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业之死是潘美陷害?真凶其实被民间野史洗白了

2019-11-08 13:56 评论数:

北宋雍熙三年,即986年6月18日,寡不敌众被俘三天的大宋老将军杨业,在敌方辽军的营帐里,以水米不进的决绝方式,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

这位从此后荣耀千年的铁血抗辽英雄,野史里忠勇无敌的“杨老令公”,临终前的平静叹息,更不知惹了多少英雄泪:期捍边破贼以报,而反为奸臣所嫉,逼令赴死。

如此虐心桥段,也叫此事的另一当事人,杨家将评书里公报私仇,害杨业身陷重围殉国的“奸臣”——大宋名将潘美,从此也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甚至在今天好些旅游景点,都享受起了“秦桧”的待遇——被做成跪像跪在杨业塑像跟前,专供围观群众狠踩,常见场面热闹。

那么真实历史上,客死敌营的杨业,真有传说中那般强大?害死他的真凶,是否又真是这位据说嫉贤妒能的潘美?这个,就得从杨业其人说起。

一:抗辽“杨无敌”

比起野史评书里,杨业大杀四方的神级形象,正史上的杨业,也早早被凶猛彪悍的辽国军汉们,奉送了一个神一般的荣耀称号:杨无敌。


有多早?早到五代十国年间,出身太原武将世家的杨业,还是北汉的忠诚战将时。别看北汉只是个抱辽国粗腿的滑头政权,杨业却是老实人,镇守代州时,每次辽国军队跑来烧杀抢掠充大爷,必然会被杨业暴打。挨揍次数多了,也就心服口服送上这无敌名号。

待到北宋王朝灭亡北汉时,杨业这“无敌”的老实人,也是当场叫御驾亲征的宋太宗吃一吓:北宋太平兴国四年(979)的太原大战,北汉皇帝刘继元扯了白旗,杨业却依然浴血死战。直到刘继元尴尬的跑出来劝降。杨业这才面对面跪下嚎哭一场,颓然放下了武器。

吃惊过后的宋太宗,从此瞧杨业像瞧见了大宝贝。自从杨业归降后,就不停给封赏。太原大战几个月后,征讨辽国的宋军,在幽州高粱河遭受惨败,气得宋太宗把一群兵将们征讨北汉的赏赐都取消掉。唯独北汉降将杨业,反而在众人满满妒忌里,官升代州刺史兼三交驻泊兵马都部署,镇守大宋北方的咽喉要冲——雁门关!

照评书演义的说法,正是这个意外任命,导致杨业惹得大宋名将潘美妒火中烧,可在真实的历史上,野史里“妒火中烧”的潘美,却也来到雁门关,就职三交行营都部署,成为杨业的顶头上司。“妒火”还没烧,就摊上件火烧眉毛的大战——辽军进犯雁门关!


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辽国皇帝辽景宗亲率十万精锐高调南下,兵锋直指雁门关。这不单是来的凶猛,更是来得极“巧”:经过高粱河惨败,宋军精锐伤亡惨重,所谓国防重地雁门关,也只剩了两万疲弱残兵。正当潘美带着一干宋军老兵老将,打算严防死守到底时,平日遭嫉妒的老实人杨业,却是语出惊人:十万人又怎样?就在野战里解决他!

以手头里的残兵,出去死磕刚在高粱河吊打过宋军的契丹精锐?就在宋军将领们纷纷咋舌时,短暂思考后的潘美,却是重重点了下头:打!

于是,就有了几天以后,潘美原原本本写在奏折上的,大宋“杨无敌”杨业一场近乎逆天的战场奇迹:他只带几百骑兵,沿小路高速抵达雁门北关,然后仿佛背后呼啸而出的飞刀,一个迅烈冲锋扎得辽军满身血,几百人竟将辽军后队冲得大乱。随后潘美率主力正面冲击。雁门关下御驾亲征的辽景宗,尝到了上一年宋太宗在高粱河畔的惊魂滋味:全线崩溃!


这场雁门关大捷,是杨业戎马生涯中将智慧勇气融合到水乳交融的胜利。更见证了宋太宗指挥能力的低下,但不得不说,他的用人眼光还算说得过去:在抗辽这件事上,杨业就是大宋最缺的专业人才!

