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月望看历史 2016-08-18 15:17 评论数:

西门庆在《金瓶梅》登场时,已是二十六岁的人了。

二十六岁前的西门庆情况大约如此,父母双亡,他继承父亲西门达在清河县上开的五间七进到底的药铺。

如此,算是小康之家。

但是,因为家门不幸,独自撑家,所以,等到他在《金瓶梅》第一回出现时,被称为“破落户财主”。

这个破落户财主,除了经营药铺,还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满县的人都惧怕人,又因排行第一,所以当地人都称他为西门大郎,后来又因发迹有钱,别人又称他为西门大官人。

其实,这时候的西门庆,还不算什么人物。他人生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但是,他要做大事业,还必须需要大把的钱。这时候,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捞钱,从此,赚到了人生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他想的是,从女人身上捞钱。

这是一个多么疯狂的想法。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个很现实,他不是去傍富婆,而是把富婆取回家,然后富婆和富婆的钱,都是自己的。

迎娶,这是一个多么富丽堂皇的借口。

他看上的第一个富婆,叫孟玉楼。

孟玉楼原先是个布贩子之妻,老公死,身边无子女,守寡一年多,媒婆主动登门说亲。

这时候的西门庆,家里已有一妻两妾,但是三妾刚死,孟玉楼恰好填这个空缺。西门庆听媒婆一说孟玉楼的家底,马上同意。不久,孟玉楼迎进家门,贵重的“南京拔步床”就有两张,四五只装得满满的衣箱,金银首饰一堆,两三百筒细布。等等。迎娶那天,仅搬嫁妆,西门庆就将家里所有奴仆都派出,甚至动用官府资源,源出一二十个军卒,将孟玉楼前夫,即那个布贩子毕业积累家产,全搬进家里去了。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其实,孟玉楼相对于后面的这个女人来说,还不算什么。要说富婆,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富婆。

这就是李瓶儿。

李瓶儿本是大名府梁中书的妾,因梁中书被李逵追杀,只得逃往东京,嫁给花太监侄子花子虚。花太监死后,李瓶儿和花子虚承承了大笔财产。

花子虚和西门庆是隔壁,同时,还是西门庆结拜的十兄弟之一。朋友妻,不可欺,这话对西门庆来说,这是句笑话。西门庆为霸占李瓶儿,从而霸占她的财产,把花子虚引入歧途,天天乐在妓院。

然后,他悄悄地勾搭李瓶儿。

事实上,李瓶儿也喜欢西门庆。她跟花子虚只有肉情感,没有灵寄托。在李瓶儿看来,花子虚和西门庆相比,一个在地下几十层,一个在天上几十层。

因为喜欢,李瓶儿将财产双手捧上。花子虚因打官司关到监狱,李瓶儿借口请西门庆说人情,给他西门庆大量金钱。西门庆说,不必要这么多,一半就够了。可是李瓶儿却说,多余的你自己留着用就是了。

就这样,里通外合,俩人把花子虚弄成破产,活活气死。然后,西门庆将李瓶儿及家产,全部搬回家里。西门庆扩建房屋,修建花园,钱物通通是李瓶儿出的。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原始积累已经完成了。他感谢这两个可爱的女人。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

当然是做垄断生意了。

他首先想要垄断的是清河县上的药铺生意。

清河县上有个医生,叫蒋竹山。当时,西门庆正跟李瓶儿打得火热时,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因罪投奔西门庆。而西门庆也在黑名单上,西门庆被这事闹得坐立不安,到处托人上京打点,然后就冷落了李瓶儿。

李瓶儿相思成病,就去看病,蒋竹山趁虚而入。寂寞的李瓶儿,只好将这厮招入门内。可是不久,西门庆上京打点成功,躲过一劫,回到清河县,闻听李瓶儿被姓蒋的霸占,设计将姓蒋的大打一顿,李瓶儿把姓蒋的赶走,顺利嫁给西门庆。

而经此一事,西门庆趁机打击蒋竹山,彻底垄断了清河县上的药铺生意。

西门庆迎娶李瓶儿时,时二十八岁。李瓶儿刚进门不久,西门庆就开始大展拳脚了。他先用两件门面房开解当铺。

当铺,在那时也算是一门暴利的行业。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来西门庆这里抵压物件的人,大多是落魄的皇亲贵族。这些寄生虫靠典当度日,而西门庆却乐在其中。他总是按远低于市场价钱接受典当,三年后,本利相当,没人愿意赎回去了。

