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寂静战场”上走出来的特殊将军——李克农的对敌斗争艺术

文史精华 2016-08-20 10:52 评论数:

从“寂静战场”上走出来的特殊将军——李克农的对敌斗争艺术

中国成立后,没有带过兵、打过仗的李克农被授予上将军衔,成为一名从“寂静战场”上走出来的特殊将军,并获得了红色“特工王”美名。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1962年,美国情报局获悉李克农去世的消息后,欣喜若狂,宣布休假三天,庆贺一位强有力的对手消失了。李克农长期战斗在隐蔽战线上,是什么使他得到了毛泽东的赞赏,又是什么使他给对手以强烈刺激呢?关键在于他具有高超的对敌斗争艺术。

斗智斗勇,以敌制敌,气煞皖军总司令

李克农少年时期就读于安徽辛亥革命运动的策源地芜湖,自幼目睹帝国列强的侵略行径,受到进步的教育和熏陶,萌发了反帝反封建、改造中国的革命思想。1926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党组织交给他的任务是团结各革命阶层,壮大组织,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入党不久,李克农被安排出任国民党芜湖市党部宣传部长。他利用国共合作的合法身份创办民生中学,以此为基地,大力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影响群众,与安徽大军阀陈调元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

皖军总司令陈调元,生性凶恶,恃强霸道,大肆掠夺民脂民膏,成为安徽一大祸害,李克农决定给陈调元点颜色。1927年4月6日上午,整个芜湖所有学校的学生在民生中学的带领下高举彩旗涌上街头,一边贴标语一边呼口号“打倒绑匪陈调元”、“打倒十恶不赦的陈调元狼狗”。一群高年级的学生还别出心裁地抬了一副棺材,棺材里面装着一个写有“陈调元”3个大字的纸人,特意让纸人从棺材盖内面伸出一只黑瘦的长手,手中抓着一把纸钱(其意是“死要抓钱”)。民生中学的师生们则抬了一块大黑板,上面用白粉笔字写出了陈调元到芜湖抢劫的财产统计数字,围观者人山人海,把一向不可一世的陈调元吓成了一个缩头乌龟,气得发吼,欲派兵镇压又考虑到怕惹众怒,只好假装善意的找到了李克农求和。但李克农早已识破他的诡计,做好应对更加残酷斗争的准备。果然,学生一退,陈调元就对他们下了毒手。在蒋介石“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走一个”向共产党人举起屠刀之时,陈调元充当急先锋,从各个渠道对李克农等布下了天罗地网。李克农等人沉着应战,乘小舟深夜悄悄从芜湖的芦苇中逃到到江北隐藏下来。没过几天,敌人寻到李克农等人的踪迹,密谋策划定于4月20日晚上派一个中队的人到江北围捕。李克农在敌人到达前一个多小时得到了情报,再次脱离危险。为了“借狗咬狗”,李克农有意托人四处散说这次脱险全是陈司令开的恩。此讯很快传入蒋介石耳中,蒋信以为真,气愤已极,大骂陈调元,这下子吓坏了陈调元,他知道蒋介石的脾气,只好拿出重金求人诉说苦情。此事使陈调元的元气大伤,吃了这个哑巴亏,虽然保住了乌纱帽,但花费了他多年的积蓄。

略施小计,沉着果断,巧得“通灵宝玉”

