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为何弃用博学多才的燕王旦,而选择年仅七岁的少子为太子?

2019-10-24 10:13 评论数:

汉武帝征和二年,太子刘据在巫蛊之祸中被江充、韩说等人诬陷,苦于无法自辩清白,进而铤而走险起兵反抗诛杀江充等人。而汉武帝听信谗言,误以为太子刘据谋反,遂即镇压。太子刘据兵败逃亡而自杀。后来,太子反叛冤案昭雪,汉武帝建痛心疾首,无以言表,而建思子宫以寄哀思。

汉武帝思念太子

而今汉武帝拖着老迈之躯,且自知油尽灯枯,于后元元年即着手安排后事。

汉武帝忧心立嗣之事

《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二·汉纪十四》:(汉武帝后元元年),时钩弋夫人之子弗陵,年数岁,形体壮大,多知,上奇爱之,心欲立焉,以其年稚。母少,犹与久之。欲以大臣辅之,察群臣,唯车骑都尉、光禄大夫霍光,忠厚可任大事,上乃使黄门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

汉武帝后元二年,根据汉武帝临终遗诏霍光、金日磾、上官桀将一同担负起辅佐少主刘弗陵的重任。

据记载,汉武帝一生育有六个儿子,至征和二年太子据自杀时,尚有四个儿子在世,即燕刺王旦、广陵厉王胥、昌邑哀王髆及三岁的小皇子刘弗陵。

《汉书·武五子传》:孝武皇帝六男。卫皇后生戾太子,赵婕妤生孝昭帝,王夫人生齐怀王闳,李姬生燕刺王旦、广陵厉王胥,李夫人生昌邑哀王髆。

读史至此,我们不禁要问,汉武帝为何选择年幼的刘弗陵即位,而不从众成年皇子中选择继承人?

1、元狩六年,齐王闳与燕王旦、广陵王胥同日获封,且举行了隆重的赐策仪式,并派遣御史大夫张汤于庙授策。

俗话说,爱屋及乌。齐王闳因其母王夫人有宠,而深得汉武帝喜爱,将其置于齐鲁礼仪之地,确有恩宠之意。

但是,齐王闳立国八年,于汉武帝元封元年即去世,也因无子嗣为继,而除国。

2、昌邑哀王髆于汉武帝天汉四年获封,其母是汉武帝后期十分宠爱的女人李夫人,去世后追封为孝武皇后。因为李夫人的缘故,汉武帝对李氏家族宠爱有加,贰师将军李广利即是最大的受益者。

征和三年,太子据自杀后,储君之位空悬,各方势力虎视眈眈,此时手握兵权,气势犹盛的贰师将军李广利也不例外,意欲谋立外甥昌邑王髆为太子。

于是,李广利出征匈奴时,即委托丞相刘屈牦相助奏请汉武帝立昌邑王髆。在李广利利益的诱惑下,刘屈牦欣然应允。

另外,刘屈牦与李广利还是儿女亲家关系,即李广利的女儿嫁给了刘屈牦的儿子为妻。

不料,因左丞相刘屈牦夫人与贰师将军李广利一起诅咒汉武帝被内者令郭穰告发,刘屈牦被腰斩、妻儿枭首,李广利的家属也未能幸免而被收监。李广利闻听此事,即投降匈奴,汉武帝一气之下将李氏家族全部诛杀。

《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二·汉纪十四》:初,贰师之出也,丞相刘屈牦为祖道,送至渭桥。广利曰:“愿君侯早请昌邑王为太子;如立为帝,君侯长何犹乎!”屈牦许诺。

昌邑王髆于汉武帝去世的前一年,即后元元年,英年早逝。

3、燕王旦认为,皇太子据自杀,皇次子齐王闳英年早逝,以年次长幼而论,太子之位无论如何应该落到自己头上。于是,燕王旦便上书,而且措辞非常委婉,请求回京伴驾,侍奉于皇帝左右。

燕王旦

汉武帝看着燕王旦的请愿书,勃然大怒,立即将燕王旦的使者斩于皇宫北门。又因刘旦被指控私藏逃犯,汉武帝下令削去燕国封地中的良乡、安次、文安三县,以示惩戒。

《汉书·武五子传》:旦壮大就国,为人辩略,博学经书、杂说,好星历、数术、倡优、射猎之事,招致游士。及卫太子败,齐怀王又薨,旦自以次第当立,上书求入宿卫。上怒,下其使狱。后坐臧匿亡命,削良乡、安次、文安三县。武帝由是恶旦,后遂立少子为太子。

燕王旦上书,汉武帝震怒

从此之后,汉武帝便十分厌恶燕王旦。汉武帝认为,燕王旦聪明善辩,博学多才,其同母弟广陵王胥勇武有力,二人的举动不但不合自己的心意,还于法不合,多有过失,所以汉武帝考虑太子人选时,将燕王旦、广陵王胥排除在外。

《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二·汉纪十四》:燕王旦自以次第当为太子,上书求入宿卫。上怒,斩其使于北阙;又坐藏匿亡命,削良乡、安次、文安三县。上由是恶旦。旦辩慧博学,其弟广陵王胥,有勇力,而皆动作无法度,多过失,故上皆不立。

汉武帝时期,诸侯王国待遇与汉初大有不同,历经汉景帝削藩、“七国之乱”,至“推恩令”强力推行,诸侯王仅有小心谨慎享国之利,已无多少特权。

另外,西汉王朝,尤其是文景之后,皇位传承基本以嫡长子继承制为主,燕王旦作为皇三子,且太子据之位早已确立,加上外戚卫氏家族战功赫赫,其只能安居燕国。

燕王旦与其他诸侯王不同的是,他并非沉迷于女色、游猎,而是沉心于各种学问,率性而学,经书、杂说来者不拒,尤好星历、数术、倡优、射猎。

若非太子据自杀身亡,齐王闳早逝,燕王旦的人生应该是比较完美的。

“历史倪说”认为,史书为当国者书写,燕王旦、广陵王胥行事不合法度,不一定即是汉武帝对其评价,而且有可能为汉武帝去世后,为了强调少主刘弗陵即位的合法性而刻意宣传之言,尤其是霍光辅政期间,燕王旦不是对其恶意中伤,即是欲将其诛杀。

霍光于汉武帝之后以辅政大臣的名义辅佐汉昭帝、汉宣帝,且废仅做了二十七天皇帝的昌邑王刘贺,可见其权倾朝野。

辅政大臣霍光

燕王旦曾伙同上官桀、上官安、盖长公主及桑弘羊共同反对霍光,且以燕王旦的名义趁霍光休假之机,向年少的汉昭帝上书诬陷霍光有不臣之心,却未被采信。

之后,上官桀、上官安、盖长公主及桑弘羊见无法从汉昭帝入手除掉霍光,进而铤而走险欲以盖长公主的名义请霍光赴宴,从而一举擒杀霍光,结果计划泄露,参与者或自杀,或被诛杀。

“历史倪说”认为,征和四年,汉武帝连年征讨匈奴,导致民困兵乏,而发布轮台罪己诏,承诺国家要休养生息。而燕王旦聪明善辩,博学多才,颇有汉武帝即位之初的影子,若以其为嗣,有可能再次将汉帝国带入穷兵黩武的境地,而并非其行事不合法度。

汉武帝发布罪己诏

至于广陵王胥,以其勇武有力的形象,效命沙场或许是合适人选,令其为嗣,绝非在汉武帝考虑之列。

“历史倪说”参考以下资料:

1、《汉书·武五子传》

2、《史记·孝武本纪》

3、《汉书·武帝纪》

4、《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二·汉纪十四》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