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首富胡雪岩,跌宕起伏的一生,赢了天下,输了时代

2019-08-23 10:47 评论数:

清朝是我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不论在什么时代都是有富有之人,清朝也不例外,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大清首富胡雪岩,跌宕起伏的一生,赢了天下,输了时代 。

清道光三年(1823),胡雪岩出生于安徽省绩溪县十都湖里村,后来寄籍浙江杭州,胡家是耕读世家,胡雪岩的父亲胡鹿泉是一位乡村名士,隐居不仕,过着耕读自给生活。胡雪岩小名"顺官",意为"乖巧孝顺的孩子",成人后取名光墉,字雪岩,他在家中排行老大,另有兄弟四人,他从小聪明好学,父亲对他的期望很大,临终前曾对家人说:"欲兴吾家,其惟顺儿乎",希望他能振兴家业。

父亲去世时,胡雪岩才12岁,小小年纪便要扛起家庭重担,后来在亲戚的介绍下到杭州的"信和钱庄"当学徒,他的命运后来跟一个叫做王有龄的福州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江湖传言,胡雪岩在钱庄做伙计时,收回一笔呆账并擅自做主,资助穷困潦倒的王有龄五百两作为其做官的本钱,当时胡雪岩的年薪为八两银子。其时,清朝普遍实行捐官制度弥补因与太平天国作战造成的财政亏空,王有龄的父亲就替他捐了个盐大使的官,但是捐的官要正式上任还得打点各办事员,这五百两银子就是王有龄做官的本钱,也是胡雪岩的孤注一掷。后来王有龄机缘巧合,走马上任浙江,自然对胡雪岩投桃报李。

阜康钱庄的名字出自《华阳国志》上的两句话:“世平道治,民物阜康”。阜康即物产丰富,人民安康的意思。阜康钱庄的最初本钱来自王有龄的海运局,号称二十万,实际至多二万,胡雪岩做的是空手套白狼的生意。后来阜康钱庄就慢慢代理了浙江省的公库。有了政府的信用背书,阜康钱庄很快发展壮大起来。随后胡雪岩又相继介入了蚕丝、典当,药铺等生意,而钱庄始终是他资金的来源。

阜康钱庄的发展与壮大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王有龄,一个是左宗棠。王有龄时期阜康钱庄的生意主要还是代理公库,利用多余的头寸进行蚕丝贸易,分号主要分布在浙江、上海两地。到左宗棠时期,胡雪岩逐步介入了典当,医药,军火等生意,阜康钱庄的分号开遍大江南北,成为了金字招牌,他创办的药铺胡庆余堂,亦与北京的百年老字号同仁堂南北辉映。胡雪岩也成为了首富,民间称为财神爷。胡雪岩发展的机遇离不开鸦片战争后海禁大开,以及左宗棠的西征。

这一时期的,胡雪岩的阜康钱庄还主要是省内风光。阜康资金来源就是代理浙江公库以及各政府官员的存款,资金的主要去向就是有两项,一项是给官员以及逃难到上海的地方乡绅放款,另一项是倒腾蚕丝生意。

为什么要给官员放款呢?如果在浙江升调,譬如浙江的知县,调升位湖北的知府,没有一笔盘缠与安家银子就不得行。为什么官员能还呢?清朝自从开办厘金以来,成为地方的一项重要收入;这样这些官员早一天到任,就可以早一天收税,所以再高利息也要借。

第二项放款是放给逃难到上海来的内地乡绅。这些乡绅在原籍,多是靠收租过日子的,刚逃难来上海的时候,总有些现款细软在手里,但是坐吃山空,又是在这个花天酒地的夷场上,所以几年下来,有些赫赫有名的大少爷,就要向钱庄告贷了!”