1929 年,国民党特务组织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招聘广播新闻编辑的名义,扩大其特务组织。李克农根据中央指示,以公开应试的方式打入内部。不久,李克农升任特务股股长,成为特务组织头目徐恩曾的亲信,掌管着全国的无线电报务员。从此,李克农与钱壮飞、胡底组成了中共情报史上著名的“龙潭三杰”。徐恩曾对李克农等3人很信任,但在一个关键问题上徐恩曾还是留了一手——这就是被徐恩曾视为“通灵宝玉”的密码本。这个密码本专供国民党高级官员相互通报使用,处于极端的保密状态,除了徐恩曾自己和他的几个心腹亲信,任何人都不能够接触到。徐恩曾将其看成至宝,每次外出都随身携带,从不示人。如果能够搞到这个密码本,就能获知国民党的核心机密。李克农分析:徐恩曾的致命弱点是腐化堕落,好色喜嫖,于是就定下一个计策。一次,徐恩曾到上海开会,李克农趁机向他宣传,哪儿哪儿有漂亮姑娘。徐恩曾一听就动心了,马上要去。李克农见状,指着他上衣兜里的密码本说:“不行!不行!你带这个怎么行?”一向诡秘的徐恩曾觉得李克农的话有道理,于是掏出密码本交给李克农保管,并嘱其小心提防。徐恩曾走后,李克农立即将密码本复制收藏。就是用这个复制的密码本,在关键时刻破译了国民党的绝密情报,保卫了中共中央的安全。

1931年4月25日深夜,李克农被一阵轻而急促的叫门声惊醒,打开房门,只见钱壮飞的女婿刘杞夫正神情紧张地站在门口。刘杞夫带来一封钱壮飞的密信,李克农已经预感到有大事发生了,但看完信还是大吃一惊,事态要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钱壮飞用那个复制的密码本破译一份写有“徐恩曾亲译”的绝密电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投敌!”这直接关系到中共中央的安危,需要尽快与党中央取得联系,不能耽误。可这天并不是与陈赓接头的日子。李克农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当机立断,在夜幕的掩护下,他千方百计,终于找到了陈赓。从而使中央机关、江苏省委机关、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机关全部及时地转移到新的秘密地点。如果没有李克农等人,一场空前的大灾难将很难避免,这对党中央的损失将是无法估量的。

真戏假做,反客为主,牵着蒋介石鼻子走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出人意料地于1945年8月14日,给毛泽东亲发电报邀请赴重庆共商国事。毛泽东将蒋介石来电的事告诉了李克农,并征询他的看法。李克农认为这明显是蒋介石玩弄的一个花招,并判断这是一个和平阴谋。毛泽东赞同李克农的看法,暂时不去理睬。国民党在延安派驻了一个联络站,负责电台的是国民党特务周励武、罗伯伦,李克农早就将其视为监视重点。根据对国民党的了解,李克农判定蒋介石电邀毛泽东赴渝的同时,一定会密令他们加紧活动,收集延安方面的情报。因此李克农命令加强对周励武、罗伯伦的监视。8月15日晚,李克农从情报系统获悉:重庆各报已被告知,16日一早要全文公布蒋14日电。李克农立即将此最新动态告诉毛泽东。毛泽东听后说:“蒋介石见我沉默,便展开了舆论攻势,我起草文电回复蒋介石。”李克农说:“国民党联络站已得到蒋介石的密令, 命其搜寻你的动向。周励武已多次提出面见你,均被我婉拒。我们能否利用周励武、罗伯伦二人, 一方面搜询蒋介石的意图;另一方面‘协助’我们做一些工作呢?”毛泽东答应说:“好嘛,明天我要亲自接见他们,明确告诉他们,我暂时没有打算去重庆,让他们也给蒋介石多做工作。蒋介石不相信我们,还是很信任他们的。”8月16日,毛泽东依计提笔起草了致蒋介石的复电,回避了是否去渝这一关键问题。明眼人一看便知:毛泽东并未表示要去重庆与之谈判。发电过后,毛泽东又依计在枣园接见了周励武、罗伯伦二人,明确表示不准备去渝。受毛泽东接见后,周励武急忙赶回住处向重庆发报。蒋介石受到毛泽东的回信和周励武的密电后,断定毛泽东没有胆量赴重庆谈判,这样就可以把不愿和谈的罪责嫁祸于共产党。于是,蒋介石于20、23日接连发来第二、三封邀请电。毛泽东也根据与李克农等商量的计策回复蒋介石,同时,每次毛泽东都接见周励武、罗伯伦二人,使其屡屡密电重庆,加深蒋介石对毛泽东不会赴渝的肯定。

