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裕雄心勃勃,灭亡后秦:刘裕北伐后秦获胜的原因是什么?

2019-08-11 19:29 评论数:

公元416年,东晋太尉刘裕,统率10多万大军北征后秦;后秦以10多万大军迎击,双方展开激战。晋将王镇恶率水军沿黄河、渭水直逼后秦京师长安,姚泓率领百官出降晋军,后秦遂告灭亡。

刘裕在攻灭南燕和益州割据势力后,谋伐后秦。义熙十二年正月,后秦国王姚兴派兵攻东晋雍州,被雍州刺史赵伦之击败。为晋提供了北伐的借口。二月,后秦国主姚兴病死,太子姚泓即位,兄弟争位相杀,关中骚乱。四月,西秦主乞伏炽磐侵犯秦边;六月,并州匈奴部落聚众叛乱。同时,夏国赫连勃勃乘机起兵扰秦边境。后秦因此内外交困,国力大减。   

八月,刘裕乘机兴师伐秦。以其长子刘义符和亲信刘穆之等留守建康,亲率大军,兵分五路征讨后秦。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率步兵为前锋,自淮、肥一带向许昌、洛阳方向进攻;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率水军,趋石门,自汴水入河水;直指洛阳;新野太守朱超石、宁朔将军胡藩率部由襄阳赴阳城,策应洛前锋主力,从南面进攻洛阳;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率部由襄阳趋武关,牵制关中的后秦军;冀州刺史王仲德统领前锋诸军,经泗水开巨野泽入河水。

九月,刘裕率大军至彭城,各路晋军进展顺利。当时,后秦于潼关以东置有豫,徐、兖三州,屯兵薄弱,且缺乏防备。晋将王镇恶、檀道济进入后秦境,连战告捷。秦将王苟生献漆丘降王镇恶,徐州刺史姚掌以项城降檀道济。其它要点屯守兵力,亦望风降附。檀道济又破新蔡,执杀太守董遵,进克中原重镇许昌,擒获秦颍川太守姚垣及大将杨业。沈林子自汴入黄河,攻克仓垣,击降后秦兖州刺史韦华。王仲德率水军入黄河,借道北魏滑台,守将尉建率众弃城北渡黄河西走。王仲德进屯滑台。   

十月,王镇恶、檀道济会师成皋。后秦阳城、荥阳二城皆降。镇守洛阳的后秦征南将军姚洸求救于长安。后秦主姚泓派越骑校尉阎生率骑兵3000人,武卫将军姚益男率步兵1万前往助守。同时遣并州牧姚懿自蒲坂进屯陕津为后援。洛阳守将姚洸拒纳部将赵玄集中兵力,固守金墉,以待援军建议,分兵扼守各处险要:命宁朔将军赵玄率千余人南守柏谷坞,广武将军石无讳东守巩城。不久,成皋、虎牢守军相继降晋。王镇恶、檀道济、沈林子等长驱而进。石无讳退还洛阳,赵玄战死。檀道济进逼洛阳,姚洸出降,秦军4000余人被俘。后秦援军阎生、姚益男等得知洛阳失陷,不敢往援。晋军占领洛阳,西秦主乞伏炽磐遣秦州刺史王松寿据马头,紧逼后秦上邦  

十二月遣使至刘裕处求击后秦以自效。刘裕封乞伏炽磐为平西将军、河南公。后秦在洛阳被占后,正准备派兵增援潼关,未想到接连发生两起内乱,只得将兵抽回。十三年正月,刘裕留子彭城公刘义隆镇守彭城,亲率水军自彭城西进。刘裕原令前锋诸军到达洛阳后,等待后续大军会合再前进;但王镇恶见后秦内乱,潼关空虚,便机断而行,于二月乘胜进击渑池,遣毛德祖攻蠡吾城、引兵疾趋潼关。檀道济、沈林子则从陕县以北渡黄河,攻拔襄邑堡,再攻秦并州刺史尹昭于蒲阪,不克,转攻匈奴堡,为姚成都所败。蒲阪城坚兵多,一时难下。檀道济等挥师南下,与王镇恶会师并力攻潼关。   

