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医生梦中预见40年后中国:强大而繁盛;鲁迅却说他胡说八道

2020-05-14 14:13 评论数:

中国:强大而繁盛;鲁迅却说他胡说八道" alt="晚清医生梦中预见40年后中国:强大而繁盛;鲁迅却说他胡说八道" />

  请教算命先生的人,无意中丧失了自己内心对于即将来临的事情的预感,这种预感要比算命先生的预言要准确一千倍。――沃尔特·本耶明

  晚清时曾有一位叫陆士谔的医生,在他写的一本书中预言了40年后中国的发展变化

  如今看来他的预言不是什么无稽之谈,因为40年后中国的发展变化正如他书中写的那样。

  当时的人都嘲讽陆士谔是酒喝多了胡说八道,就连鲁迅也认为他是在胡说八道。

  但事实证明陆士谔的预言很真实,或许是机缘巧合,或许他就是那个上天注定的圣人。

  医生中的作家,作家中的医生

  陆士谔出生在上海,从小就在上海长大,他从小就对医术很感兴趣,喜欢读各种医术古籍。

  但是由于家境贫寒,十几岁的陆士谔就去了上海一家工厂当学徒。

 只是后来他觉得在这里学不到什么东西,就打算回家另谋出路。

  后来父亲的朋友看他很喜欢医术,就把他介绍给当时很有名的一个医生,让陆士谔跟着他学医。

  这让陆士谔很高兴,因为学医济世救人是他最大的梦想。

  跟着名医学习了几年后陆士谔就开始自立门户,在上海一带行医救人。

  刚开始他也遇到了很多麻烦,由于他年纪尚轻,很多人认为他的医术不够精湛,不敢请他看病。

  这让陆士谔感到很苦恼,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证明自己的实力。

  后来有一名富商得了一个不知名的疑难杂症,他请遍了天下所有的名医,但没有人能看好他的病。

  每个医生看了之后都摇着头离开了。

  后来富商就请了陆士谔来给他看病,其实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陆士谔竟然医好了他的疑难杂症,这让富商喜出望外。

  其实陆士谔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位富商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

  陆士谔也因此赚了很大一笔钱,他还被评为“上海十大名医。

  此后的陆士谔走上了他人生的巅峰,请他看病的人数不胜数。

  除了济世救人之外,陆士谔还是一个很有名的小说作家。

  他写过很多有名的小说,像《新上海》、《新水浒》、《新中国》都是陆士谔很有名的代表作。

  陆士谔的小说大都是光怪陆离的,他在当时被称为是最荒诞的小说作家。

  他的小说大都是在娱乐中带点批判性,在政治、文化、军事、生活中都有涉及。

  可以说他是最全能的小说家。

  他在写小说时很喜欢把自己的情感带入到文字中,表达出他对这个社会,对每件事情的不同看法。

  只是在二十世纪初他被认为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小说作家,陆士谔也因此被埋没了好多年。

  不过今天陆士谔在小说界还是很有地位的,很多人都承认他是个小说天才。

  他被称为是医生中最会写小说的,作家中最会看病的人。

  醉酒昏睡中的梦境

  陆士谔有一个写作习惯,就是把自己梦中看到的一些很奇怪的事写到自己的小说中。

  这也是他的小说与其它人不同的一个重要原因。

  正因如此陆士谔写出了一部震惊很多人的小说,他的这部小说描述的就是他梦境中的看到的现象。

  这部小说就是陆士谔最成功的代表作《新中国》。

  陆士谔在小说中是这样描述的,一天中午他喝醉了酒,就倒在床上昏昏欲睡。

  在梦中他遇到了自己的一个好朋友,这位好友邀请他去上海游玩;

  陆士谔心里想着自己就是在上海长大的,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没有什么要参观的。

  可是当他踏出房门时惊呆了,他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眼前的上海与他平日看到的截然不同。

  映入他眼帘的是宽阔的马路,在马路上飞驰的汽车,还有一排排的摩天大厦。

  这让陆士谔感到很震惊,他就问好友是怎么回事。

  好友说这是1950年的上海,上海正在筹备世博会。

  陆士谔心里一惊,因为当时是1910年,难道他看到了40年后的中国。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陆士谔跟着好友参观了40年后的上海。

  以前大街上的洋人已经寥寥无几。

  每个人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走在街道上,一切都那是那么的祥和;

  这里完全是一个完美的“乌托邦”世界。

  与40年后的上海高度契合的预言

  陆士谔在《新中国》一书中描述了他看到的一切,最后梦中被门框绊了一下才醒过来。

  醒过来的陆士谔给妻子讲了他在梦中看到的一切,他觉得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或许40年后的中国正是这个样子。

  而妻子觉得他是睡糊涂了。

  就算社会怎么变也不会是这个样子,陆士谔说的这些在妻子看来都是无稽之谈。

  而陆士谔一直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些一定会发生,所以他就把自己看到的写成了一本书。

  他在书中写到40年后的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不管是经济还是军事,都已经领先世界。

  上海租界已经全部被收回,中国人成了国家的主人。

  马路上的洋人对中国人也是毕恭毕敬,不再是以前那种洋人欺凌中国人的现象了。

  虽然如今的中国还不是世界第一,但如今的中国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中国人也站了起来。

  《新中国》一书中最与40年后的上海契合的是对世博会的描述;

  书中还写到了上海为举办世博会修建了浦东大桥,这样就方便前来参加世博会的人前往浦东。

  上海还在地下修了电车,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地铁。

  据说当时很多人还因为到底应该把电车修到地下还是地上发生了争执;

  后来考虑到电车行驶的噪音和空间占用问题就把电车修到了地下。

  陆士谔的这些描述与40年后的中国非常相似,但当时的人根本不敢想像以后的中国会是这个样子;

  当时的社会限制了人们的想像,鲁迅就曾说陆士谔是在胡说八道。

  虽然如今的中国还没有达到陆士谔预言中的世界第一,

  但我们相信中国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这一天任重而道远,需要我们每个人为中国的发展不懈努力。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