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受后世韩国人尊崇的朝鲜近代史上女政治家——闵妃

2019-12-05 14:20 评论数:

  闵妃即明成皇后,朝鲜近代史上的女政治家。她是朝鲜王朝高宗李熙的王妃,骊兴闵氏外戚集团的核心人物,19世纪末朝鲜的实际统治者。1895年10月8日,闵妃在“乙未事变”中被日本人暗杀于景福宫。由于闵妃早期主张开放、后期力抗日本并身死殉难,故深受后世韩国人民的尊崇。1897年,高宗李熙改国号称“大韩帝国”,追谥闵妃为“孝慈元圣正化合天明成皇后”,故现今韩国史学家多称她为“明成皇后”。

  遭冷之妃博览多学

  闵妃是佥正赠领议政骊城府院君纯简公闵致禄的女儿。本名闵兹映,通称闵妃,是朝鲜京畿道骊州郡人,出身朝鲜王朝名门望族的骊兴闵氏。可是到了她这一代,骊兴闵氏已家道中落。她自幼随父饱读诗书。八岁丧父后,便随母一起与过继给其父闵致禄为养子的族兄闵升镐生活。在闵妃贫寒的成长过程中,对她帮助最多的当属与她住得很近的闵升镐亲姐姐兴宣君夫人,她时常带闵妃到家中玩,闵妃就相识了她的儿子李命福。而李命福就是后来闵妃的夫君——朝鲜高宗李熙。

  高宗三年(1866年),已经大权在握的大院君李熙的父亲李昰应,在为15岁的儿子国王李熙选妃时,暗自定下了两条择妃条件,一是没有外戚专横之忧,二是顺从自己且不干政的人。这样,与自家关系融洽的亲戚、同时又丧父的孤女闵妃成了最佳人选。加上养兄闵升镐的从中撺掇,大院君也认为闵妃合适,便把闵妃内定为新任王妃。所以,闵妃顺利为妃。高宗三年(1866年)九月,宗主国清朝正式册封闵妃为朝鲜国王妃,闵妃从此被称为“闵妃”。

  可是,高宗当时宠爱李尚宫,闵妃一直被冷落三年。高宗五年(1868年)四月,李尚宫为高宗诞下一子,就是后来的完和君李墡。李墡得到高宗宠爱,也是大院君属意的王世子的人选,而闵妃对此非常不安。

  在被冷落的三年中,闵妃一直在宫中博览群书,熟读中国儒家经典和文史著作,闵妃为排解宫中的寂寞,彻夜阅读《春秋左氏传》、《唐宋八大家文钞》,认真学习《小学》、《孝经》、《女训》等书。《周易》、《资治通鉴纲目》、《左传》等成为她平日爱读之书,在闵妃下葬时这些书随之下葬,就证明她对这些书籍的喜爱程度。

  同时,闵妃还非常殷勤地侍奉大王大妃赵氏神贞王后,以温顺、谨慎之泰然态度赢得了宫人的同情,就连大院君的妻子也被闵妃的处境起了恻隐之心,并让大院君同意提拔闵妃的一些亲戚如闵升镐等做官,以此慰藉闵妃。闵妃甚至在李尚宫分娩时亲自带礼物去看望,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人觉得她毫无妒忌之心,也拉近了高宗和她的距离。

  闵妃的博览群书使她智慧,熟悉历史使她掌握了政治权谋,为后来的宫廷斗争奠定了坚实的功底,而她诚挚温文待人却博得同情,赢得积累了丰富的人脉,为日后对抗大院君、掌握政权创造了条件。所以后来高宗对李尚宫逐渐失去兴趣,而被闵妃的智慧和温情所吸引。闵妃被冷落三年后终于得宠。

