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铮铮方先觉,血战保卫衡阳后得世人评价:“贪生怕死”。

2020-04-23 10:53 评论数:

  方先觉,江苏省徐州府萧县人,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在22岁从军,从排长一步步攀升到国民革命军第10军军长,所有军功皆是拼杀而出。当年的抗日战争惨烈到什么地步呢?从方先觉带领残破第10军守卫衡阳的战役,就可以知道,我们来见证一下历史的炮火纷飞。

  序幕:战役前文

  1944年6月21日,蒋介石给第10军军长方先觉打了一个电话:“我现在赋予你守备衡阳的重任,你之第10军因为常德战役伤亡过半,装备以及军力没有补充好,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够守住衡阳两个星期;在你军即将守不住的时候,你发密电,我将在48小时内给你解围脱困,是否有信心?”

  方先觉因为在常德保卫战之中支援不力,从而被蒋介石罚撤职留用,见此机会自然不会随意推脱,就言:“第10军将会不惜任何代价,战斗到最后一刻,死守衡阳。”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场战役来的这么凶猛,凶猛到两个人都没有完成自己所说,一切都是那么突然。

  衡阳,处于湘桂铁路和粤汉铁路的交接点,因为地处后方所以一直没有被战火波及,当时的衡阳被人称作“小上海,可见其重要性;一直没有被战火波及的衡阳,为何就突然被日军盯上,一切是因为这通电话不久前,湖南长沙失守了,长沙的地理位置是一个隘口,它的丢失直接威胁到了湖南后方,也就是衡阳。

  没人想到,这场衡阳会战,在以后被人称之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日军惨胜,国军以少战多,将日军重创,最后败但虽尤荣。

  战争开始:疯狂的绞肉机

  1944年6月23日,日军68师团对衡阳发起进攻,这场持续47天的战役,正式拉开了帷幕,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场战役一开始与日军交手的不是第10军,而是别的部队。

  暂54师是第九战区薛岳的核心部队,这支部队是刚刚从长沙战场之上撤下来,薛岳在提到安置问题的时候说过,让暂54师就做做样子跟日军交个手,然后就撤退,薛岳不觉得方先觉能够守住衡阳,不想自己的手下白白去送死。

    想法是好的,但他没想到的是暂54师长饶少伟被方先觉直接扣留下来了,只有一句话:“不许撤,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守城,谁都别想走。”

  方先觉为什么这么“饥渴”,不惜得罪薛岳?因为前面提到过,方先觉的部队因为常德导致伤亡颇大,而且没有补充人员和军械,这就导致第10军是个“残疾人”;除去预10师和第3师还算有完整建制,其余的基本都被打残了,比如190师,就剩下了可怜的1000余人,1000余人也就是一个团的基础配置人口,面对这样的情况,方先觉肯定是要抓住每一根稻草。

  方先觉需要面对的不是普通的日伪军,而是日军第68师和116师,这都是完整的满员师团,配备精良的武器,人数在5万人左右,方先觉就算加上暂54师也就在1万7000余人左右,这场战役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以少打多,1比3的比例何其残酷。

  日军第11军总司令名为横山勇,也是负责这一次进攻衡阳的最高指挥官,他认为一座衡阳的小城,派出两个师团一起进攻,凭借城中的残兵败将,完全是抵挡不住,但在面对第10军的第一天开始,68、116师团就遭受了惨败。

铁骨铮铮方先觉,血战保卫衡阳后得世人评价:“贪生怕死”。

    两个师团进攻衡阳,最后甚至最外围的防御阵地都没有攻下来,进攻的日军在接触的瞬间就被蒸发了近千人,为何?