8月24日,重庆《新华日报》公开发文,以张学良、杨虎城被扣,叶挺、廖承志被关的事实为根据,揭露蒋介石是一个不可靠的人,指出毛泽东迟迟不来重庆和谈的责任全在蒋介石身上,使蒋介石在人格和道义上顿时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困境。蒋介石见报后恼羞不堪,为了不给毛泽东“安全不保”、“特务横行”的口实,他在重庆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毛泽东来渝,绝对保证毛泽东的安全。同时召见戴笠,严令其管束部下,不准有任何举动,否则严惩不贷。蒋介石又令宪兵司令张镇维护重庆治安,如有违抗者,先斩后奏。在获悉了上述动态后,李克农判定蒋介石一时绝不会加害毛泽东,立即向毛泽东做了相应汇报。为了在这场 “和平”斗争中变被动为主动,戳穿蒋介石的和谈骗局,毛泽东经过反复考虑,决定亲赴重庆谈判。

将计就计, 以假乱真,戏耍国民党特务

1946年1月,在美国总统杜鲁门派遣的“特使”陆军上将马歇尔的参与下,国共双方经过协商,达成了《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办法的协议》。根据双方协议,在北平成立军事协调处执行部,负责调处国共双方军事冲突,监督双方执行停战令。时任中共中央情报部副部长的李克农随中共代表团赴北平,任代表团秘书长。李克农与机要、电台的同志住在翠明庄。翠明庄内的工作人员大都是由国民党特务充任的,中共代表团的行动基本是在国民党特务的监视和控制之中。随着军调处工作的逐步开展,中共代表团与中央和各根据地的电讯联系大大加强,但国民党特务的监控,给电台和机要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情报工作成为国民党特务破坏的重点,也是共产党方面工作的难点。对于特务的监视,李克农采取了一系列的防范措施:一是将电台和机要科集中在翠明庄的南楼,专人把守,不准闲杂人员进入;二是要求所有工作人员一律自己料理生活,不允许饭店的“服务员”擅自进入楼内。“服务员”无法进入,可并不甘心,总是找借口想方设法进楼窥探。李克农命令:跟踪严防。于是,当这些不速之客进入大楼时,无论走到哪里,总有专人跟随,使他们无法自由活动。为了能从中共代表团驻地搞到情报,“服务员”打扫房间、取换衣服、倒字纸篓都非常勤快,指望着能从换洗的衣服口袋和字纸篓中找到片纸只字。李克农知道国民党特务的这些小伎俩后,幽默地告诉大家,可以略施小技,戏弄他们一番,例如用小纸片随便写个数字或像是人名的字样,放在衬衣口袋里,故意让“服务员”找到。李克农自己也时常在一些纸片上写写划划,然后把纸撕成小块扔到字纸篓里。李克农笑着说:“这些国民党特务,既然对这方面有兴趣,就让他们拿了去慢慢研究好了,反正他们呆着也没事干。”

精心策划,周密布置,与毛人凤斗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败逃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接替戴笠出任局长,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定了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随后,毛人凤命令潜伏在大陆东北的国民党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 采取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是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破坏长春14号铁路桥,在哈尔滨车站埋下定时炸弹;第二套方案是利用潜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南池子的“万能潜伏台”进行指挥,伺机而动。

与此同时,在北京中央社会部的会议室里,李克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具体研究破获“万能潜伏台”的问题并布置了具体方案。所谓‘万能潜伏台’就是敌台台长、报务、情报、译电四职为一身的计兆祥。原来提出将敌人一网打尽,从实际情况看只捕计兆祥一人。经过努力,曹纯之搜出了计兆祥藏在倒贴于屋子天花板上的一张圆形的《牡丹图》后面的美制电台一部、手枪一支、一沓情报底稿和书写在《古文观止》上的密码等罪证。李克农视察了现场,对双眼呆滞,脸色蜡黄的计兆祥说:“不要怕,我今天来,是看你计兆祥发报技术的”。于是李克农让计兆祥用这部电台,用原来的手法给毛人凤发了一份特殊的电报“毛人凤先生:被你们反复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祥束手被擒。今后,贵局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告诉你,给你讲话的是李克农。你们现在“寄人篱下”,好景不长。你若率部来归, 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们安全。告诉你,发报的报务员就是计兆祥”。