  组织势力扳倒公公

  摄政的大院君已成为朝鲜王朝事实上的独裁者。对内,强化专制的中央集权,驱逐长期独揽朝政的安东金氏家族,以重拾全州李氏王室的权威。为此,他倾全国之力,大兴土木重修宏大的宫殿景福宫,以展示君主专制的威权,结果劳民伤财,怨声载道。对外,闭关锁国,强化军备,拒绝通商,驱逐和屠杀外国传教士,虽引起法国入侵朝鲜的“丙寅洋扰”和美国入侵的“辛未洋扰”,但都被朝鲜军民击退。为此,大院君的专制地位更加巩固。

  大院君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一些儒林士大夫和地方门阀集团的强烈不满,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股反大院君的势力。闵妃虽是大院君的妻族亲戚,但是从完和君李墡出生开始,她和大院君矛盾渐生。闵妃得高宗宠幸后,但她的儿子不是流产就是夭折。大院君让李墡当世子,直接威胁闵妃的利益,所以对大院君的不满和反感越来越强烈。而大院君也发觉闵妃聪明伶俐,所以也心生忌惮。

  尽管如此,大院君还是低估了闵妃,只把她当成任其摆布的一颗棋子而已,而没有把视为对手、敌人。而闵妃则把与大院君视为敌人,联络团结一切反对大院君的势力,在暗中构建了以她的外戚为核心的政治集团。在宫中,她极力保持与国王高宗的亲密关系,在宫外,她利用家族的闵升镐、闵奎镐等联络安东金氏和丰壤赵氏等被大院君赶下台的外戚世家,这当中最为重要的是,由于她与赵大妃的良好关系而使不受大院君重用的赵宁夏、李裕元等赵氏一党与她通力合作,就连大院君的儿子李载冕、哥哥李最应等都被她揽入麾下。

  到高宗十年(1873年)时,大院君长达十年的独裁统治已经不得人心,造成一些地方出现农民起义,北部边民外逃中国。而他的锁国政策导致了与邻国日本关系紧张。这样貌似巩固的大院君政权,实际已经内忧外患。擅长权术的闵妃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决定推翻大院君的统治,自己掌握政权。

  高宗十年(1873年)十月,闵妃利用有儒臣上疏抨击大院君政策之机,鼓动高宗亲政,大院君闻之,气得五雷轰顶。但他还是亲自入宫,企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使高宗和闵妃回心转意。闵妃虽亲自迎接她的公公,并亲自下厨为他烹调膳食,大院君吃得很高兴便离开宫殿,就听到站在殿上的闵妃大声说道:“朝鲜其必以大院君亡乎!”大院君“闻而胆落”。失望之极的大院君又导演了政府主要部门官员全部“出城”,以架空政府,让高宗陷入两难境地的戏。然而,早有准备的闵妃借机罢免大院君的全部亲信,并安插自己的人到朝廷各部,反让大院君陷入尴尬境地,离开汉城,其十年统治一朝垮塌。

  而高宗既懦弱又无主见,对闵妃十分倚重。自此,名义上是高宗亲政,实权却掌握在闵妃的外戚集团手中,朝鲜王朝的最高决策层不再是国王一人,而是大殿高宗和中殿闵妃的两殿格局。闵妃从此成为之后二十多年中朝鲜的实际统治者。

  清除异己巩固势力

  闵妃执政以后,一是任命自己的亲戚亲信担任要职,把实权掌握自己手中,并清理大院君在地方上的党羽。二是欲立自己的儿子,高宗的第二个儿子李坧为王世子,以确立自己的地位。三是主导放弃锁国政策,与日本建交。闵妃的这一系列行动,也使倒台大院君的亲信蠢蠢欲动,伺机报复,于是就在逼退大院君一个月后,景福宫慈庆殿发生火灾,延烧三百多间殿阁,王室被迫搬往昌德宫。高宗十一年(1874年)十一月,闵妃的哥哥、骊兴闵氏的骨干闵升镐和闵妃的母亲韩山李氏被炸弹炸死家中。经查,这都是大院君的亲信所为。为此,闵妃集团展开对大院君心腹的“云边人”大清洗,该罢免的罢免,该流放的流放,该处斩的处斩,该镇压的镇压。

