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悲歌:李陵五千步兵构筑环形防御大阵决战单于八万骑兵

2019-09-10 11:33 评论数:

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且鞮侯单于以涉嫌参与叛乱的罪名扣留了汉朝使者苏武。汉武帝闻讯大怒,派李广利率三万五千精骑出酒泉,进攻天山右贤王部;公孙敖率三万骑兵出西河,进攻左贤王部;路博德率一万骑兵出居延关,提供支援。李广利开战初期取得大捷,斩首万级。公孙敖和路博德没有发现匈奴军队(增援天山的右贤王去了),无功而返。

汉武帝听闻李广利大捷非常高兴,让李陵为李广利押运辎重

李陵不愿意接受这个职务,在武台面见汉武帝时说:"我带领的部队由原楚国丹阳身怀绝技的勇猛之士组成,有些人力气大得能扼制住老虎,他们能一箭射中目标。我请求带领本部兵马,自成一军,前往兰干山以南地区吸引匈奴军队,使他们不能集中力量对付二师将军。"

雄才大略、反击匈奴的汉武帝

汉武帝说:"你是不愿意在二师将军的手底下办事。这次朝廷派出去的骑兵很多,没有多余骑兵调拨给你。"李陵慷慨激昂地说:"我不要骑兵,愿意以寡击众,请求准许我少量本部五千步兵直捣单于王庭。"汉武帝称赞李陵的勇气和胆识,让强弩都尉路博德作李陵的后援。

路博德不想做李陵的副手,上书说:"方秋匈奴马肥,未可与战,臣愿留陵至春,俱将酒泉、张掖骑各五千人并击东西浚稽,可必禽也。"汉武帝异常愤怒,以为是李陵反悔,不想出征,教唆路博德上书,以秋冬不宜出兵为由取消行动。路博德这个建议非常符合实际情况。

可惜汉武帝没有听从,他对路博德说:"朕本来想给李陵军配备骑兵,可他说不要骑兵,愿意以少量步兵进攻敌人的骑兵。现在有小股匈奴军队侵扰西河,你到钩营的路上拦截他们。"

汉武帝给李陵下诏:(你部)以九月发,出庶虏鄣至东浚稽山南龙勒水上,徘徊观虏,即亡所见,从浞野侯赵破奴故道抵受降城休士,因骑置以闻。所与博德言者云何?具以书对。"

这时候汉武帝还怀疑李陵与路博德有私谋。

出征前的汉军重甲步兵军团

九月,李陵率五千步兵并极少量骑兵出居延关要塞向北行军,一个月后到达浚稽山东南麓的预定地点,深入大漠一千多里处的匈奴腹地。

李陵将沿途的山川河流、地形地貌绘制成图,让部将陈步乐骑快马回报长安。

塞北地形交通形势图(浚稽山)

陈步乐说:"李陵治军有方,将士们都愿意为他效命疆场,路上连续击败几支匈奴军队。"

汉武帝非常高兴,封陈步乐为中郎将,举行祝捷宴会。

李陵在两山之间的谷地安营扎寨,将数百辆运送辎重的大车改装成武刚车一字摆开,作为营地的屏障拒马。武刚车上蒙皮革,侧竖盾牌,前插木桩,开射击孔,防护力和攻击力很强,静静等待匈奴军队前来(送死)。

几天后,匈奴且鞮侯单于率领三万王庭精锐骑兵到来,将李陵部团团包围

李陵带领士卒围绕营地排列成一个阵圆形大阵以迎战敌军,第一排士兵持盾牌,组成一道铜墙铁壁,第二排士兵将长戟斜插在地上,防止撞击时失控,锋芒一致朝外,之后是手持强弩的弓弩兵,武刚车较高,形成上下两层打击线。李陵命令:听见鼓声一起放箭,听见钟声停止放箭。

步兵环形防御大阵(影视图)

