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一世明哥私家历史 2016-08-18 17:10 评论数:

帝俄向爱新觉罗王朝租借旅顺后,经过两年的勘测设计,在旅顺口原有完整而坚固的工事基础上,于1900年1月起再次开始大规模扩建增建防御设施。

1900年8月初,八国联军1.8万余人进犯北京。与此同时,俄国以镇压东北义和团运动为名,以国防部长兼陆军大臣A.H.库罗帕特金为总参谋长,征调13.5万余官兵,编成四个军,大举入侵我东北地区,其目的是独吞我东北三省。

俄国陆军大臣库罗帕特金公然叫嚷:“我们将把满洲变成第二个布哈拉”,实现其所谓“黄俄罗斯计划”。至1900年10月,东北三省各战略要地均为俄军所控制。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当八国联军撤出北京后,占领中国东北的俄军仍赖着不走,图谋永远独霸中国东北。

英国,历来把俄国看作同它争夺中国的对手。于是英日互相勾结,于1902年1月30日在伦敦签订英日同盟,矛头针对俄国。

1902年4月8日沙皇政府不得不签订《交收东三省条约》,被迫同意分三期从中国东北撤兵,1年半撤完。但是,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即将完工,1903年8月俄国又成立以旅顺为中心的远东总督区,任命阿列克塞耶夫为总督,实际上把我东北当成了俄国领土,接着又重占奉天(沈阳)。

这样,俄国摆出一副独占中国东北并且不惜一战的架势。

由于当时西伯利亚大铁路环贝加尔湖段没有修通,每昼夜只能开两三列军车,从欧洲到中国东北将近6星期行程。

日本意识到,“每拖延一天,甚至一小时,都会增强俄国取胜的机会”,因此在英美支持下加紧备战,同时对俄国展开外交攻势。

1904年2月6日日本正式与俄国断交,2月8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旅顺口俄国舰队得手,拉开争夺中国东北霸权利益的日俄战争的序幕。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按照日军的战略部署,攻占旅顺是整个军事行动的重中之重。

双方都意识到旅顺陆上要塞的得失,将决定日俄战争的胜败。

之前的1900年至战争爆发的4年多内,俄国役使数万名中国劳工,在旅顺修筑了46座堡垒和72座炮台,储备炮弹28.8万发,初步形成了包括对水面舰艇、抗登陆和对陆上作战在内的要塞防御体系。

不占领旅顺,日军无法在东北进行大规模的地面作战。

1904年5月31日日军占领大连后,加速向旅顺逼近。

为了尽快攻克旅顺,日军统帅部特地调兵遣将,专门成立了第三军,由以骁勇著称的乃木希典出任军长,负责主攻旅顺。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这个军由日军第一、第十一两个师和3个炮兵联队组成,配备有攻城用的重炮。

与此同时,由52艘战舰组成的日本舰队也紧紧地封锁住了旅顺的港口。

为此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根据甲午战争时乃木希典率部二小时攻占旅顺经验,放宽了10倍的时间,再次安排乃木希典统率日军精锐的第3军进攻旅顺。

考虑到辽阳方向的俄军将大量集结后南下增援,日本陆军参谋本部要求乃木希典的第3军用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惜一切代价占领旅顺,以免被俄军南北夹击。

俄军的作战计划却是以现有兵力坚持6个月的防御作战,直到集结足够的兵力之后进行反攻,在日本登陆,击溃其本土部队,平定人民的反抗,占领都城,生擒日皇。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作为守军,在远东俄国有正规陆军部队9.8万余人(148门炮、8挺机枪),同时,俄国海军太平洋舰队拥有60余艘作战舰艇(19.2万多吨)。

俄国陆军大臣阿列克塞·库罗帕特金大将看来:“一个俄国兵可以对付三个日本兵,而我们只需要14天的时间就能够在满洲集结40万大军,这已经是击败日本陆军所需数量的三倍了。所以说将来要发生的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一场军事散步更为合适”。

当时俄军在旅顺要塞的防御区用上了带电的铁丝网(世界战争史上首次使用),此外还配备了当时大量火力最强大的“马克沁”重机枪。不过俄军守军(地面部队)只有1.21万人,炮116门(计划规定418门)。

日本联合舰队将旅顺口的俄国太平洋舰队封堵在军港内后,作战势态对俄军不利,但是俄军旅顺要塞陆防指挥官康特拉琴科依然信心满满:

“我们就在这里宰了那些可怜的“猴子”!”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日军的进攻旅顺要塞十分不顺利,推进速度很慢, 到7月底,俄军才丧失全部城外防御阵地。