  世子册封也极为不顺。李坧出生不到1周岁,高宗就封其为王世子,然而宗主国清朝主张以长幼顺序立储,这令闵妃十分不安,一边派亲信与华解释,还重金行贿李鸿章等清廷重臣,使清廷同意册封闵妃之子为王世子,一边与釜山的日本人交涉,企图透过日本驻华公使的力量,来推动清政府倾向闵妃一方。与此同时,与日本交涉,表示随时可以与日本建交。但是受到国内激烈的政治斗争的影响,闵妃与大院君一度达成妥协,允许大院君回京,大院君则上书坚决反对与日本建交,此事不了了之。

  然而,博学多谋的闵妃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下更显沉稳,且基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是剪除了大院君的重要党羽,二是确保了世子的册封,三是向日本发出友善的信号。闵妃在与大院君斗争的过程中占据了优势地位,而清朝决定册封李坧为王世子,是闵妃收获的重要成果,使她在朝鲜的统治地位完全巩固。

  闵妃巩固政权以后,在废除了大院君的大量措施和安抚儒生,恢复书院和万东庙外,在外交上倾向开放国门,重用主张对外开放的官员都得到重用,顶住了全国的压力,与日本缔结了《江华条约》,终于打开了“隐士之国”朝鲜的门户。还派遣使团出使并考察日本,设立近代机构“统理机务衙门”,并在高宗十八年(1881年)成立了朝鲜历史上第一支近代新式军队——别技军。这支军队由日本人担任教官,并按日本军制编练。开放亲日的做法也被认为是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的开端,为以后日本吞并朝鲜铺平道路。

  借力大清再次执政

  壬午兵变遭到日本出兵干涉,并要求驻军朝鲜,大院君当然是不同意,于是朝日关系再度紧张,战争一触即发。南逃的闵妃通过各种渠道告知高宗她还活着的音讯,而清政府答应了帮助闵妃集团恢复政权。清廷出兵三千淮军进入朝鲜,并在日军前入驻汉城。高宗十九年七月十三日(1882年8月26日),当大院君拜访清军大营,不料被清军扣押被强制送往中国天津受审。不久羁押保定,大院君的第二次上台只持续了33天便在清朝的干预下垮台。

  同年七月二十七日(9月8日),高宗奉迎闵妃回宫。闵妃集团再次上台执政。此时的闵妃已经由亲日转向亲清,成为了“事大党”的首脑。在壬午兵变后,朝鲜与日本、与清朝、又先后与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法国等欧美列强缔结不平等条约,朝鲜主权进一步丧失,民族危机更为深重。高宗二十一年(1884)十月,开化党联合日本发动了旨在促使朝鲜独立以及近代化的“甲申政变”,夺取了政权。

  在甲申政变中,闵妃集团又一次遭到沉重打击,“事大党”大臣被开化党刺客暗杀,闵妃再次请清军镇压了开化党。最终开化党政权只持续了不到3天,就让清军镇压下去。在这次政变中,开化党人或被杀死,或亡命日本,另有数十名日本人在这次政变中死亡,于是日本又强迫朝鲜签订《汉城条约》,向朝鲜索取了赔款、增兵等特权。

  闵妃在壬午兵变和甲申政变中,两次利用清军扫除政敌,巩固了自己在朝鲜的权势和地位。然而,闵妃又对清朝干预朝鲜内政感到不满,加上甲申政变后中日的紧张关系,闵妃对清朝更是担心,害怕朝鲜成为中日战场,于是暗中引入俄国牵制清朝。最终为清朝发觉,于是在高宗二十二年(1885年)八月清朝放回大院君以牵制闵妃。