三月,夺取潼关,乘胜追击。后秦姚绍引兵出战失利,损兵千余,退驻定城,依险拒守。后秦军先后两次派兵断晋军粮道,封锁水路,均被沈林子部所败。刘裕率水军自淮、泗入清河,准备逆黄河西上,北魏因滑台丢失而倍防刘裕,不肯借道,拓跋嗣以司徒长孙嵩督山东诸军事,遣振威将军娥洁、冀州刺史阿薄干,率步骑兵10万屯黄河北岸。北魏还以数千骑兵,缘黄河北岸随刘裕军西行,不时袭扰,迟滞晋军西进。   

四月,刘裕以车兵弓弩兵及长矛兵等组成“却月阵”,魏军3万骑来攻,为晋阵所败,斩阿薄干等,晋军遂得以沿黄河西上。魏主拓跋嗣听谋臣崔浩之计,按兵以待。潼关方向,后秦姚绍再一次遣长史姚洽、宁朔将军安鸾、护军姚墨蠡、河东太守唐小方率众两千进趋黄河以北九原,设立河防,以断绝檀道济、王镇恶之粮援,被沈林子击破,将士被杀殆尽。姚绍闻姚洽败死,发病身亡。东平公姚瓒代姚绍行使兵权,引兵攻袭沈林子,被沈林子击败。刘裕抵达洛阳。  

七月,沈田子、傅弘之入武关,秦守将弃城而走。沈田子进驻青泥。秦主姚泓遣给事黄门侍郎姚和都屯蛲柳以拒沈、傅。八月,刘裕到阌乡。姚泓欲率军击刘裕,恐沈田子等袭击其后,遂先击沈田子。率步骑数万人至青泥。沈田子军仅千余人,先发制敌,乘后秦营阵未立,首先出击,激励战士奋战,大败后秦兵,斩万余人。姚泓逃还灞上。

刘裕至潼关,命河东太守朱超石、振武将军徐猗之合攻蒲坂,被后秦平原公姚璞与姚和都重创,徐猗之战死。朱超石败退潼关。王镇恶引水军自黄河进入渭水,直逼长安,后秦恢武将军姚难自香城回救长安。王镇恶率兵追击。姚泓从灞上引兵回屯石桥,援接姚难。镇北将军姚强与姚难在泾上汇合,共拒王镇恶。

王镇恶遣毛德祖进击,破之。姚强战死,姚难逃往长安。姚瓒退守郑城。刘裕遂挥师进逼秦军。姚泓急遣姚丕守渭桥,辅国将军胡翼度守城东北之石积,姚瓒守灞东。姚泓则自屯逍遥园。 八月二十三日,王镇恶军到达渭桥,弃舟上岸,攻姚丕,大破之。姚泓与姚瓒引兵来救,遇姚丕部败退,自相践踏,不战而溃。姚泓单骑还宫,王镇恶自平朔门攻入长安。姚泓出降。后秦亡。

纵观刘裕北伐后秦这场战争,东晋军队获胜的原因很多,除了战略部署得当和利用了后秦内乱以外,主要是刘裕打着“收复中原”、“修复山陵”的旗号,争取了北方汉族民众的拥护和支持。首先说利用后秦的内乱。刘裕北伐的前夕及战争进程中,后秦内乱不断,军事实力急剧衰落,给了东晋军队以可乘之机。如在第二阶段战争前夕,后秦政权内部内讧再起,镇守蒲坂和岭北的姚懿、姚恢先后率叛军进攻长安。待姚泓平息内乱之时,东晋军队已兵临潼关、蒲坂等地。

这样,内乱削弱了后秦的防御力量,打乱了原来的军事部署,客观上加快了刘裕攻占长安的进程。有关这一点,崔浩在回答北魏太宗拓跋嗣问刘裕能克后秦否之时,就道得很明白。崔浩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昔姚兴好养虚名,而无实用。子泓又病,众叛亲离。裕乘其危,兵精将勇,以臣观之,克之必矣。”同样,赫连勃勃也对近臣说过:“刘裕伐秦,水陆兼进,且裕有高世之略,姚泓岂能自固!吾验以天时人事,必当克之。又其兄弟内叛,安可以拒人!”其次,刘裕此次北伐战略部署得当。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多路进兵,致使后秦数面受敌,难以抵挡;二是采用“远交近攻”的策略,以重金向北魏借道,避免腹背受敌。

