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川战役,彭总厚葬刘戡,白布缠尸、掩埋成墓,并用广播告知家属

2020-03-26 17:14 评论数:

  1948年3月1日上午9时,野战军司令部进至圪背岭,彭德怀司令员向部队发出总攻击的命令。刹那间,枪声、炮声、喊杀声惊天动地。1纵由西向东,2纵由南向北,4纵由北向南,6纵(欠两个团)由东南向西北,3纵独5旅由东北向西南,五路合围向敌人席卷过去。敌人拚竭全力,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弹雨中,率先向敌军指挥所冲杀的714团任世鸿团长中弹牺牲,战士们激愤地高喊:"活捉刘戡!"扑向敌人。

彭德怀

  战至下午5时许,围城打援计划实现,来援的敌整编第29军全军覆没。

  血色黄昏中,彭总拄根木棍,登上前线一座山梁。雪后初晴,稀疏的树枝上冰雪晶莹。彭总注目眺望硝烟弥漫的群山,心中充满胜利的喜悦,情不自禁地挥木为鞭,唱起京戏:"一马离了西凉界……"

  下面,该轮到宜川了。

宜川战役

  3月2日,3纵、6纵部队向宜川城发起总攻。

  眼下,刘戡部倾巢增援,全部被歼。延安守敌兵少力单,不敢乱动。胡宗南调回的裴昌会兵团尚在河南潼关以东,远水解不了近渴。宜川完全孤立了,在我重兵包围之中,厄运临头。

刘戡

  晚上,部队夺取内七郎山和风翅山,并杀入宜川城区,与敌展开巷战。

  3月3日拂晓,守敌24旅旅长张汉初见大势已去,从土城里伸出了白旗。

  次日,胡宗南的飞机悄悄飞临瓦子街和宜川城上空,唯见残烟散去,战场上死一般的沉寂。

图中为胡宗南

  宜川战役胜利结束,彭总指挥西北野战军英勇奋战,一举全歼敌整编第29军军部及第27师、90师师部、第24旅、47旅、53旅、61旅、31旅共2.9万余人。瓦子街的几十里山川,敌尸遍野,一片狼藉。

  打扫战场时,在敌29军指挥所附近,发现了一具身体肥胖、个子不大的尸体,头部被炸得血肉模糊,看样子是个用手榴弹自杀的高级军官。接到报告,彭总和赵寿山副司令员赶到现场,让医生把那具尸体上的血水和泥土洗净,再缝合好面部。他和赵副司令员端祥一会儿,又让俘虏军官看了看,证实:该尸体就是敌29军中将军长刘戡。接着,把敌90师中将师长严明的尸体也找到了。

  彭总兴奋地对野战军司令部的同志们说:"抗战初期,我和赵寿山就同刘戡、严明打过交道,没想到十年以后又在这里见面了。"他向部队交代:要把这两具尸体保存好,不能草率处理。

  部队用一丈八尺白布缠了刘戡、严明的尸体,掩埋成墓,立上标牌。

因失败而自杀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左)和被击毙的整编第九十师师长严明(右)

  不久,我陕北新华广播电台,受野战军前线司令部的委托,广播了刘戡自炸身死的消息,并通告其家属亲友说:"遗尸已由本军埋葬于宜川城西羊道村南三里之山地中,你们如果来运尸体,解放区军民必予方便。"

  不久,刘、严家属通过宜川县政府转来一封致谢信,称道我军是"具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仁义之师。"

西北野战军夺取宜川城南制高点凤翅山

  尽管胡宗南非常难堪,但为了安抚部下和死者家属,还是不得不派人把刘戡和严明的尸体运了回去。

  胡宗南痛失刘戡,惊魂未定,忽然蒋介石从南京飞抵西安。他痛定思痛,递上辞呈:有负校长苦心栽培,甘愿撤职查办。蒋介石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即勉:宗南虽愚,忠实可靠。真是可怜的学生,费心的校长!

  宜川,这个胡宗南苦苦支撑的"关中屏障"被彻底摧毁了,西北野战军取得新式整军后的第一个大胜利,战略进攻首战告捷,野战军直指关中。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