  此外,闵妃还引进更多的欧美国家,并废除了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长达百年的禁令,使其传播合法化。而且闵妃支持美国人在朝鲜开设医院、学校,朝鲜第一家西洋医院济众院和第一所女子学校梨花学堂(即今天的梨花女子大学)就是19世纪80年代期间在闵妃的支持下设立的,电灯、照相等西方科技成果也于这一时期被引进朝鲜。闵妃还创设育英公院和练武公院,聘请美国人为教师和军事教官,在推进渐进式的近代化改革的同时又抵制了清朝的影响。

  受制日本蛰服待机

  甲申政变后,日本对朝鲜的侵略变成以经济掠夺为主,为此,加剧了朝鲜人民的贫穷,激化了朝鲜社会矛盾。而闵妃集团依然骄奢淫逸,铺张浪费,卖官鬻爵,不思进取。最终引发了朝鲜历史上的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东学党起义。

  闵妃集团面对声势浩大的东学党农民起义十分恐惧又无力镇压,再加上当时风传大院君与东学党相勾结,里应外合推翻朝廷,闵妃集团更加惴惴不安,闵妃集团的第二次垮台。遂又一次向清廷求援,请求镇压农民军以维护自己的统治。

  而日本已连续在壬午兵变和甲申政变中吃了败仗,丢尽了脸面,于是蓄谋已久,准备与清朝在朝鲜决一死战,以实现其称霸的野心。这一次东学党起义,正好给日本以可乘之机。日本不请自来,以保护侨民和使馆为借口陆续派海陆军队一万多人抵达朝鲜,形成与驻朝清军对峙的紧张状态。为了找到借口,日本竟突然宣布协助朝鲜改革内政,这自然遭到闵妃集团把持的朝鲜政府以及清朝政府的拒绝。

  于是,日本决定扫除闵妃集团政府,高宗三十一年(1894年)六月二十一日,日军突然袭击景福宫,挟持高宗,强迫其归政于大院君。这样大院君在日本人的扶持下,第三次上台摄政。闵妃集团再次倒台。另一方面日本则指使大院君政权断绝与清朝的关系,将朝鲜强行拉入日本阵营。于是两天后,即7月25日,日本在丰岛海面袭击清军运兵船,挑起了甲午中日战争。

  这次事变是闵妃面临的又一次重大危机,她本人甚至有被废位的危险,但因日本公使馆不同意而作罢。闵妃不得不放弃权力,在大院君面前垂泪认罪,表示一心改过,请求能作为国王的内助,保住她的王妃宝座。大院君又一次与闵妃达成妥协,没有追究她,闵妃也在深宫安静蛰居了一阵子。但还在伺机再次奋起,在“恢复君权”的名义下夺回政权。

  当时朝鲜政界虽然表面上是由大院君为首的亲日势力主导,进行所谓“甲午更张”,但内部隐藏着很大矛盾,尤其是在甲午战争后,曾参与甲申政变的开化党人朴泳孝归国,更是加剧朝鲜政坛的争斗。此时的朝鲜政府大致分为三派:大院君派、金弘集派和朴泳孝派,其中日本最属意朴泳孝而反感大院君。

  因为大院君与日本貌合神离,甚至秘密联络平壤清军驱逐日军,之后日本发现了大院君在平壤战役中向清军传递情报的信件,与大院君关系紧张。闵妃用国王高宗单独任命4名协办受到日本公使坚决反对后,遂采取迂回战术,各个击破。放弃在甲申政变中与开化党的仇恨,支持朴泳孝对付大院君,并同意任命朴泳孝为内部大臣,作为内阁的二把手,闵妃藉此赢得了日本人的好感,导致大院君被日本公使废掉。排斥了大院君势力后,闵妃又利用朴泳孝势力去排挤金弘集一派,终于使内阁总理大臣金弘集于高宗三十二年(1895)五月下台。