且鞮侯单于一声令下,数千名匈奴骑兵山呼海啸般向着李陵的营地径直冲杀过来,大地在数千匹战马狂风暴雨般的奔跑下剧烈颤动起来,一股浓烈的烟尘像乌云一样飘向汉军的营地。

十月的塞北天气寒冷,阴风阵阵,汉军将士手中冒出了细细麻麻的汗珠,将令在前,谁也不敢乱动,紧张等待命令,空气和时间都仿佛凝固了。李陵岿然屹立,注视前方。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

"咚咚咚"的鼓声骤然响起,撕裂整个营地的沉寂,迅速传遍谷地的各个角落。鼓声就是命令,上千名弓弩手抛射出密集的箭雨,"咻咻咻"箭头破空声带着死亡的凝视飞向狂飙突进的匈奴骑兵。

发射箭矢的是汉军的强弩,在平地上有效射程为一百七十步,即使匈奴骑兵身穿皮甲,这种弩箭在一百步的距离上也能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匈奴骑兵的马弓有效射程只有七十步,箭头多为骨质或青铜,面对披挂钢铁制作的鱼鳞重甲的汉军,必须冲击到三十步射箭命中才能造成一定伤害。

冲击汉军箭阵的匈奴骑兵

来不及避让的匈奴骑兵纷纷中箭落马,有些人一时还没有死去就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凄厉的哭喊声取代山呼海啸的战马踏地声,一团乌云渐渐变得稀薄,继而分散、零落。

且鞮侯单于的王庭精锐骑兵第一次冲击就阵亡了上千人马,近千人重伤,这些人在未来一两天内绝大多数不治而亡,他们严重低估了汉军的战斗力,剩下的骑兵往两侧的山坡上撤退以拉开距离,躲避汉军的箭雨。战机出现!李陵敏锐地发现了敌人的这个漏洞,指挥将士冲出营地,以排山倒海之势追击撤退中不成阵型的敌军,斩杀了大量匈奴军队,直到没有了力气才有序撤回营地。

匈奴军队如惊弓之鸟,不敢反攻。第一回合交战,匈奴军队大败,单于大惊,损失骑兵数千人(多指三千人),亲眼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的且鞮侯单于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

喝下一碗马奶酒,单于才稍微镇静下来,命令匈奴军队撤围,隔着数里与李陵的营地相望对峙。单于毕竟是单于,他畏惧汉军恐怖的战斗力,但他有更大的担心,怀疑有大量汉军埋伏在附近其他地方,指不定什么时候冲出来,给他来个两面夹击,那时候就真的危险了。

李陵防御阵型非常严密、坚固

与李陵的首次交手以惨败结束,他咽不下这口恶气,匈奴的贵族和将士也绝对不允许李陵这么牛逼的人物带着如此少的汉军在他们的核心腹地风光快活。且鞮侯单于派使者前往左右贤王部调集重兵围攻李陵,只要援兵一到,他就不怕这支汉军了。双方就这样紧张而微妙地守望了十天。

秋后的塞北,空气干冷而纯净,李陵站在一处山头看到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支庞大的灰黑色军团,风卷残云般疾驰过后激起了漫天的黄沙,大地再次颤抖起来,十几里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哪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和磅礴气势,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能听见有人打着清脆而尖锐的呼哨,更多人的发出响声予以响应。半个时辰后,这支骑兵军团就与匈奴单于的王庭军队汇合了。

赶来支援单于的骑兵军团是左右贤王的军队,一共五万人。这支军团刚刚大败李广利部,汉军阵亡十之六七。眼下,他们已经休整一个多月,正盼望在战斗中显示他们的英勇无畏。且鞮侯单于再一次将李陵团团包围起来,匈奴骑兵从四面八方向汉军发动了更加猛烈的攻击。

