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贺贞本来是一个农妇,为何最终凶悍无比,屠杀整个无辜村庄

2019-12-03 12:14 评论数:

  张寡妇本是一普通农妇,但竟然做了悍匪,而且在中国土匪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普通农妇上山为寇,并且成为当地一害的呢?

(网络配图)

  据《河南大事记》记载,张寡妇原名张贺贞,生于清末,是河南洛宁人,后嫁给农民张有。

  张有家境稍好,有几亩薄田,再加上一家人勤劳肯干,日子并不难过。婚后,张贺贞先后生下3子:长子张振升、次子张明升和三子张先升。一时人丁兴旺。

  不过,当时正是政局不稳,军阀割据的民国初年。匪患肆虐,河南一带更是猖獗。

  为了保家护院,张有特意购置了一杆枪支。没想到他这杆枪却让土匪们惦记上了。不久后,张有在持枪出村时,被人杀死,枪支也不翼而飞。

  随着张有去世,张有的父母承受不了丧子之痛,也先后病倒,双双撒手人寰。

  这下,只剩下柔弱的张贺贞和3个嗷嗷待哺的儿子相依为命了。无奈之下,张贺贞只得咬紧牙关撑起这个家,极尽艰难勉强把3个儿子抚养成人。

  为了养活 谁知本家大伯不但不施以援手,还将他打了一顿。张振升一气之下,便上山做了土匪。

  张振升为人勇猛,在土匪中渐渐打出了威信。很快就得到了大当家的器重,并被提拔为二当家。

  张振升决定找本家大伯出口恶气,没想到消息泄露,本家大伯花钱买通了他身边的人。就在他带着众土匪去找本家大伯的路上,被放了黑枪,结果了性命。

  当张振升的尸体被人抬到张贺贞面前,并向她说明一切时,张贺贞悲愤之下,决定为子报仇。她让三子张先升守家,自己带着次子张明升上山为匪。

(网络配图)

  张贺贞虽说是女流,但她胆大心细又颇有计谋,经她策划的抢劫,从来没有失过手。再加上她又是二当家的母亲,所以她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在大当家被杀后,她就在众人的推举下,接替了大当家的位子。

  由于是穷苦人出身,张贺贞知道穷人的艰难,所以她立下规矩:一是只抢有钱人,二是只图财不害命。

  张贺贞讲诚信,她不像别的土匪那样,为了逼迫被绑票的人家凑钱赎人,对肉票百般折磨。她把人绑上山,只是派人看守,然后催促被绑架的家人去筹钱。被绑架的人家也晓得事理,一般都会及时把钱凑够来赎人。

  所以,张贺贞绑票的生意做一单是一单,从来没有“死票”。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她还涉足贩卖烟土等行当。她的名头越来越大,一些人也纷纷前来投靠,很快她的队伍就壮大起来。

  人多虽然势大,但一帮乌合之众也不好管理,这些人打着张贺贞的名头四处为非作歹,搞得四乡八邻鸡飞狗跳。特别是一些地主乡绅不堪其扰,对张贺贞恨得咬牙切齿。

  为了报复张贺贞,这些人花钱雇人,把她留在家里种地的小儿子张先升打死在了河滩上。

  张贺贞闻讯,犹如晴天霹雳。这时驻扎在洛宁一带的镇嵩军派人前来和张贺贞对接,希望接收她手下2000多号土匪。

  张贺贞想到跟她的土匪也多是穷人出身,同时她也希望次子张明升能借此机会脱离土匪的身份,所以经她同意,这2000多号土匪被编成一个团,张明升也被任命为连长一职。待送走了这些人后,想着为小儿子报仇的张贺贞,又回到山上重新扯起了大旗。

(网络配图)

  由于张贺贞名气大,愿意跟随她的人不少,所以不到两年,张贺贞又拉起了一支土匪队伍。就在她寻思着给小儿子报仇的事时,她的次子张明升却在头峪村里征军粮时,因为得罪了地主,被打了黑枪死掉了。

  仇恨让张贺贞怒不可遏,她直接带着土匪们屠了头峪村,算是给张明升报了仇。

  随后,张贺贞决定一鼓作气杀到洛宁老家,为张先升报仇。

  她手下的土匪得到命令后,趁黑往张贺贞的老家冲去。谁知由于天黑,他们竟屠错了村,枉杀了一村无辜的百姓。

  接连发生的屠村事件,震惊了国民政府。

  当时军阀混战已告尾声,国民政府为巩固政权,将剿匪事务作为工作重点。张贺贞做下的屠村大案,自然成了国民政府围剿的重点对象。

  在国民军的数次围剿下,张贺贞手下的土匪死的死,逃的逃,势力也大不如前。

(网络配图)

  此时的张贺贞已是白发老妪一个。可是她一想到她没有一个儿子留在世上,就恨透了那些杀她儿子的人。她决定亲手除掉杀死小儿子的凶手后,就离开洛宁。

  为了买枪,张贺贞带着烟土到许昌去了一趟。然而,就在她揣着枪回来时,却被人认出,并被告发。

  得到信息的政府军,很快就将孤身一人的张贺贞抓捕归案。由于她手上人命太多,再加上地方政府也担心会有土匪来劫狱,所以在审讯完后,立刻就将她处以死刑。

  枪决这天,闻讯赶来的人不少,毕竟是一方女悍匪嘛。

  只见张贺贞死到临头,却毫无惧色,她对着人群大声喊道:“我是张贺贞,我是被仇人逼上山的,我的儿子都让仇人打死了,我的仇还没有报完,我不怕死,我就算死了,也要去找仇人索命……”

  不过,不等张贺贞说完,就传来一声枪响。随后她像一截木头一样,闷声而倒,一代女悍匪自此消亡。

  (参考史料:《河南大事记》)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