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在上甘岭拉响手榴,与敌人同归于尽

2019-11-22 10:09 评论数:

  孙占元(1925—1952),河南省林县人。1946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随十五军四十五师一五五团三营赴朝作战,任排长。1952年10月14日,在上甘岭战役中,当敌军涌上阵地时,他拉响了最后一颗手雷,与敌同归于尽,英勇牺牲,年仅27岁。

  1952年11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1953年4月8日追授他“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同年6月2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孙占元

  义愤填膺请战书,上甘岭上保家国

  1946年2月,孙占元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血与火的战斗岁月,他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1948年2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隆隆的炮声中,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美帝国主义的炸弹撕碎了他的梦想。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了。9月15日,美帝国主义纠集15个国家的仆从军,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在朝鲜仁川登陆,袭击朝鲜人民军,并把战火引向中朝边境,严重威胁着新中国的安全。

  面对帝国主义的野蛮暴行,孙占元和战友们义愤填膺,志愿书、请战书雪片似地飞向连部,飞向上级机关。这一天终于来到了,1951年3月29日,孙占元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

  1952年10月14日,美帝国主义为迫使中朝两国政府接受其无理要求,悍然出动3个师的兵力,在一个航空大队、150辆坦克和300多门大炮的掩护下,向志愿军守卫的上甘岭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势。敌人把成千上万吨的炮弹倾泻向上甘岭,驱赶着整连整营的步兵向志愿军发动攻击。敌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占领了上甘岭597.9号高地的二号、七号、十一号3个表面阵地。


  自己构筑起来的阵地被敌人占领了,怒火在孙占元的胸中燃烧。但是,敌人的火力很猛,4个发射点构成一个梯形火力网,死死地封锁着通往二号阵地的道路。必须立刻炸掉这4个火力发射点,为夺取二号阵地杀出一条道路。

  “李忠先,你去炸掉东边第一个火力发射点!”孙占元命令。

  李忠先腰粗膀圆,个头高大,是二排的“大力士”。他听到排长的命令,立即抄起两个爆破筒冲了上去。此时,位于右侧的易才学主动吸引敌人火力,掩护李忠先。

  一颗照明弹腾空而起,把二号阵地照得如同白昼,空气好像突然凝固了。孙占元和战士们屏住呼吸,每个人的视线都随着李忠先的身躯一步步向前移动。快要接近火力点时,敌人发现了李忠先,几挺机枪一齐向他射击。孙占元的心猛地揪了一下,眉头锁得紧紧的。空中的照明弹慢慢地熄灭了,李忠先趁机一跃而起,几步窜到火力发射点前,接着火光一闪,传来震天撼地的爆炸声。“成功了!”孙占元把帽子往上一推,向战士们高喊:“冲啊!”飞身向火力发射点扑去。这时,从第一个火力发射点后面突然传来一声炸雷似的巨响,李忠先和反冲过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了。正当孙占元和战士们快要靠近火力发射点时,残破的工事里又伸出几挺机枪,发疯似地吼叫起来,战士们被迫卧倒。

  这时候,易才学出现在全排前面,在耀眼的照明弹下,他敏捷地向复活的火力点爬去。没等排长下命令,易才学就主动承担了消灭敌人残存火力的任务。只见他滚进一个弹坑,拿起手雷,狠狠地向敌人掷去。在手雷炸响的一刹那,孙占元率领战士们夺取了第一个火力发射点。

  透过茫茫夜空,孙占元朝第二梯队增援的方向望去,远方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看来作为第二梯队的第三排被敌人密集的炮火挡住了,没有上来。这就意味着二排必须单独完成攻克二号阵地的任务。孙占元一面让战士们严密监视敌人,维修和加固工事,一面到刚占领的火力点,凭借累累弹坑作掩护,观察敌人的火力射向,选择通向其余3个火力点的道路。

    1954年2月,贺龙元帅在志愿军抗美援朝展览会上参观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烈士使用的机枪

  敌人开始反扑了,他们在二号阵地上投入了1个营的兵力,向二排阵地连续发动冲击。英雄的战士们高呼着口号,把敌人一次次打了回去。敌人像输红了眼的赌棍,3个火力点一齐吼叫起来,妄图以猛烈的火力掩护和调动他们的反冲击预备队。孙占元向四周看了看,果断决定暂时停止对3个火力点的攻击,首先巩固已经占领的阵地。他爬向阵地的左面,这里山势陡峭,易守难攻,便在这里放上了少量兵力。他又爬到右面,这里是一溜斜坡,隐隐约约听到一片嘈杂的声音,显然这是敌人的预备队,他们随时可以插到二排的侧背,切断二排与后方的联系。可是,守卫在这里的战士全都牺牲了。此刻,孙占元头脑异常清醒意识到为中朝人民献身的时刻迫近了。他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情况十分严重,三排没有上来,咱们排伤亡很大,敌人还会组织更大规模的反扑,我们要随时准备把自己的一切献给胜利,哪怕剩下一个人、一条枪,也要把二号阵地夺回来。”