二:“奸臣”另有其人

自从雁门关大捷起,杨业与潘美,成了战场上大杀四方的梦幻组合,雁门关大捷两年后,辽军再度卷土重来,却被潘美杨业的联手组合拳打得更惨,几乎是被追着揍出宋境。那几年的宋辽战争里,宋军虽说胜仗不少,但能在硬碰硬的野战里给辽军毁灭打击的,首推杨业!如果他与潘美的关系能够维持在这时,这对野史里有三江四海恨的冤家,该是多么血浓于水的战友情。

而在雍熙三年(986),在宋太宗集倾国之力的北伐战场上,潘美杨业统帅的西路军,出手更是快打旋风,尤其是担当先锋的杨业,陆续拿下了寰州,朔州和应州等地,眼看辽国西京云州就要成了杨业的囊中之物,却突然一声晴天霹雳:中路军惨败!

这下潘美杨业被坑惨,转眼成了孤军,辽国十数万精锐,包括辽国压箱底的王牌骑兵皮室军,全都恶狠狠地咬过来。而西路军不但要撤退,更要掩护追随宋军的数万当地百姓。这是他们自从军以来前所未有的残酷任务!


但身经百战的杨业还是信心十足,按照他给潘美的分析,只要把担子交给他,照他的筹划交替掩护,保证百分百安全撤退。他与潘美已搭档多年,一直都很默契:杨业出主意,潘美拍板,然后密切配合执行。但这次却出了变故,杨业潘美间还夹了一个“小三”——监军王侁。

比起评书里名声臭大街的潘美,王侁知名度不高,但话语权却十分大,身为西路军监军,潘美在他面前都没脾气。可他偏偏又是个毒舌人物,听完杨业辛苦设计的计划,却是直接三句恶毒吐槽:杨业将军不是号称杨无敌吗?这次怎么如此窝囊了?难不成你有二心?

只要联想下杨业的降将身份,就知道这话简直是连环扎心!杨业当场暴怒了,立刻愤然拍板:不用交替掩护了,我自己带五千战士阻击辽军,掩护大部队撤退,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王侁没话说了,确切地说,是满意了。


如此瞎指挥,悲壮上阵的杨业也在临行前对老搭档潘美说了最后掏心窝的话:我本来是个降将,为国战死是本分,但带的却是大宋的兵,为了将士们的身家性命,请你一定要在陈家谷谷口接应我们啊。说罢,泪如雨下。

在正史记录下,杨业流泪的次数不多,除了北汉灭亡那次,就是镇守雁门关时,当时好些人妒忌杨业,诬陷他造反的奏折雪片般乱飞,宋太宗却毫不声张,整理后全给杨业送去。杨业,这位在雁门关前杀得满身伤都未曾流泪的铁汉,当场抱着一堆奏折,委屈地嚎啕大哭。

然后,就是这一次,踏上生死之战前在潘美面前流泪哀求。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流泪!

而当杨业慷慨出击,与数万辽军精锐浴血厮杀时,那位毒舌男王侁,可耻的表现却继续上演:立刻扣住兵马,不顾潘美的阻拦擅自撤退。最终令杨业与五千宋军壮烈殉国!尽管潘美也逃不过责任,但害死杨业的真正“奸臣”,百分百就是这位野史评书里毫无存在感的王侁。

然而,比起被野史评书无视的真凶王侁,害死杨业的幕后元凶,却更在野史里被各种洗白的宋太宗赵光义!


三:逃过谴责的元凶

一直到被辽军俘虏后,绝食中的杨业也一直念念不忘宋太宗的知遇之恩。可要刨根追底,真正把杨业害到这番境地的,却正是宋太宗亲手设计的坑爹军事制度:监军制度!

自从登上皇位后,宋太宗对于北宋军事制度的改革就一直不遗余力,他一直得意洋洋的大成就就是强化了对军队将领的职权监督。特别是在雍熙北伐这类重大战事中,王侁这样的监军文官话语权非常大,哪怕功勋卓著如潘美,也被管得缩手缩脚。王侁前线撒丫子跑路,潘美身为主帅,却是拦都拦不住!

而杨业事件的后果更证明,这样的瞎指挥会有怎样的追责结果?杨业壮烈殉国后,王侁起初遭到严惩,发配到金州充军。可没几年就得到赦免,照样回到汴京高官厚禄。至于蒙冤的杨业?屈死陈家谷的五千将士?恐怕那时也没人记得了。


如此一来,北宋军队的瞎指挥风气,非但没有因为杨业的殉难而刹住,反而越演越烈。北宋晚期,靖康年间,在赌国运的太原血战上,也是枢密使许翰瞎指挥,硬说宋军主帅种师中有二心,气得种师中只得在准备不足的困境下悲壮进军,最终全军覆没。痛失好局的北宋,也就惨遭靖康之耻。败事的许翰呢?跑到南宋以后继续毫无压力,高官厚禄。

小至踢足球办公司,大至王朝决策,倘若步了北宋后尘,青睐于如此胡闹的指挥体系,莫说无敌如杨业,就算神仙下凡,也难逃覆灭结局!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