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是怎么发家的?袁世凯发迹之谜

2019-07-19 09:54 评论数:

袁世凯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大人物、大枭雄,这固然是人所皆知的,但老袁一不是皇亲国戚,二不是进士举人,他是如何在晚清的官场中步步升迁,最后竟然搞垮了大清朝并当上民国大总统的呢?这事可真不简单。 袁世凯,字慰亭,咸丰九年(1859年)出生在河南省项城县的袁寨。

在数百年间,这老袁家虽说家道还算殷实,但数代人也仅仅是以耕读传家,谈不上有什么名气,但后来也不知是他家的祖坟篙子翅了,还是文曲星偶然路过,这袁家突然间便忽喇喇的发了……从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开始,父子进士,弟兄举人,一门两代四贵人,乖乖,这在当时的科举场上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实在是了不得。于是,项城袁家也就成了当地望族。

有人说,袁家之所以发迹,主要是因为他们家祖坟的风水好。这不,曾有专门看风水的相士去袁家坟头上看过,说老袁家的坟地“左龙右凤”,龙凤相配,有帝王之相。 这事说来挺邪乎,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估计也是那些靠这个混饭吃的人故意附会而已。

风水不风水的事情姑且不去管它,但“父子进士,弟兄举人,一门两代四贵人”的事实,那可是千真万确,没有掺一点水分。所谓“父子进士”,说的是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和堂叔袁保恒(袁甲三的长子),这父子俩分别于道光十五年(1835年,比曾国藩早一届)和道光三十年(1850年,比李鸿章晚一届)中了进士;而所谓的“弟兄举人指的是袁甲三的次子袁保龄和袁世凯的叔叔袁保庆分别中了举人。

有人或许要说,这和袁世凯没啥直接关系嘛,中进士、中举人的,既不是他的祖父也不是他的父亲,血缘最近的也就是他的亲叔叔袁保庆,他不过是中了个举人而已。但是,各位可别小瞧了这个举人,这举人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才考来的,当年范进同志中举后激动得发了疯,这虽是小说, 但是来源于现实啊。

古人常说,科举是“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换句话说, 读书人要想科举得中,一靠命,二靠运,三靠祖坟的风水,四要靠先辈积得阴功,这第五,才轮到读书。您要是不信,看看那些考到“白了少年头”的老童生便知。

大家想,那时参加科考的读书人多如繁星,科考之路大多坎坷不平,譬如比袁世凯大一岁的康有为康老夫子,他老人家应该算是有才吧?但他光考秀才就考了三次,举人更是考了七次、耗费近20年才中举,可见当年的科考是何等的难考……考不中是正常,考中了那才叫稀罕。你想袁家区区不过两代人,一下子就出了两个进士、两个举人,这真是了不得、不得了。

袁世凯的祖父袁树三,他的文才不如弟弟袁甲三,他家的读书人也比不过弟弟家。袁甲三家出了两个进士、一个举人,袁树三只有次子袁保庆中了个举人,算是给袁树三挣回了点面子。但是,袁保庆有一遗憾,那就是他年近四十却依旧膝下无子(女儿倒有好几个),于是便从兄长袁保中那 里过继了一个儿子……这个人是谁呢,不说大家也猜到了,这就是鼎鼎大名的袁世凯。

说来也巧,在袁世凯出生不久,袁保庆的夫人牛氏也产下一子,但却不幸夭折,而袁世凯的生母刘氏奶水不足,于是袁世凯便交给了牛氏哺乳。 牛氏在丧子之余,自然把所有的母爱都转移到袁世凯身上,她对袁世凯视同己出,极为疼爱。袁世凯七岁那年,袁保庆要去济南做官,于是袁世凯便正式过继给了袁保庆,并随嗣父一起前往济南。

袁世凯的生父袁保中也是个秀才,他在功名上不如弟弟袁保庆,也从来没有出去做过官,但他有一点比袁保庆强,那就是他能生儿子,而且一口气就生了六个,这过继给袁保庆的袁世凯排行老四,所以袁世凯的外号 “袁老四”就是这么来的。