山谷地形限制匈奴骑兵展开

受到地形限制,匈奴骑兵每次只能投入数千人,在汉军重重设防的坚固圆形大阵面前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这是李陵为他们精心挑选的战场。很多匈奴骑兵来不及射出等一箭就倒在冲锋的路上,倒在了武刚车和强弩的漫天箭雨下,他们怒目圆瞪,英勇无畏,前仆后继,视死如归,无数的生命被无情地收割,像成熟的麦子和稻子被镰刀放倒,化成一摊摊肉泥融入大地。

单于亲自督战,三部精锐部队抽调的敢死队同时上阵,全部杀红了眼,勇气包裹了全身,他们对汉军绵密的箭雨视若不见,一排一排匈奴骑兵中箭掉落马下,后排骑兵对自己同伴的死亡和哀嚎声丝毫不顾,继续压低身姿,注视前方,手挽弓箭,全力发起决死冲击,同伴的伤亡为他们赢得了靠近汉军营地的机会。不愧是匈奴单于的精锐部队,军容军纪和战斗意志相比其他匈奴军队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用"以一当十"来形容毫不为过,能承受重大伤亡而不溃散。

匈奴骑兵敢死队像海浪一样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明知前方是死亡深渊也在所不惜,一波海浪倒下去,又有一波海浪汹涌而来,不死不休,绵延不绝。长时间高强度作战,汉军将士的体力渐渐不支,防线有了松动迹象。匈奴骑兵趁虚而入,终于有人突击到距离汉军防线三十步的地方,他们看准时机,毫不迟疑地射出手中的箭矢,汉军的伤亡开始增大。

抗击匈奴骑兵的利器:武刚车

李陵命令保持战斗队形,以武刚车和盾牌为掩护,一边战斗一边向南撤退。几天后,来到一处山谷,大家都饥渴疲惫不已,匈奴军队起数次突袭,汉军中箭受伤的越来越多。李陵命令中了三箭的重伤将士躺在车上休息,两处中箭的扶着车行走,一处中箭的拿起武器作战。

在后来的战斗中汉军好几次擂鼓(准备战斗),将士们都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像之前那样斗志昂扬。李陵疑惑不解地询问道:"我军士气低落,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有人将女人藏在军队中吗?"

原来,李陵军队的成分和来源十分复杂,有些将士娶原来山东地区发配充军的罪犯的妻子为妻,将他们和一些歌姬偷偷藏匿在大车里带到军队中,战斗时思念温柔乡,导致士气不振。

李陵亲自率队在军中巡视和搜捕,将所有发现的女人全部当场用剑杀死,在第二天的战斗中又斩杀匈奴骑兵三千多人(死亡者应多于此数)。沿着龙城故道向东南撤退,四五天后走到一处布满干枯的芦苇和茅草的沼泽地旁。

李陵军团在沼泽芦苇地放火自救

这个季节正好盛行北风,单于让士兵在上风向放火,李陵在单于的下风向放火自救,等到匈奴军队放火烧过来,汉军早已转移到被大火烧过的空地上了(好睿智的做法)。

汉军撤退到一座山脚下,单于站在山顶上观战,派他的儿子带兵冲击汉军的阵地。李陵边打边走,把军队驻扎在一处树林里,设置了很多陷阱。树林里视线不佳,又有很多障碍物,骑兵完全发挥不出来速度优势,汉军发动反击,杀死匈奴骑兵几千人。

战斗中李陵发现单于站在不远处的山头上观战,就指挥战士用床弩接连发射箭矢实施中远距离狙杀。遗憾的是,箭矢只射中单于背后侧方的大树,巨大的箭尾剧烈颤动,发出尖厉的"蹡蹡"声。

单于侥幸躲过一劫,受此惊吓的他连忙下马躲藏起来,心有余悸,再也不敢近距离观战、指挥

只差丝毫!汉军将士们用手击打床弩,发出一声失落的叹息。

击杀单于未遂的汉军床弩

李陵从这次战斗中抓到的匈奴军队俘虏那里得知,单于非常畏惧汉军,萌生了撤退之意,不无忧虑地说:"与我们交战的是一支汉军精锐部队,在我们数次雷霆万钧的进攻下能立于不败之地,现在又日夜兼程把我们引向汉朝的边关要塞,莫不是南边某个地方有汉军大量伏兵?"