在台北的毛人凤震惊地拿过译文,不相信地看了两遍, 气得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 老奸巨滑的毛人凤并没有绝望, 因为他手中还有“东北技术纵队”这张王牌。他立刻让电报员回电:“李克农你走着瞧吧,看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时隔不久的一个夜晚,一架无国籍标志的飞机低低地盘旋于离哈尔滨不远的山林里,两只降落伞从飞机中悄悄落下,降落伞一落地,埋伏在地面的我方监视人员立刻逮捕了两名特务。根据从计兆祥处截获的电讯情报证实:此二人就是毛人凤派来的领导东北技术纵队进行暗杀活动的特派员。他们供认: 将于次日上午在哈尔滨松花江饭店与东北技术纵队接头,并代表国民党保密局给有关人员颁发委任状,将奖励反共有功人员。翌日清晨,在松花江饭店一个高级客房里,毛人凤的特派员张大平和于冠群与东北技术纵队司令员马耐接上了头。不过,这个“张大平”已经不是原来的张大平了,他是由我方情报人员假冒的。寒暄几句后,东北技术纵队的负责人马耐交出了 170 人的花名册,以备“张大平”按名单向毛人凤邀功请赏。毛人凤的另一张“王牌”就这样悉数败在李克农的手中。

随机应变,出奇制胜,板门店幕后指挥折服美国佬

朝鲜战争,美国人被迫在板门店坐下来谈判,但又不甘心,假谈真打。毛泽东在考虑中国参加谈判班子人选时,首先想到了李克农。谈判班子分为一、二、三线。李克农隐居二线,掌握全盘,直接与毛泽东、周恩来和金日成电文往返。当谈到交换战俘问题时,轮值主持会议的美方代表拿出了频频休会以外的另一种施加压力的战术:当我方代表据理驳斥对方的荒谬观点时,对方代表竟拒不发言。谈判陷入僵局,双方都在等待对方开口,空气仿佛凝滞了。沉默,沉默,再沉默……这是一种高度紧张的精神战,一场意志、毅力、忍耐力、克制力的对抗。一线谈判代表柴成文离开会场向李克农请示怎么办?李克农此时也在默坐沉思,他在一张纸上写了3个字:“坐下去”。纸条在中朝代表手中默默地传递。代表团成员们心里亮堂了,烦躁不安的情绪为之一扫,一个个挺直腰板,稳坐不动。沉默持续了132 分钟。美国人顶不住了,宣布休会。相对无言的132分钟,恐怕创下了谈判史上沉默最长的纪录。轮到中朝代表主持会谈。李克农针对美方的频频休会,出其不意,以快制胜。双方代表刚刚落座,又马上宣布休会,只用了25秒,弄得美国人不知所措。拖,是谈判中的技巧;快,也是一种谈判技巧。李克农对此两种方法,运用得出神入化,弄得美国人自叹弗如,不由地深深敬畏李克农的胆识与机敏。当进入签字阶段时,为了避免对方可能搞破坏活动,李克农提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即双方司令官不到现场签字,停战协定由双方首席谈判代表签字后立即生效,然后各自向自己的司令官送签并互换文本。这一创意得到了朝中两国最高决策层的首肯,美方对这种条约签字形式上的巧妙作法也欣然接受。从而保证了《朝鲜停战协定》签订仪式的顺利进行。

相关标签:
中共中央 皇姑屯事件 美国总统 中华人民共和国 朝鲜战争 朝鲜停战协定 共产党人 统计数字 人山人海 龙潭三杰 辛亥革命 中国共产党 新华日报 抗战胜利 共产国际 中央政治局 千方百计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