袁老四的运气着实不赖,他七岁后便跟着嗣父袁保庆在济南、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见过不少世面。袁保庆对袁世凯的教育也是非常重视, 他给袁世凯请的塾师都是当地的名举人,但袁世凯虽然聪明,却不喜读书而好拳脚。当时有一个名叫曲沼的老师,这个人文武双全,他见袁世凯喜欢舞枪弄棒,于是便教给他一套拳术,后来袁世凯喜欢驰马试剑,估计与此有关。

但不幸的是,袁保庆44岁那年在南京任上突然感染时疫,当年便抛妻弃子,离开了人世。无奈之下,袁保庆的遗孀牛氏只好带着十四岁的嗣子袁世凯回到项城老家,但就在第二年,袁世凯的生父袁保中也因病去世。

袁家当时乃官宦之家,吃穿固然不愁,但此时的袁世凯母子毕竟是孤儿寡母,也颇为可怜。这时,袁世凯的运气又来了,他的堂叔袁保恒,这位在翰林院做编修的进士大老爷,他在回乡省亲的时候见袁世凯年纪虽小,但看上去天资聪颖,似乎人才可造,于是便将这个侄子接到北京,打算让袁世凯跟随他读书,日后走科举之道。于是,十五岁的袁世凯便跟着堂叔袁保恒去了北京。

袁保恒是个饱学的翰林,在其严格教导之下,袁世凯参加过两次乡试,但一次都没有考中。当时另一位在京为官的堂叔袁保龄,他在看过袁世凯的文章后,也说袁老四在学问上天分不高、前途不大。羞愤之下,袁世凯 将之前所作的诗文全部付之一炬,恨恨地说:“大丈夫当效命疆场,安内 攘外,乌能龌龊久困笔砚间自娱光阴耶?”

袁世凯的话颇有意思,当年洪秀全因考不上秀才而撕了圣贤书大骂:“再也不考清朝试,再也不穿清朝服,老子以后要自己开科取士 !”……于是洪天王就另立门户,造反了。

袁世凯出身官宦世家,自然还没到要去造反那一步。据《朝野新谭» 上说,袁保恒在天津海关道任上的时候,曾经带着袁世凯去拜见直隶总督兼北洋总督李鸿章。李鸿章见袁世凯聪明伶俐,很是赏识,便要赏给他差事,但袁保恒还是希望袁世凯能通过科举之路出人头地,便替袁世凯婉拒道:“我家侄儿年纪尚小,并无才学,大人如果派他差使的话,恐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鸿章听后,摇头说:“你真的这样看不起你这个侄儿吗?据我看啊,他将来的功名事业,恐怕在你的百倍以上呢!”

持此观点的人还不止李鸿章一人。据传,陈州府城隍庙前有一位很出名的相命先生名叫“瞿然惊神算”,有一次袁世凯请他看相,这位瞿然先生在对袁端详很久之后,以极其严肃的口吻说:“公子天庭广阔,来自富贵之家,少年英发,出人头地,中年位跻公卿,五十微有挫折,但正是以退为进,祸为福倚,此后有七年大运,贵不可言。”

袁世凯走后,瞿然先生望着他的背影,又补了一句:“此子不同凡人,如宿命论定,必为乱世之枭雄。”以后来的之事实验证,此人真不愧为“神算子”。

当时陈州还有一位名叫段晴川的翰林学士,他号称知人论世,颇有独见之明,据说凡经他品题过的人,无不名声噪起。袁世凯得知后,也曾慕名前往谒见,段翰林认为袁世凯虽然制艺不足但才气有余,将来的功业极可能凌驾于其叔祖袁甲三之上。

1878年,袁保恒病逝于开封任上,袁世凯只好再次返回了项城老家。所幸的是,四世同堂的袁家正好在这一年分家,袁世凯以袁保庆唯一的嗣子身份分得了一份丰厚的家产。分家后的袁世凯尽管已经自立门户,但家里人仍旧希望他走父辈的科举之路,袁世凯倒还头脑清醒,他知道自己不是科举这块料,于是他在考虑再三后决定放弃功名,另寻出路。

1881年5月,22岁的袁世凯有两个选择,一是去天津投奔李鸿章,当时他拿到一份有分量的荐书,而且堂叔袁保龄当时也在李鸿章的幕下;二是去山东登州投奔嗣父袁保庆的拜把兄弟、庆军统领吴长庆。

