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未出阁的女孩,被称为黄花闺女,是有来由的

2019-08-23 10:58 评论数:

要说古时候对于女子来说,什么东西才是最为重要的,那么就是贞洁了。毕竟,古时候可没有我们现在这么开放,并不是说现在的女子,都不是很注重自己的贞操。而是现在的人大多数都是比较崇洋西方文化的,而西方国家的人又都是那么的开放,自然而然影响了很多人都会变成这种样子。古时候,如果女子在结婚之前就失去贞操的话,那一定会被所有人都给嫌弃的。因此,古时候的女子在结婚之前,绝对不可以发生任何的性关系。而且,古代也会把还未出嫁的女孩称作是黄花闺女。这个称号是怎么得来的呢?

据传,南北朝刘宋时定都南京,宋武帝刘裕的女儿寿阳公主生得非常美貌。有一天她在宫里玩累了,便躺卧于宫廷檐下,其时正逢梅花怒放,一阵风曩昔,梅花片片飞落,有几瓣梅花恰巧落在她的脑门上。梅花渍染,留下斑斑花痕,寿阳公主被衬得愈加娇柔妩媚,宫女们见状都不由得惊呼起来。从此,爱美的寿阳公主就常将梅花贴在前额,以此作为装扮。寿阳公主这种装扮这以后被人称为“梅花妆”,传到民间后,许多富家大户的女儿及歌伎舞女都争着仿效。但梅花是有季节性敞开的,不能于四季供人采摘,所以有人想出了法子,设法采集其他黄色的花粉制成粉料用以化装,这种粉料便叫做“花黄”或“额花”。因为梅花妆的粉料是黄色的,加之选用这种妆饰的都是没出阁的女子,慢慢地“黄花闺女”一词便成了未婚少女的专有称谓了。

另说因菊花能傲霜耐寒,常用来比方人有节操,所以在闺女前面加上“黄花”二字,就阐明这个女子还没有成婚,而能坚持贞操。以上的说法均系民间传说。据考证,贴花黄之风俗并非始于刘宋时期,早于刘宋王朝的北朝民歌《木兰诗》中就有“对镜贴花黄”一句,诗中的花木兰是北魏一个一般民间女子,由此可见那时这种妆容已然很盛行了。

据史料载,花黄又称额黄、鹅黄、鸭黄、约黄等,是把金黄色的纸剪成各式装修图样,或是在额间涂上黄色。这种化妆方法起源于秦朝,于南北朝时开端盛行。其时释教盛行,爱美求新的女性从涂金的佛像上受到启示,将脑门涂成黄色,渐成风气。南朝梁简文帝萧纲《美人篇》“约黄能效月,裁金巧作星”中的约黄就是指额黄。到唐朝时,额黄愈加盛行,如卢照邻诗,“片片行云著蝉鬓,纤纤初月上鸭黄”;皮日休诗,“半垂金粉怎么似,静婉临溪照额黄”;郑史诗,“独爱铅华薄薄妆,更兼衣着又鹅黄”。通过五代到宋代时,额黄还在盛行,如宋彭汝励诗:“有女夭夭称细娘,珍珠落鬓面涂黄。”古时还时兴过由额黄开展而成的佛妆,宋人张芸叟《使辽录》中说:“胡妇以黄物涂面如金,谓之佛妆。”这种潮流并未大范围地在汉地盛行,但却留下了一个风趣的故事。宋人彭汝砺的《鄱阳集》中说,其时有个女性面色发黄,官吏见到以为得了瘴气病,没想到这个女性安然地说,不过是“佛妆”罢了,一众惊诧。

据考证,前史上刘宋朝的寿阳公主就是会稽宣长公主,生于383年,卒于444年。关于她始创“梅花妆”的记载见于宋代李昉等撰《和平御览》卷三十《时序部·十五·人日》引《杂五行书》所言:“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何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竟效之,今梅花妆是也。”五代前蜀诗人牛峤《红蔷薇》“若缀寿阳公主额,六宫争肯学梅妆”,即说的这个典故。由此可见,“梅花妆”在其时极为盛行。至今在敦煌壁画中,咱们还可看到有在额上贴着四瓣或五瓣梅花形图画的人像。后代文人爱极了“寿阳公主梅花妆”这个故事里的意淫调调,诗词里不断重现当日情境,也产生了姜白石闻名的《疏影》词里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这样的佳句。

时过境迁,后人关于前史的猜想却永久没有止境。咱们能够以为“梅花妆”与“花黄”并非同源的妆饰,也能够以为寿阳公主在“花黄”的基础上进行改进而成“梅花妆”。总归,若一再强调其所谓实在来历,若姜白石等人刨根究底,也就不会呈现那些意境美丽、赏心悦目的著作了,这岂不大杀风景?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