  方先觉在6月初就进驻了衡阳,然后他下令将整个衡阳修建成了一个巨大的军事堡垒,日军将这个防御工事称之为“方先觉壕”(这里不详解,看图即知)。

“我军既难以接近,也无法攀登,此种伟大之防御工事,实为中日战争以来所初见”--《日本帝国陆军最后决战篇》

  日军是怎么攻进去的,他们是踩着自己队伍的尸体攻进衡阳的,他们把这个防御工事给直接用尸体堆平,最后以人数的优势突破了第一层的方先觉壕,这一步,日军死伤几千人,战场上横尸遍野。

    6月27日,在衡阳城外一座制高点上,这支守军迎来了最后一战斗,守这个阵地的是第10军预10师30团7连,连长张德山,他之前是预10师师长葛先才的传令兵,因为作战悍不畏死所以最后升任到连长。

  27傍晚,张德山打了一个电话给葛优才:“师长,今后再也不能聆听您的教诲了,因为本连所有官兵决定,誓死守住最后阵地,誓与阵地共存亡。”

  葛优才只来得及怒吼“你赶紧撤回主阵地”,还没有说完电话就直接挂了。

  半个小时候,30团团长陈德坒来电:“张德山全连殉国,无一人生还。”

  6月28日,天刚刚亮的时候,守军发现城外阵地枪声开始渐渐没有了,而且都插上了日军的旗帜,这也代表了经过5天的对战,外围防御阵地集体沦陷,日军终于逼近了衡阳城。

   此役,上到阵地军官下到工农伙夫,无一人逃亡,不是战死就是受伤严重被强撤下阵地;自此衡阳城暴露在了日军的眼皮之下,总攻开始了。

  第一次总攻,顽强的守军

  6月28日清晨5点,日军发起了第一次总攻,迎接日军的是满腔怒火的守军,誓死抵抗的守军在第一波就将日军大部队阻击在原地,甚至到7月2日,日军仅仅向前推进不到1公里的距离。

“5时50分,日本军发出支援冲锋射击的信号弹,3个大队的步兵轻重机枪都参加了压制射击,枪声极为猛烈。大大激发了冲锋的情绪。第4中队冲入敌阵的悬崖下,遭到集中投来的手榴弹攻击。爆炸停止,白烟扩散,第4中队全体伏卧不动,想是全部战死了。”--《湖南会战》

  这场第一次总攻,历时5天,日军在城外遭到守军的誓死抵抗,最后伤亡人数在5000余人,并且日军所携带的大批弹药也全部倾斜殆尽,弹药的缺失让日军下令:停止进攻。

  日军每日折损上千人,最后日军弹药给打没了,并且第10军还是以少敌多,可以说这是一场非常经典的守城战役,第10军也彻底名扬全国。

  这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蒋介石说的坚守两个礼拜并没有兑现,因为在7月7日之时蒋介石来电:“务必再行奋勇,固收两个星期,配合外围友军将敌人完全歼灭。”

  方先觉这个时候已经懵了,因为说好是14天的,这都是第15天了,然后还需要坚守两个星期才行,方先觉没有办法,他只能强行撑住,但他知道自己的第10军已经要撑不住了~

  第二次总攻,更加惨烈的“收割机”

  第10军粮食尚有,但搭配粮食的菜都基本空了,部队所有人都只能用盐水泡饭保持不饿肚子,这样的结局就是所有人的眼睛发绿,缺少营养和维生素加上大量的运动,导致士兵苦不堪言。

  7月的衡阳酷暑难耐,在这个时候医疗也开始逐渐紧张,自开战以来,伤兵已经过3000余人了,这3000余人大部分没有办法进行伤口有效的处理,只能利用最基本的盐水清洗伤口,往往清洗过后因为天气热的原因出现发脓和溃烂,随之引发感染死亡。