这些策略,为东晋的获胜造成了有利的条件。刘裕此次北伐之前,先遣使借道于魏。《魏书·崔浩传》说:“泰常元年,司马德宗将刘裕伐姚泓,舟师自淮泗入清,欲泝河西上,假道于国,诏臣议之。”同时,因魏、秦之间尚有联姻关系,姚泓也遣使求救于魏。但经过一番朝议,太宗拓跋嗣听信了崔浩后秦必亡的言论,北魏于是采取了静观其变、坐收渔利的策略。《魏书·长孙嵩传》:“刘裕之伐姚泓,太宗假嵩节,督山东诸军事,传诣平原,缘河北岸,列军次于畔城。军颇失利。诏假裕道。”应该说,不论是拓跋嗣还是刘裕均已意识到,后秦不过是南北对抗大局中一枚迟早都要除去的棋子,魏、晋双方为之爆发正面冲突并不值得。

这一点,后来的人看得更清楚。王夫之在《宋论》“王安石奇王韶图夏之策”中就举例说:“拓拔、赫连端视刘裕之拔姚泓而不为之动,知裕之适为己灭泓也。”因而,刘裕采用赎买手段稳住北方强敌的策略起了作用。后秦是以羌族贵族为主、吸收部分汉族人士组成的少数民族政权,即史书上习称的“五胡”政权之一;而东晋表面上是代表广大汉族民众,实则是主要代表士族地主利益的封建王朝。从这一点讲,刘裕北伐后秦,可看作是一场南、北方对峙背景下的民族战争。

我国历史上的民族战争,大而言之,可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在一个国家内,统治民族的统治阶层对被统治民族实行压迫政策,激起被统治民族的反抗和遭到统治民族镇压的战争;第二种,是我国领域内不同民族建立的不同国家之间的战争。刘裕北伐后秦之战与之前的几次北伐一样,应该属于后一种类型。刘裕发动的几次北伐,同样也受到北方民众的拥戴。

早在东晋义熙元年(公元405年)刘裕首次北伐南燕时,“河北居民荷戈负粮至者,日以千数。”这次北伐后秦,晋、秦两军在潼关相持,“镇恶悬军远入,转输不充,与贼相持久,将士乏食,乃亲到弘农督上民租,百姓竞送义粟,军食复振”。刘裕入长安,“长安安堵如故”,及至“三秦父老闻刘裕将还,诣门流涕诉曰:“残民不理王化,于今百年,始睹衣冠,人人相祝。长安十陵是公家坟墓,咸阳宫殿是公家室宅,舍之欲何之乎!'裕为之愍然。”

上述记载,反映出北方汉族民众对刘裕北伐的支持,这是东晋获胜的主要原因。北方各族人民饱经战乱之苦,渴望国家统一,家居安稳,尤其是广大的汉族民众,由于有很深的奉晋朝为正朔和认同本民族政权的心理,所以他们希望晋王朝重统江山。另一方面,尽管北方的少数民族统治者汉化程度较高,也采取一些汉族传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政策,但在十六国和南北朝的初期,由于入居内地的各少数民族还远未达到与汉族完全融合的程度,所以汉族民众对少数民族的统治者仍怀有戒心。一旦东晋兴兵北伐,北方汉族民众总要起来响应,这就是为什么东晋的北伐能够取得一些成功的原因。

北方汉族民众所持的上述民族认同心理,是时代的产物,我们对其不能过分苛责。而刘裕及其部将懂得怎样迎合北方汉族民众的这种心理伐之初,刘裕传书北魏,解释借道伐秦的意图,打的旗号就是:“洛是晋之旧京,而羌姚据之。晋欲修复山陵之计久矣”。檀道济、王镇恶等在攻占洛阳、长安时,“以国恩抚慰,号令严肃”,安定了人心,“戎夷感悦”,“百姓安堵”。所以说,北方民众尤其是汉族士人对东晋的支持,是刘裕北伐后秦之战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