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许世友杀红了眼,陈毅:打掉一千补一千,打掉两千补两千

2020-02-17 14:01 评论数:

  整七十四师被围后,华野立即调整部署,以五个纵队围歼整七十四师,四个纵队担任阻援。第九纵队编组在主攻集团中。各纵队的攻击方向是:第九纵队由东北方向,第四纵队由北,第一纵队由西,第六纵队由南,第八纵队由东。

陈毅:打掉一千补一千,打掉两千补两千" alt="孟良崮,许世友杀红了眼,陈毅:打掉一千补一千,打掉两千补两千" />孟良崮战役,网络图

  5月14日,我全线发起对孟良崮的总攻击。在猛烈的炮火轰击下,整个山地硝烟弥漫,山石乱飞。由于敌人密集拥挤,我军一颗炮弹落地开花,弹片夹杂着炸起的石片,一弹成多弹,敌人往往死伤一片。第九纵队当日攻占牧虎山、大老峪、西山一线,击溃敌人三次反击。入夜,被围之敌纷纷生火做饭,满山望去,星星点点,火光闪烁。

  许世友命令炮兵见火光就打,一顿炮火过后,整个山头一片漆黑,呈现死一般的沉寂。我各部不待敌人喘息,连夜攻击。15日上午11时,第九纵队二十六师攻占敌主力扼守的要点雕窝峰。敌人疯狂反扑,指战员前仆后继,勇猛突击,与敌人在山头展开激烈的争夺战,几上几下,最终打跨了敌人的进攻。

  连日天晴,只见几缕浮云,没有一滴雨水。敌人粮尽水绝,饥渴难挨。在第九纵队控制的野猫圩沟,有一眼山泉,敌人在机关枪、迫击炮的掩护下,发起集团冲锋,与我争夺水泉。许世友组织二十五师七十二团打垮敌人二十多次冲锋。敌人在野猫圩沟留下了大片死尸,却没有得到一滴甘泉。被围困的敌人万般饥渴,有的饮马血、吞马肉,有的连马尿、人尿也喝。

  5月16日,战斗进至白热化阶段。许世友带着指挥所,随部队进展靠前指挥。中午,许世友在望远镜中看到包围圈里最后几个山头,敌人在反复突击中伤亡很重,龟缩于狭小山地之中,人马混成一团,互相践踏。在督战部队的威逼下,成群的敌人拼死向我军反扑过来,妄图杀开一道缺口,夺路而逃。许世友马上命令二十五师同二十六师合力攻击,奋勇冲杀,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堵住了缺口。

孟良崮,许世友杀红了眼,陈毅:打掉一千补一千,打掉两千补两千

这时,陈毅给许世友打来电话,询问第九纵队进展情况,并说,打援、阻援的部队打得很艰苦,很顽强。现在敌各路援兵已节节逼近。他郑重地说:"聚歼整七十四师,成败在此一举!我们能争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的情况怎么样?能不能把孟良崮拿下来?"

许世友立即回答:"现在已经打成这个样子,还能让敌人跑了吗?我手头还有一个师的预备队没有用上,整七十四师不要想从我这里跑掉一个人!通通打光,彻底消灭!"陈毅以他特有的洪亮嗓门说:"好!现在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孟良崮拿下来。你们打掉一千,我给你们补一千;打掉两千,我给你们补两千。谁打下孟良崮,谁就是战斗英雄!"

陈毅兴奋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这个许世友真不简单,仗打到这种程度,他手中还有一个师的张灵甫的确插翅难飞了!许世友放下电话,认为最后突击的时机已经到来,当即将陈毅的指示传达下去,命令各部调整加强战斗组织,抽调机关人员补充战斗部队,并将所有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各部不断从电话中汇报战况。

  许世友对二十五师师长肖镜海说:"你们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带头冲!还有,别忘了大炮上刺刀。"干部们身先士卒,给战士们极大鼓舞和力量。16日中午,第九纵队和兄弟部队攻占雕窝、芦山,整七十四师主阵地全部丟失,下午继续扫除残余,下午3点,第九纵队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将红旗插上了孟良崮主峰。

  整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被击毙。号称"硬核桃"的整七十四师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