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土匪覃国卿有多凶残,为何建国后,花了十多年才剿灭他

2020-03-26 17:07 评论数:

  民国时期,由于是从封建王朝向共和体制转型,新的体制尚不健全,各地军阀横征暴敛,忙于争夺地盘。再加上外敌环伺,时局动荡,被盘剥的百姓无以为生。因此,有时候做土匪,便成了唯一的出路。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消灭为害一方的土匪,政府曾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但是有个土匪,一直到1965年才把他剿灭。他也成了新中国最后一个被剿灭的土匪。这个土匪是谁,新中国剿灭他,为何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呢?

(影视中的土匪)

  这个土匪叫覃国卿,是湖南张家界人。

  覃国卿生于1919年,他的父亲是大庸县青安坪的一大恶霸。

  覃国卿自幼顽劣异常,他年幼时便偷鸡摸狗,无法无天。年长后愈发狠毒凶残,行事做派上,比他老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让覃国卿的父亲颇为得意,认为这个儿子长大后,必会称霸一方。

  而被覃国卿祸害的乡民则视他为乡野大患。由于他生得身杆细长,再加上幼年出过天花,留下一脸的麻子,因此大家暗地里叫他“卿杆子”或者“卿麻子”。

  1934年,红军长征经过张家界一带,贺龙率领的军队攻克大庸等地,将境内的残余武装全部剿灭。随后将地主恶霸强占的田地,分给了一无所有的乡民。

  在这次围剿中,覃国卿的父亲由于恶贯满盈,被红军处决。

  家中出了变故,覃国卿的母亲干脆抛下他,另嫁他人。

  这样,15岁的覃国卿,不仅失去了父母,还落得无家可归。这仇这恨,他算到了红军的头上。

  在游荡了一年后,覃国卿投奔了在义安乡民团当队副的堂叔。

  覃国卿有个很大的志向,就是有一天,自己也拉起一支武装队伍来,好报杀父之仇。

  所以,他在民团里苦练枪法,很快成了远近闻名的神枪手。

  同时,覃国卿为了以后做大做强,还特别重视拉拢才人,在民团里结拜了不少兄弟。

  覃国卿这个人还特别好色。

  他的堂叔50多岁,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堂婶,他对堂婶的姿色很是垂涎,于是待时机成熟,他便杀了堂叔,霸占了堂婶,并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自封为队长。

  手上有枪,又有几十号愿意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覃国卿的土匪本色就暴露出来了。

  本来,做土匪都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规矩。但覃国卿这个人心狠手辣,他不仅在义安乡一带明抢暗掳,还四处为恶,杀人如麻。

  不光如此,十里八乡的妇女,也成了他奸淫的对象。当地人对他恨之入骨,却又奈何他不得。

  覃国卿靠杀人越货,贩卖烟土等,挣了一份不小的家业。同时,他在做土匪的过程中,又吸纳了不少流氓地痞,队伍一度扩充到百余人之多。

(影视中的女土匪)

  有一次,覃国卿在桑植县抢劫一支十几人的送亲队伍。

  在打死新郎后,覃国卿掀开花轿的帘子,一把拉下新娘头上的红盖头,发现居然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禁喜出望外。

  这个新娘就是田玉莲。

  田玉莲在县里读过中学,识文断字,又生得俊俏。但是婚姻并不由自己作主,被家里强嫁给了一个她不满意的人。

  覃国卿把她掳上山做压寨夫人后,给她穿金戴银,让她生活富足。时间一长,她竟离不开覃国卿了。

  田玉莲并不安心做压寨夫人,她在覃国卿的影响下,很快学会了骑马和射击。

  此后,在覃国卿的土匪队伍中,又多了一员红衣女匪。她杀起人来,和覃国卿一样,眉头都不皱一下。有时候抢劫村庄,屠村更是常事。

  解放前夕,已成溃兵之态的国军,许重利招安覃国卿,把他封为司令,并让他率领土匪队伍对抗解放军。

  不过,随着国军的退败,覃国卿只得再次做回了土匪。

  解放后,对于各地的残匪,政府非常重视,组织了强大的军事武装进行围剿。

  很快剿匪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人民的生产和安全都得到了极大的保障。

(解放初期剿匪旧照)