直到8月中旬,日军才突破旅顺要塞外围阵地。

日军在旅顺城下部署6万军队和各类火炮400门(包括198门11英寸口径的攻城炮)以及72挺机枪,完成了包围旅顺的工事和进攻阵地的修筑。

6万打1.2万,占据5:1的人数优势,于是乃木希典以武士道的做派,真的把日军士兵当“猴子”使用。

乃木希典下令对旅顺要塞的进攻,要实行“肉弹攻击战”(这是肉弹第一次作为一个单词使用),利用日军官兵不怕死的武士道精神,对俄军实施连续不断的人海冲锋,试图以这种恐怖的战法,迫使俄军战斗意志崩溃并最终投降,让官兵用“尸骨”去取得最后的胜利。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在整个旅顺要塞防御体系中,有个海拔203米的高地是防御体系中的制高点之一。

占领制高点,这是日将乃木希典最朴素的想法,于是乃木希典在首次进攻失利后,就将日军总攻的目标定在203高地,试图从203高地撕开旅顺要塞防御体系。

《旅顺》一书的作者巴尔特里特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战场:

“自从法军攻击波罗底诺大要塞之后,还可能不曾再看见过这样多的死尸,堆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问之内。

日本人的死尸十分难看,因为他们的皮肤变成了绿色,显出一种极不自然的样子。

没有一具死尸是完整的,在炮弹弹片和破碎枪刀的堆积中,到处夹着零碎的肢体和骷髅。”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猴子”也是怕死的,不怕死的武士道精神更多仅是书面的,于是为了攻占203高地,乃木希典命令督战队将机枪架在冲锋的官兵身后,如有后退者就地处决!

面对一轮紧接着一轮日军敢死队的进攻,俄军凭借多年修筑的防御工事,寸步不让,居高临下,顽强抵抗。

合理的工事群体结构则使俄军的火力,特别是机枪的火力得以构成一片密集的火力网,日军难以逾越这道钢铁弹幕。

没有后退生路的日军官兵踏着同伴尸体硬着头皮勇敢冲锋,但在俄军“马克沁”重机枪和重炮无情绞杀下,日军伤亡惨重,陈尸累累。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一位生还的俄军士兵在日记中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一个由活人构成的山崩向我们滚滚而来,从谷地和沟壑中都有日本人冲出来。步枪和机枪纷纷发射,探照灯上上下下,使日本兵睁不开眼。

他们前进,扑倒,跳起来又向前奔,然后再倒下去。”整个战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战场瞬间变为屠场。

而侥幸冲到俄军阵地前的日军士兵有被带高压电的铁丝网给活活电死,俄军阵地前立刻堆满了日军尸体。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日军的拼死进攻,让203高地的侧正面阵地,成为布满了衣服碎片,残缺尸块和金属弹片的焦土,日军的血将整个山坡染成了暗红色,“红坡”成了这片阵地的代称。

西伯利亚铁路是单行线,日本原先估计俄国不可能迅速地输送士兵。

然而出乎日本人意料,前方情报传来,俄国运送部队的货车并不开回俄国国内,而是把部队送到中国东北境内后,使货车脱轨,就地烧毁。

这样野蛮粗暴的“单程运输”,将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运力提高了三倍,这也意味每在旅顺要塞耽误一天,就有原先预计三天才能赶到的俄军前来增援。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因此乃木希典没有选择,他只能把日本士兵当猴子用,试图用他们更多的尸骨撕开旅顺要塞防御体系。

面对日军的惨烈进攻,俄军的兵员也像洒在滚烫锅炉里的水一样给快速蒸发了。

俄军旅顺要塞陆防指挥官康特拉琴科还是消耗完了配置在203高地后的15个连的总预备队。

康特拉琴科也只能拼上老本!他再次下令被封堵在旅顺军港的俄国军舰上的所有留守水兵全体下舰,组成了第7,第8临时水兵突击营,全部投入了203高地的防守战。

这已是俄军旅顺要塞最后的兵员了!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1905年11月22日,明治天皇向第三军发出敕命,鼓励将士们不惜一切代价攻占旅顺。

自日俄战争开战后,日本陆军陆续开赴前线,当时唯一留在本土的现役师团是由屯田军改编的第七师,日军统帅部也决定将第七师立刻派往中国东北,投入攻占旅顺的战斗。

12月4日,康特拉琴科终于又一次消耗完了他最后的预备队的第7临时水兵突击营,再也无法投入新的兵员了。

12月4日夜,因死伤士兵过多无法补充的日军后备第4旅团的士官,头裹白毛巾组成敢死队,再次拼死突击203高地侧正面的“红坡”。

与此同时,之前几天用数千具日军尸体换来的埋在203高地核心地段的3吨炸药,被日军第22工兵中队引爆,203高地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日军趁势冲进缺口,与俄军肉搏......

日俄战争:重中之重的旅顺“肉弹攻击战”

12月5日下午5时左右,日军终于占领了203高地。

在这一次强攻中,又有1.1万日军官兵阵亡。

在占领203高地后,日军掌握了旅顺战场上的主动权。

从203高地上,日军以重炮轰击港口内的俄军舰船和市区的俄军设施,俄太平洋舰队因此而不复存在。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