淌的莫斯科河。

当天,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设宴招待受阅代表,他举杯向在座的受阅飞行员们致意,祝贺飞行圆满成功。这是唐铎第一次见到斯大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3.一次战斗中,他干掉了德军10多辆坦克

“唐铎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他是我们赫山区唯一的开国将军!”赫山区政府办副主任陈泽伟分管区志编纂工作,他对记者说,“《益阳县志》和区党史办编的《益阳县籍在外地部分革命人物简介》对唐铎都有记载。”

翻开那些记载有唐铎事迹的泛黄的书本,记者被带入了唐铎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1941年6月23日清晨,正在苏联空军学校学习的唐铎得知德国法西斯向苏联发动了进攻,他和同学们一起联名写信给斯大林,要求上前线打击侵略者,但未能如愿。1944年,年届不惑、已身为军校空中射击教研室少校教官的唐铎,终于获得上前线的机会。

唐铎接受的第一个作战任务是攻击敌人的一个野战机场。作为中队长的他带领4架强击机超低空飞行,在离敌机场约16公里的空中加大油门增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去,对准目标俯冲投下炸弹。霎时,烈火、浓烟腾空而起,几十架敌机被炸毁。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唐铎中队已全身而退,得胜返航。唐铎一战成名。

陈泽伟说,唐铎打仗不怕死,英勇而又善战。一次战斗中,他干掉了德军10多辆坦克,因此荣获列宁勋章。

这次战斗发生在1944年7月3日。当时,解放白俄罗斯明斯克的战斗打响,已升任为强击机团副团长的唐铎,领受了消灭阻碍苏军主攻部队前进的敌坦克集群的任务。他带领8架飞机,对敌坦克群轮番进行突击。他们首先单机俯冲轰炸,在反坦克弹的爆炸声中,德军数十辆坦克瞬时变成一堆堆废铁。在进行第一轮打击后,他们又发射火箭弹,多辆敌坦克车、汽车被击中,燃烧成一片火海。接着,唐铎和战友又用机关枪“点射”,哪里有敌人,子弹就追到哪里。突然,唐铎发现一个敌指挥官带领大批敌人仓皇逃跑。这时,他飞机上的弹药打光了,他便降低飞机高度,用螺旋桨旋转,把敌人的脑袋削掉一大片。几个僚机飞行员也仿其样,用飞机螺旋桨砍敌人的脑袋。这次支援地面部队作战,消灭了敌人数十辆坦克,给不可一世的德军坦克部队以沉重打击。

在苏联卫国战争中,唐铎先后参加了白俄罗斯战役、波罗的海战役和解放东普鲁士战役。在解放东普鲁士战役中,唐铎创下了一天空战6次的记录。

身经百战,唐铎没有受过一次伤,也没有损失过一架飞机,这在整个苏德战争中是少有的奇迹。

唐铎后来在回忆这段岁月时,感慨万分地说:“在那些日子里,飞机几乎都是带血作战的。每次起飞关上机舱盖时,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飞回来。可是一飞上蓝天,我就只有一个心愿,揪住‘卐’字号飞机,拼命也要干掉它。因为我们心里都十分明白:为正义事业血洒长空,这是值得的!”

唐铎的儿子唐维佳、唐瓦加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在苏联居住时,经常看到苏联叔叔、阿姨十分敬佩地伸出大拇指,对爸爸大声称赞道:‘中国人了不起’。”

4.“就是祖国的炊烟,我们也感到香甜”

唐铎在苏联学习、战斗、工作了28年,直到1953年才回国,这是什么原因呢?

赫山区区党史办的同志介绍,其实赴苏联学习之初,唐铎就打算学成后回国,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1939年初,他向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任弼时提出回国要求,任弼时要唐铎坚持学习下去,先完成学业。任弼时说,现在延安还没有成立空军学校,你现在先把航空理论、飞机设计、空中战斗等项科学知识技术学到手,再回国搞我们自己的空军建设,肯定会有极大的用武之地。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那天,唐铎万分激动地对妻子说:“我的祖国终于解放了,我作为炎黄子孙是多么光荣啊!我一定要回国参加革命和建设。”

新中国成立后,唐铎的一些同学、同事被派往中国担任各种顾问,唯独没有他。他坐立不安,多次写信给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请求回国。在1949年至1952年间,苏联国防部曾3次召唐铎到莫斯科谈回国问题,每次都答应他的要求,但都令他先回原单位工作,等候通知。唐铎也写信给中国的常乾坤、王弼,请代他向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提出,调他回国。1953年3月,周恩来总理率中国党政代表团来莫斯科参加斯大林的葬礼,唐铎再次向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提出回国的要求,终于获得批准。

1953年4月9日,唐铎携其苏联籍妻子唐瓦柳和两个儿子启程回国。后来,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记得一部苏联小说中有这样一句话:就是祖国的炊烟,我们也感到香甜。离别祖国28年,我此刻的心情正是这样。当列车驶入满洲里时,当我看到解放了的祖国大地和意气风发的勤劳人民时,我激动地落下了眼泪。”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