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2017-07-07 14:55 评论数: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今天的卢沟桥在夕阳的映照下依旧端庄美丽、游人如织。那桥上的石狮子看惯了秋月春风,却还依旧记得80年前那一场震惊世界、足以改变中日两国命运的生死之战。在这起事变当中,中国军人表现出的血性与意志足以光耀千古。

1937年的北平地区远远不如现在这样繁华安稳,围绕北平不仅驻有中国军队,还有列强的“合法”驻屯军,这是依据1911年前清与列强签订的《辛丑条约》明文规定的,所以合法,也所以更是让中国人看得见、感受得到的屈辱。

这其中对中国素有野心的日本“中国驻屯军”足足5600余人,比其他列强的总和还要多,另外还有4万伪蒙军和1.5万冀东保安队虎视眈眈。正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1937年7月7日,日军悍然炮击宛平,卢沟桥事变爆发。

桥上的石狮子,注视着这场把中华民族逼到退无可退的事变的全过程。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中国军人拿着低劣的武器抵抗着来自日寇的屠刀。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注:照片中的中国军人是那时候中国人的缩影:骨瘦如柴、衣不蔽体、武器落后,但是却绝不缺乏为国而战的血性)

日本人的对手是二十九军,也是日军的老对手了,4年前的长城抗战,武器简陋的二十九军用中国大刀砍下了不少“皇军武士”的脑袋。

二十九军在被日军不宣而战的偷袭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之后,意识到鬼子这次来势汹汹,不能再退让了。要保卫北平,首先要保卫宛平,要保卫宛平,卢沟桥和永定河铁路桥就绝不容许失守。此时铁路桥已经陷在一个中队的鬼子手里了。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注:中国军队出动)

1937年7月8日深夜,天上忽然洒下了倾盆大雨,道路上泥泞不堪,能见度极低。为了抢回铁路桥,二十九军一一零旅二一九团的一个营顶着大雨从辛店甩开双脚疾驰永定河。豆大的雨点砸在脸上微微作痛,身上的军装湿透了变得更加沉重,双脚踩进地上的烂泥又用力拔出,在夜幕和雨幕下中国将士们疯狂的奔向未知的战场。终于,二一九团的将士们赶到了河西岸,又马上与西岸的日军开始拉锯争夺。虽然日军人少,但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身体素质极佳,仓促之间劳师远征的中国将士竟然拿不下阵地,而且伤亡很大。关键时刻,一一零旅旅长何基沣亲率西苑守军赶来助战,才算是稳住了战况。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注: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零旅旅长何基沣)

战况僵持,如何打开局面?何基沣想起了二十九军的“老本行”——大刀队。

大刀队是二十九军在长城抗战弹尽粮绝时的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要是能人手一挺冲锋枪,谁会用大刀杀敌呢?不过,仗富有富的打法,穷也有穷的手段,二十九军就把大刀玩出了花样,不仅专门改良了大刀的形状使之更利于近战劈砍,还延请武术高手为此设计了一套专门的刀法。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注:大刀队员)

惜乎,喜峰口一役后大刀空利,不能痛饮倭寇鲜血。没想到4年后,终于又到了大刀队大显神威的时候了。

何基沣再次组织起了大刀队,趁着深夜的掩护,用绳梯悄然潜出了宛平城。当年安史之乱时张巡守睢阳,便是在相似的情况下,派出敢死队夜袭叛军大营,让十万叛军营啸崩溃的。何基沣不愿让张中丞专美于前,更希望老天开眼,让这伙倭寇乖乖授首。

大刀队员们果然不负何旅长重托,他们在营长金振中带领借着青纱帐的掩护,悄悄接近了铁路桥,随后齐声怒吼,一拥而上。骤雨未歇的夜晚闪起了一道道寒光,劳累不堪的日本兵猝不及防之下被砍得血肉横飞,铁路桥阵地上宛如百鬼夜哭。

在奇袭日军的队员中,有一名年仅19岁的年轻战士,名叫陈永,虽然年纪小,但是能进入被何旅长寄予扭转乾坤厚望的大刀队,武艺当然是相当不凡的。陈永跟随大刀队冲进日军阵地中,迎面就看到一个矮小粗壮、看着自己发愣的日本兵,当即斜挥大刀,送这个侵略者上了西天。这一下先声夺人,大刀队员们胆气陡然大增,日寇士气为之一夺。陈永再接再厉,又找上了一个日寇三下两下就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喷溅的血水染红了他的军装,也染红了中国的土地。而此时,军事素质极高的日本人短暂失神后迅速开始反击,惨烈的白刃战终于爆发了。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在遮天的雨幕下,中国军人的大刀威力发挥到极致,厚重的大刀势大力沉,日寇单薄的刺刀和武士刀根本奈何不了这些“厚铁片”,有时武士刀甚至卡在了砍开的豁口上,让中国军人单手横劈,将这鬼子枭首了账。战局逐渐向大刀队倾斜,其中年轻的陈永表现相当耀眼,尽管由于年龄限制和营养不良使得陈永显得瘦小,但是凭借自身过硬的刀功,陈永将弱点变成了优势,因为瘦小他更加灵活,往往能险之又险地躲过日寇的刺刀,顺便给对手致命一刀。小个子陈永势如疯虎,一把大刀砍了不知多少倭寇头颅,战到后来他已然是浑身浴血、满脸杀气,好似修罗死神,死在他手里的日本兵多是直接掉了脑袋。素称凶残的日本兵看到这可怖的模样,居然被吓得魂飞魄散,放弃了“大日本皇军”的尊严向陈永束手投降了。

两小时激战后,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此时铁路桥战场上终于决出了胜负——大刀队付出大部阵亡的代价全歼了一个中队的鬼子,其中年轻的勇士陈永居然一人就连续砍死13名鬼子兵,生擒1人。在战斗中,有三分之一的鬼子兵被伤痛战友之死、痛恨倭寇残暴的大刀队员直接斩首。

当朝阳再次光照大地的时候,永定河铁路桥已经被中国将士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了。

壮哉,我大刀队员!壮哉,我中国军人!有这样的军人在,中国必不会亡,中国必定胜利!

七七事变第二天,血性男儿轮着大刀片子上阵,全歼日军中队!

二十九军北平抗倭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全中国,有识之士都意识到,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平日里与勾心斗角、互相倾轧的军阀们终于停止了无休止的内耗,开始走向团结抗战这条唯一的道路。伟大的全面抗战终于开始了,面对亡国灭种的空前危机,中国人民终于完全觉醒了。

1937年7月下旬,旅居上海的青年作曲家麦新听闻二十九军誓死抗倭、大刀队再显神威的消息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抓住了闪过脑海的灵感,谱出了一首注定响彻全中国,让日寇为之胆寒的歌曲——《大刀进行曲》,歌词中已经表明了所有国人的心声: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二十九军不是孤军”,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相关标签:
中国军队 中华民族 营养不良 中国人民 辛丑条约 司马昭之心 安史之乱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