  7月对于衡阳来说,是格外难熬的一个月,整个战场伴随着受伤士兵的嚎叫,鲜血撒的遍地都是,一片愁云惨淡,最关键的是随着时间来到了7月11日,第二次进攻,开始了~

  这一次总攻,日军开始不顾国际法,使用了毒气,毒气让第10军伤亡惨重,因为无孔不入的毒气就像是蝗虫,所过之处没有一丝生还,都在巨大痛苦中窒息而亡。

      很多机枪手和士兵因为没有防毒面具,所以只能用湿毛巾盖住脸部,然后眼睛处挖出两个孔洞,抵御四面八方的毒气,但这种面对密度超高的毒气根本就没有人,大片士兵纷纷倒下。

  这一次日军的进攻,活生生的将进攻战变成了等待战,张家山阵地就像是张开嘴的巨兽,将所有身在战场的将士一一收割,毫不留情。

  7月14日的时候,日军占领了张家山阵地,日军付出死亡1个大队长、11个中队长以及伤1一个大队长的代价,拿下了张家山阵地,尽管如此,第10军其实已经弹尽粮绝了。

  葛先才哭着打电话给方先觉:“我好不容易带起来的干部,基本都死在阵地上了,人数已经十不存一了,这场战争到底还要多久。”

  在痛苦中坚持,在坚持中寻找生的希望,时间来到了7月19日,横山勇下令停止进攻,第10军凭借着自己的毅力以及顽强,生生的将时间往后拖了4天。

  所谓的支援,不过是装模作样的阳奉阴违,被迫的停战

  在衡阳即将告破的时候,蒋介石有没有派人去支援呢?其实是有的,不单单是有这么简单,可以说是派了非常多。

  在日军对衡阳发起进攻的时候,蒋介石就调遣了第58军、72军、26军、20军、44军、74军、79军、90军、和100军分东西方向支援,但非常可气的是他们的电报被日军破译了,被破译的电报让日军做出了最快的部署,所有来援的部队全部被阻击在原地。

  这些部队只有后加入的62军极度接近衡阳,到达了衡阳火车站附近,但是在与日军交火一会后就被迫撤退,支援失败了,第10军也面临了绝望,因为他们真的弹尽粮绝了~

   城内到处都遍布尸体,尸体身上遍布蛆虫,腐烂的臭味弥漫了整个战场,受伤的士兵没有人医治,医疗用品的紧缺让所有伤兵陷入绝望,希望的曙光已经掐灭,最后还剩下什么?

  8月4日,最后的进攻开始了,横山勇经历了两次的失败,他也开始疯狂了,他把手下的13、58和40师团全部调遣在正面战场,超过11万的兵力像是蚂蚁一样,疯狂的扑向衡阳,衡阳第10军但凡能够直立行走之人,纷纷迎战,赴死...

  8月7日,坚守衡阳已经46天的方先觉给蒋介石发去了一封电报,大概意思是我军已经无力抵挡,愿以一死来报效家国,发完后想要自杀,但是没有成功。

  8月7日下午,衡阳守军各个阵地树起了白旗,方先觉决定,有条件的停战。

  张广宽举着红十字旗,带着方先觉的条件来到了日军驻地谈条件,但日军并没有答应所有,只称:“同意接受停战条件,但是守军需要解除武装,也就是无条件投降。”方先觉最后妥协了,为了剩余上万的伤兵妥协了,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看着遍地尸体,他哭了~

  8月8日上午,侦察机前往衡阳查看情况,在衡阳上空盘旋之后向重庆发去了短短一句话:“衡阳,陷落了。”

  结语:是非对错皆有因

“街上所有的建筑已经不在了,大街上到处散落着来不及收拾的尸体和受伤士兵,在这个燥热的8月份,尸体保存不过几天,大多数的尸体都已经腐烂,来不及掩埋,散落在各处;腐烂的尸体上爬满了蛆虫,让人望之头皮发麻。”--日军记者益井康

  衡阳保卫战,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所有人都尽力了,没有人想过退缩,这本就不是一场投降,这不过是一个停战罢了,但日军方面放出的消息是“第10军投降”。

  1949年,方先觉随之退回台湾,在回到台湾后,对他的苛责和议论开始多了起来,一开始他还会解释,但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开始默然,1983年在无声沉默中去世。

  是非恩怨终究有一个头尾,但这场战役却无法评定方先觉是对是错,如果投降是一种耻辱,那方先觉就是错的;如果保全剩余伤兵是一种光荣,那方先觉就是对的!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