但是他们的不动产多在太平军占领的地区,但是胡雪岩认为太平军气数将尽,所以让他们拿原来的地契来抵押。没有地契的,写借据,言明如果欠款不还,

甘愿以某处某处田地作价抵还。但是这两项放款,期限都是长的;必须要有对应期限的存款,这样胡雪岩又开始吸收太平军的存款,而这些存款通常不给利息,也不是活期存款,通常是三年到五年。

因为胡雪岩料定,太平天国一垮台,太平军将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同样朝廷自然会降旨,首恶必惩,胁从不问,更不会追他们的私产。看准这几点使得阜康钱庄,迅速在浙江与上海站稳脚跟并发展壮大。

至于最初代理丝的生意,因为胡雪岩有一套算盘,王有龄一到湖州,公款解省,当然由他阜康代理府库来收支,他的打算是,在湖州收到的现银,就地买丝,运到杭州脱手变现,解交藩库,这是无本钱的生意。

1861年浙江巡抚王有龄因杭州城失守,自缢殉国。胡雪岩失去了他在浙江最牢固的靠山。这时自比诸葛亮的左宗棠却开始带兵收复浙江,并与胡雪岩一见如故,并称胡雪岩为商业奇才。

胡雪岩后来帮左宗棠运军火、米粮,解决了左宗棠的粮饷与器械问题,并帮助左宗棠组织常捷军、创办福州船政局,最为重要的当属左宗棠西政平叛阿古伯时,为其主持上海采运局局务,在上海代借外款5次,高达1195万两,采供军饷、订购军火,并做情报工作,及时将上海中外各界重要消息报告左宗棠,保证了收复新疆战争的胜利。

左宗棠视胡雪岩为股肱,随着而左宗棠西征的节节胜利,其所请在朝廷无有不准,胡雪岩水涨般高,亦就事事顺手了。左宗棠时期的阜康钱庄到达了鼎盛时期,胡雪岩亦被称为首富,带红顶戴,赏穿黄马褂,官居二品。

胡雪岩这时期开始有些奢华和膨胀了,有人投诉到左宗棠那里。

胡在上海、杭州各营大宅,其杭宅尤为富丽,皆规禁制,仿西法,屡毁屡造。厅事间四壁皆设尊罍,略无空隙,皆秦汉物,每值于金,以碗沙捣细涂墙,扪之有棱,可以百年不朽。园内仙人洞状如地窖,几榻之类,行行整列。六七月胡御重裘偃卧其中,不知世界内,尚有炎尘况味。”

哪知左宗棠却为胡雪岩辩护。胡雪岩的功劳,世人不尽了解,他很清楚,西征军事之能有今日,全亏得有胡雪岩,享用稍过,自可无愧。他又提到他的儿女亲家,也是平生第一知己的陶澍,在两江总督任上时,他的女婿胡林翼,以翰林在江宁闲住,每天选歌征色,花的都是老丈人的养廉银。内帐房有一次向陶澍表示,胡林翼挥霍无度,是否应该稍加节制?陶澍告诉他说:尽管让他花!他将来要为国家出力,有钱亦没有工夫去花。”胡雪岩跟胡林翼的情形虽有不同, 但个人的享用,比起为国家所谋的大利来,即令豪奢亦不足道。

胡雪岩在政治上彻底依赖左宗棠,而左宗棠一到两江,便与李鸿章在上海的势力发生冲突。

此时胡雪岩却被左宗棠的政敌李鸿章盯上了。

李鸿章的得力助手盛宣怀亲自坐镇上海,利用职权,让胡雪岩垫付了"西征借款"中一笔80万两的欠款,更使他雪上加霜,加快了其破产的速度。

在胡雪岩垫付了80万两后,盛宣怀更是大肆宣扬胡雪岩因生丝投机失败,生意亏空,难以为继,致使储户们纷纷提款,引起挤兑风潮。在这多重打击之下,阜康钱庄的各个分号纷纷倒闭,清廷下令抄家,逮捕胡雪岩的命令还没执行时。胡雪岩便郁郁而终,终年62岁。

胡雪岩通过结交权贵显要,纳粟助赈而富可敌国,但最终也因权贵的倒台而一贫如洗。胡雪岩葬在杭州西郊鸬鹚岭下的乱石堆中,他曾经拥有的万贯家财和浮华一生都如浮云般消失。倒是他精心创下的胡庆馀堂,至今仍以其“戒欺”和“真不二价”的契约传统矗立在杭州河坊街上。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