  然而,青安坪一带,本就地形复杂,又山高林密。覃国卿利用这天然的地形,数次逃脱围剿。

  这样一来,覃国卿愈发嚣张,他到处杀人放火,公然威胁当地乡民,谁要是敢去举报,他就灭谁九族。

  1950年3月,覃国卿探得解放军141师有一个班在田角村驻扎,于是率领300多土匪突袭了田角村,枪杀了12名解放军。另外,他还在临走时,将村子掳掠一空,烧毁房屋40余所。

  同年5月,政府为了缓解乡民春饥的问题,从别的省调了5船粮食过来。结果在澧水遭到覃国卿的抢劫,船上13名解放军和8名船工无一生还。

  对于覃国卿的嚣张,省军区非常重视,于是加派兵力围剿覃国卿。

  然而,由于地形复杂,山中有洞,洞中有山,又都是深山高岭,所以围剿一度遇阻。不过,在多次围剿中,覃国卿的队伍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最后只剩下覃国卿和田玉莲逃之夭夭。

  此后,解放军在山里曾多次寻找覃国卿的踪迹,但始终没能发现他。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认为覃国卿一定是带着田玉莲逃到了别的地方,甚至有人说,覃国卿和田玉莲已经跑到台湾去了。

  转眼到了1965年,时隔上次抓捕覃国卿,已经过去了15年。

  但是这年,有乡民反映,他看到覃国卿到代销社买电池。

  就在这条消息反映不久,又有两个少年说他们在山上被一男一女绑架了。后来他们在随那一男一女转移的时候,走到一个地势险隘的地方,他们趁机滚下山去,才算逃过一劫。

  地方政府在掌握消息后,立刻判定,这正是抓捕了十几年而不得的土匪覃国卿和田玉莲,于是立刻上报军分区。

  军分区再次成立剿匪指挥部,并联合当地公安、民兵共同剿匪。同时还在各乡各村设立情报点,发动全民抓捕覃国卿。

(剿匪干部在走访)

  覃国卿和田玉莲在山里已经过了多年,他们不断变换山洞,以躲避追踪。为了生活,覃国卿隔三岔五会下山一趟,去弄些食物上山。

  在搜山的过程中,民兵排长余世德嗅到一股臭味,很快他发现一处人拉的粪便,这让他觉得很蹊跷。

  因为当时粪便是很可贵的东西,乡民一般不舍得将之抛在外面,所以他就在粪便周围转了一圈。

  随后,他发现在粪便不远处的山岩上的刺丛边,有不少脚印,之后那些脚印就消失在了刺丛中。

  于是,余世德搬开了刺丛,悄悄爬上山岩。果然不出所料,他看到在山岩下,坐着衣衫褴褛的覃国卿和田玉莲。

  就在余世德转身想回去报告的时候,覃国卿听到了响动,并向他开了一枪。

  好在,余世德反应快,他抱头滚下了山岩,子弹擦着他的耳边飞过。

  这可是覃国卿第一次失手。

  在得到余世德的报告后,解放军联合当地公安和民兵约7000余人,对覃国卿所在的山头进行层层包围。

(网络配图)

  覃国卿本想带田玉莲突围,但是此时田玉莲行动不便。

  无奈之下,覃国卿只得背着田玉莲钻进了洞口隐秘的缸钵洞,打算先在洞中躲一躲,待晚上再见机行事。

  很快,搜山的解放军搜到了缸钵洞一带。由于洞口茅草很深,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个山洞。

  然而,就在此时,有个解放军听到不远处有响动,于是他警惕地抬起头来,说了一声:“有声音。”

  近在咫尺的覃国卿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情急之下抠动了手枪,解放军闻声而倒。

  枪声引来了更多的解放军。大家紧紧围住缸钵洞,并对洞中大声喊话,要他们投降。

  但覃国卿却根本不予理睬,反而还就对着向他喊话的解放军,接连放了几枪。

  这下,愤怒的军民立刻掏枪还击。

  但是,缸钵洞口太小,子弹根本没办法射进去。

  最后,在司令员的命令下,解放军向洞中扔了手榴弹。

  随着手榴弹的爆炸,覃国卿当场毙命,侥幸没被炸死的田玉莲则被活捉,最后经过公审大会判处死刑。

  (参考史料:《新中国剿匪反特大纪实》等)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