  孙占元加快了爬行速度,突然,一颗炸弹在他身边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将他抛到一个弹坑里,孙占元顿时失去了知觉。

  过了好大一会儿,激烈的枪声把他从昏迷中唤醒。敌人的3个火力点还在狂叫,“必须马上干掉它”,孙占元念叨着。他怒视着敌人火力点喷出的道道火舌,抖了抖身上的尘土,试图向易才学他们靠近,可是双腿怎么也不听使唤,剧烈的疼痛使他浑身发颤,头晕目眩。他用颤抖的手摸了摸疼痛的部位,右膝露着骨碴,腿断了,只有一层皮还连扯着;左腿肌肉被削去一半,骨头外露,一种发热的黏糊糊的液体在流淌。孙占元负伤了,而且很重。“生命属于自己的时间可能不多了……”但是他想,“二号阵地还没有攻克,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不能倒下去”。孙占元凭着一股顽强的毅力,用两只臂膀一寸一寸地爬行。终于来到了易才学、方振文的跟前。他把剩下的人分成两个组,交给他俩带领。孙占元深情地望着易才学,艰难地说:“你是候补团员,要经得起战斗的考验。你立刻去炸掉那3个火力点。”接着又对方振文说:“你要坚决阻住敌人,不让敌人从右侧上来,保证侧翼的安全。”

  易才学在孙占元下达命令时,就察觉到排长的话音颤得不能自制,大口喘着粗气。他向孙占元身上打量了一下,立刻惊呆了,眼泪夺眶而出。

  “排长,你快下去吧!”易才学哭着说。此时,几个战士一齐要背孙占元下去。“住手!”孙占元火了,他口气十分严厉:“这是什么时候,擦破点皮,怕啥,赶快执行命令!”

  易才学望着排长那抽搐得变了形的脸,浑身被复仇的烈火燃烧着。他拖过一挺机枪,握着三个手雷,带上两个战士,迅速向敌人火力发射点爬去。就在易才学准备投手雷的时候,第四个火力点的敌人发现了他。正在万分危急的时候,孙占元的机枪响了,一串串复仇的子弹飞向敌人,敌人调转了射向。易才学抓住战机,纵身跃起,向第二个火力发射点狠狠地投进一颗手雷,马上又飞转身子,滚到第三个火力点跟前,将另一颗手雷塞了进去。随着两声轰鸣,敌人的两个火力发射点全哑了。

  孙占元拖着两条断腿爬到被爆炸声震昏了的易才学身旁,亲切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易才学从昏迷中醒来,一眼就看见了排长苍白的面孔和那双失神的眼睛。易才学没有掉泪,那双冒火的眼睛转向第四个火力发射点。

  孙占元匍匐在隆起的高地上,艰难地抬起头,借着照明弹的闪光,观察着阵地上的情况。山下,敌人已经集结完毕,正准备发起反冲击。他紧紧地握着易才学的手,深情地说:“才学,还记得咱们入朝时的誓言吗?”“记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把一切献给胜利!”易才学坚定地回答。“说得对,你再给我找一挺机枪,山下的敌人我来对付,你去炸掉最后一个火力点。”孙占元说。

  易才学默默地执行命令。他按照排长的吩咐找来敌人一挺机枪和三箱子弹,帮助排长把机枪摆好,一挺对着山下的敌人,一挺对着第四个火力点。

  第四个火力点设在一个突起的石崖上,可能是敌人预感厄运即将降临,所有的轻重武器都在一个劲儿地哀号着。易才学攀登到半山腰时,遭到敌人猛烈火力的阻拦,停在石崖上不能前进了。这时山下的敌人已经绕到我方阵地的侧后,很快就要爬上我方的阵地,情况万分危急。突然,孙占元的机枪响了,敌人一批批倒下,蜂拥而退。第四个火力点的机枪被迫调转了枪口,易才学趁机跳上石崖,顺手把手雷投进敌人火力点。手雷刚一爆炸,易才学纵身跃起,端起机枪,朝着工事里的残敌猛扫,直到把敌人全部消灭。就在易才学准备回去增援排长的时候,从孙占元的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中国人民的好儿子,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同志,为收复二号阵地,和敌人同归于尽了。1952年10月14日,孙占元同志光荣地牺牲在朝鲜江原道金化郡上甘岭战场上。后来,战士们在阵地上发现,孙占元烈士身体下压着一个美国鬼子,身边还摆着7具敌人尸体。增援部队上来了,他们踏着孙占元和他的战友们用鲜血开出的道路冲上了高地。

  来源:《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