所以,西门庆总是得到很多便宜,常常把这些贵重抵押物摆在家里炫耀。

一年后,西门庆上京为蔡太师送生辰礼物,那个蔡太师一高兴,赏封他一个官职,

山东提刑所理刑副千户。

又有钱,又当了官,官商一体,发财的门道自然就多了。升官的这一年,他不忘发财,与人合伙,在狮子街开绒线铺。

也是这一年,西门庆在府中大力招待了一个人,后来,这个人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源。

这个人,叫蔡状元,时为蔡京干儿子。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当他再次接待这姓蔡的时候,他已经当上了巡盐御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官职是干什么的。酒到三巡,西门庆提出他的请求,要对方行方便,给他派些盐引。

中国古代,食盐多数都是官方垄断的。私人卖盐,如果没有相当手续,那是非法的,要被制裁的。

所谓盐引,就是卖盐许可证。

蔡御史一听西门庆要盐,马上说道,你放心,我到扬州后,你派人来,我提前一个月给你支盐。

提前一个月,那就是提前上市,可是暴利之举。

可西门庆也不贪,说,不敢说提前一月,就是十天,我也心满意足了。

那一夜,他将蔡御史照料很到位,酒后还安排美女陪对方就寝。

后来,蔡御史也提前给西门庆支盐,让西门庆大发一把。

转眼到了三十二岁。

西门庆财富不可与昨同日而语。这一年,他带着二十扛生辰礼物赶赴东京,向蔡京拜寿,并认为干爹。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当西门庆上京结交权贵时,须不知后院已经失火,潘金莲与女婿陈经济多次在雪洞里偷欢。

可是,西门庆哪有心去管潘金莲呢?他一回到清河县,马上装修狮子街原乔大户家房屋门面三间开缎子铺。不久,缎子铺开张。

钱钱钱,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行的。所以,发财紧要。

然而这年,李瓶儿血崩而死,亡年二十七岁。

李瓶儿走时,西门庆痛哭流涕,十分伤心。他是真伤心,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支助,他不可能混到今天,当了蔡京的干儿子,且店铺一间接一间地开。

可爱情失意,官场得意。李瓶儿死后不久,西门庆升任山东提刑所正千户掌刑。他知道,这是干爹提拔的,所以当即赴京谢恩。

三十二岁,是西门庆人生的巅峰。李瓶儿死了,他却升职,店铺开张。

一句话来概括,升官发财,死老婆。

或许,这正是他所追求的境界?

但是,他因为多年的纵欲,身体透支太过,即将支撑不过去了。

三十三岁这年的一天,他已感头沉乏力,却还与王六儿欢娱。回到家后,潘金莲喂他三粒药,又欢娱一翻,结果精尽昏迷。

从此,他倒床不起了。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西门庆是怎样赚钱从破落户做到富甲一方的

不久,交待后事。

他六七年奋斗得来的财物,都公布在他的遗嘱当中了。

以下是《金瓶梅》小说至小说第七十九回,临终前向陈经济嘱托后事的原话:

我死后,缎子铺是五万银子本钱,有你乔亲家爹那边多少本利,都找与他。教傅伙计把货卖一宗交一宗,休要开了。贲四绒线铺,本银六千五百两;吴二舅绸绒铺,是五千两,都卖尽了货物,收了来家……李三、黄四身上,还欠五百两本钱、一百五十两利钱未算,讨来发送我。你只和傅伙计守着家门这两个铺子罢。印子铺占用银二万两(按:词话本此处原文是“缎子铺占用银二万两”,误;因为前文已有“缎子铺是五万银子本钱”等语。这里应为“印子铺”,即典当铺),生药铺五千两。韩伙计、来保松江船上四千两。开了河,你早起身往下边接船去。接了来家,卖了银子交进来,你娘儿们盘缠。前边刘学官还少我二百两,华主簿少我五十两,门外徐四铺内还本利欠我三百四十两,都有合同见在,上紧使人催去。到日后,对门并狮子街两处房子,都卖了罢,只怕你娘儿们顾揽不过来。

据统计,西门庆死前的商业资产总值,除房产外,合白银六七万两,被时人喻为“山东第一财主”。如果放在今天,可堪称“千万富翁”了。

一代欲霸豪杰,就此烟灭了。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