几个匈奴当户长认为就此撤退等于认栽,略微带着威胁语气劝阻说:"大单于亲自率领数万精锐骑兵如果不能消灭一支几千人的汉军小部队,恐怕有损大单于的威望,您以后凭什么使唤我们呢?今天要是放跑了这支汉军的小部队,只会让汉军更加轻视匈奴,更加轻视大单于您。"

且鞮侯单于见局势有失控的趋势,只好宣布:四五十里外有一片空旷开阔地,如果在那里还不能击败这支汉军就撤军。匈奴贵族和将领只好同意。

发起迂回冲击的匈奴骑兵

汉军一天战斗数十次,杀伤匈奴骑兵两千多人。单于还是不能取胜,正准备命令全军撤退,恰好有一位叫管敢的汉军军侯因违反军纪遭到上司校尉的责罚,他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就偷偷逃出营地投降了匈奴,泄露了汉军的"秘密":李陵这次是孤军远征作战,没有其他汉军接应和救援,弩箭也快要用完了,只有李陵和韩延年本部各八百人还有较强的战斗力,他们的军旗分别是黄色和白色,大单于只需要派神射手把他们军旗射倒,就可以打败这支汉军。

得到情报支持的单于喜出望外,发动新一轮进攻,他大声呼喊:李陵、韩延年,你们孤军深入,弹尽粮绝,快来投降!李陵军在山谷中,不予理睬,匈奴军队在山上向下射箭,汉军伤亡陡然剧增。李陵率领汉军继续向东南撤退,一边走一边与匈奴军队激烈交战。还没到鞮汗山,一天之内就消耗完了五十万支箭,将士只剩下三千多人,兵器损耗殆尽。

李陵下令丢弃物资耗尽的大车,把辐条拆下来作为武器,军侯带着短刀,退入一处山谷。单于率领大军穷追不舍,匈奴骑兵爬上山顶往山谷中抛石头,汉军被砸死砸伤大半,陷入绝境。

汉军步兵的基本武器装备

日落黄昏,李陵身披单衣,独自一人走出营地,他止住随从说:"都不要跟随我,我要一个人去匈奴营地取下单于的项上人头!"过了很久,李陵悻悻然走回来,无奈地说:"我今天兵败于此,唯有以死明志才能报答皇上和朝廷。"随行的军侯劝慰说:"将军以五千步卒抗击八万骑兵,杀敌上万,足以威震匈奴。可惜天命不遂,寡不敌众,致有今日之困,非战斗不利。浞野侯赵破奴当年兵败投降了匈奴,后来回到汉朝,皇上既往不咎重用他,何况将军您呢?!"

李陵激动地说:"你不要再说了。我今天如果不死,就不是大英雄。"

汉军斩断了所有旗帜,把金银布帛等财物埋藏在地下。李陵环视全军,叹息一声:"(每人)再有几十只箭就能突出重围了。我们兵力不足,兵器损耗一空,天亮以后就只能束手就擒了。不如各自作鸟兽散,还能有人得以逃回汉朝,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皇上。"

李陵把剩下的粮食分给将士们,每个人两升干粮一升冰(水),让他们各自逃命。

李陵陷入困境,功败垂成

半夜时分,李陵命令击鼓进攻,鼓声没有响起来。

李陵万念俱灰,与都尉韩延年纵身上马,迎战匈奴的军队以拖延时间,跟随他们只剩十几个人,一行人边战边逃,途中韩延年战死。

匈奴大军步步逼近,最后时刻来临,李陵仰天长啸,悲泣地说:"我无颜面见皇上啊!"

……

李陵兵败被俘的地方距离雁门关仅仅一百多里,汉军有四百多人逃回关内。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