  联合欧美惨遭杀害

  在亲日派内部的争斗中,闵妃不仅坐山观虎斗,而且不忘培植自己的势力。因为当时闵妃的势力或流放或逃亡,所以闵妃想借助欧美势力。当时俄国驻朝公使韦贝尔一直与闵妃有着不错的关系,其夫人时常出入王宫,而其妹孙泽是一朵交际花,与闵妃交好,在闵妃的支持下,她于1894年在汉城成立了贞洞俱乐部,后称孙泽宾馆,成为西方各国驻朝外交官的会所,也是闵妃秘密外交的基地,以谋求朝鲜的中立化。闵妃时常在宫中举行西式宴会,联络欧美势力,以此与日本抗衡。亲俄、亲美的大臣亦时常出入贞洞俱乐部,他们逐渐凝聚在闵妃的羽翼下,被称为“贞洞派”,成为闵妃从亲日派手中夺回政权的力量。闵妃开始重新恢复势力,但这也致使她遭遇杀身之祸。

  甲午战争大清朝惨败,并在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4月在《马关条约》中放弃了对朝鲜的宗主权,承认朝鲜独立。接着,俄国联合法国、德国迫使日本归还辽东半岛于中国的“三国干涉还辽”事件。闵妃见俄罗斯与日本势不两立,便倒向俄国一方,成功利用了贞洞俱乐部等组织扩大了俄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在朝鲜的势力,对日本进一步构成威胁。闵妃与俄国迅速联合,使亲日派与闵妃的矛盾激化,也让日本明白了闵妃的野心。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闰五月,亲日派谋杀闵妃不成败露,闵妃则发动宫廷政变,解散了亲日内阁。至此,贞洞派正式上台。

  随着闵妃第三次掌握政权,日本甲午以来苦心经营的亲日政权彻底垮塌,心中十分不甘,但起初日本并不想除掉闵妃。而是采取了怀柔政策。闵妃似乎也缓和了对日本的态度,为此日本甚至打算赠与300万日元给朝鲜王室,作为政治献金。但是闵妃心里并不买日本的账,尤其是在日本的300万元成了空头支票后,闵妃在亲俄排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她极力排斥亲日派,使朝鲜国内的亲日派人人自危。并计划解散由日本人训练的朝鲜部队训练队,这成为日本杀害闵妃的导火线。高宗三十二年(1895年)八月二十日(10月8日)凌晨,日本陆军、浪人、400多名日军守备队和800名朝鲜训练队冲进景福宫,把化装成宫女躲藏在坤宁阁的闵妃,轮奸后杀害。历史称此次事件为“乙未事变”。为了销毁罪证,日本人在当天清晨将闵妃的尸体用汽油焚烧,并把骨灰丢进了池塘里。

  虽然日本人极力掩盖乙未事变的事实真相,并制造成朝鲜内部矛盾激化而发生政变的假象,说是大院君雇佣日本浪人杀害了闵妃,想以此摆脱罪名,让日本人没想到的是,日军杀害闵妃的全过程,被当时在宫中的美国军事教官戴伊和俄罗斯技师士巴津亲眼所见。这让在汉城的各国公使对日本的行为哗然,并强烈抗议。日本政府迫于国际舆论压力,不得不将一直隐瞒的闵妃死讯公诸于众。

  高宗下令将闵妃复位,并于建阳二年(1897年)1月定谥号为“文成王后”,3月又改为“明成王后”,取谥法中“照临四方曰明”、“礼乐明具曰成”。光武元年(1897年)10月12日,高宗称皇帝,建国号为“大韩帝国”。闵妃也被追封为皇后,史称“明成皇后”,1921年加谥“孝慈元圣正化合天洪功诚德齐徽烈穆明成太皇后”。高宗还在光武元年(1897年)11月21日为她举行了盛大的国葬,为其修建了规模宏大的洪陵以厚葬之。高宗非常思念明成皇后,此后十多年间,尽管有纯献皇贵妃受宠,然而高宗再也没立过皇后。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