在考虑再三后,袁世凯觉得李鸿章的幕下名士如云,去了恐怕也未必会得到重用,而吴长庆的名气和地位虽然与李鸿章比要差得太远,但那里地方小,加上父辈的交情,倒是有可能出人头地。

吴长庆和袁世凯的嗣父袁保庆是生死之交,当年袁保庆突然病逝的时候,便是吴长庆亲自料理的丧事。吴长庆是当时淮系的重要成员,他统率庆军六营驻防登州,督办山东防务,颇得李鸿章的信任和重用。对于袁世凯的到来,吴长庆自然是格外关照,袁世凯去后便在庆军营务处任会办一差。

后来的事实证明,袁世凯的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乱世人才多以军功起家,当年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袁世凯的祖、父辈袁甲三、袁保恒、袁保龄、袁保庆乃至吴长庆等,都是如此。在局势变幻不定的19世纪 末20世纪初,袁世凯投笔从戎,倒也不失为一个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1882年8月,朝鲜突发“壬午兵变”,在朝鲜国王的请求下,清廷派庆军人朝弹压。袁世凯也随同进入朝鲜。在朝鲜期间,袁世凯崭露头角,他在帮办军务的时候因整顿军纪和镇压兵变有功,为朝鲜国王所器重,并获得清政府奖叙五品同知衔。

据《容庵弟子记》中记载,在到达朝鲜后,袁世凯随同北洋水师统领丁汝昌下船探査士兵登陆处,中途因潮退而舟陷于滩,丁汝昌与袁世凯只好赤足而行,在砂石滩上走了数里远。等到登岸时,袁世凯的两足都已破裂,丁汝昌当时半是取笑半是夸赞的对小袁说:“纨绔少年亦能若是耶?”

清军进人朝鲜后军纪散漫,常有扰民之事发生,吴长庆便将整顿军纪的事情交给袁世凯。袁世凯在得到吴长庆的全部授权后,一有犯令者便立刻痛下杀手,树立自己的威信。有一次当地缙绅控诉清军士兵奸狀韩妇, 袁世凯得报后立刻徒步往查,并带兵搜捕一昼夜而未进一餐,最终抓获元凶并亲手刃之。对于清兵吸食鸦片的,袁世凯最为痛恨,抓到必杀无赦,就连跟随吴长庆多年的武弁,也有被袁世凯所杀的。不仅如此,袁世凯还帮朝鲜国王训练了一支5000人的德式新军,令朝鲜上下大为慑服,也充分展示了袁世凯的军事才能。后来,这支新军在朝鲜“开化党人”政变时发挥了重要作用,袁世凯协助国王控制局势并镇压了亲日的“开化党人”,日本在朝鲜的势力也因此大为受挫。

袁世凯在这些事件中的出色表现,给李鸿章等朝廷大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机缘巧合的是,当时袁世凯的堂叔袁保龄正在李鸿章的幕中且为之倚重,这对袁世凯的帮助很大。但凡国内有点风吹草动,袁保龄都会提前告知袁世凯并为侄子出谋划策;而在李鸿章的面前,袁保龄自然也少不了为袁世凯敲敲边鼓,并在适当的机会为之美言几句。

1884年12月,在吴长庆去世后不久,袁世凯又在“甲申事变”中立下大功,次年11月,袁世凯便在李鸿章的保荐下,被清廷任命为“驻扎朝 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权代表,一举成为清廷在朝鲜的“监国”大员, 此时的袁世凯不过26岁。

26岁!要知道,比袁世凯大一岁的康有为康老夫子,此时还在为考举人而埋头苦读,而比袁世凯大五岁的盟兄徐世昌在次年才考中进士(授六品翰林)……袁世凯这时已经是三品的候补道台,他的堂叔袁保龄做官23年,此时也不过是二品的直隶候补道!

所以说,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最关键的其实也就一两步,上天赐予的机会也不过两三次。成功的人,未必是最有才的,但一定是最善于把握机会的。风云际会,机缘巧合,袁世凯的升迁真不可不谓是官场之奇迹。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