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饶过谁?唐末咸通年间这个冤案导致的天灾,还被收录史书之中

2020-05-21 15:01 评论数:

大唐咸通十三年六月,临近麦收,河南府的境内却下了将近一个月的连雨,阴雨连绵不歇,眼瞅着麦子都快溽烂在地里,农人们的心里像着了火一般,焦急地盼着天晴。

冤案导致的天灾,还被收录史书之中" alt="苍天饶过谁?唐末咸通年间这个冤案导致的天灾,还被收录史书之中" />

可老天偏像是跟大家故意过不去,几次眼看着便要放晴,却又旋即被乌云遮住了头,淅淅沥沥,最终将府内各州、县的农户们的希望全都浇灭了。 上了年岁的老人们便讲,这是府内有大冤案了,你看看,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在替人流泪呢。

牢中的那个人

洛阳城内,新任河南府尹的崔碣此刻命人打开了监牢大门,穿过散发着阵阵恶臭的监牢甬道,他停在了甲丁号牢房门口,牢房之内关着一个人,此人脸朝下,正匍匐在蓬乱的藁席之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褴褛不堪,布条上还混杂着脓血、秽物。

“王可久?”崔碣看着牢房,轻声地问道。

那人没有吭声,甚至连动也没有动一下。

“本官知道,你冤。”崔碣停顿了下,轻声说道。

里面的人开始抽搐起来,突然那人猛地撑起身子,扭头望着崔碣,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嘤嘤哭泣着,声嘶力竭地喊出了那句:“大人,我冤呐!我冤呐!”

牢房之外,一声雷鸣,顿时将这喊冤声淹没了,天际之外,几道闪,将牢房照得一片惨白。 崔碣站在牢房门口,听着王可久开始诉说自己的冤情,听着听着,他感觉有一股寒意,从头顶一直渗到了脚底。

兵荒马乱,佳人独守

王可久曾是洛阳有名的茶商,往岁来往于江汉之间,贩卖茶叶,往往获利颇丰,慢慢地聚垒起了不菲的家业,这个王可久也是一个情种,除了贩卖茶叶之外,便是和自己那个美貌的少妻厮守在一起,郎情妾意,恩爱非常。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咸通九年,王可久像平常一样,踏上了前去南方贩茶的路途,他没想到,自己这一去再回来可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那一年,驻守桂林的戍卒发生了叛乱,乱军被朝廷忽悠着回到了原来州府徐州境内,然而胆怯多疑的乱卒们最终没有选择归顺朝廷,却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再次叛乱。

一时间,山河匪盗,群起响应,江淮、泗州之地交通断绝,商贾不通,被困在徐州的王可久更惨,不仅商货被洗劫一空,而且本人还被强行拉入了行伍,成为了叛军中的一员。王可久的手中被强行塞进了一个长刀,“拿着它,闭着眼,砍就是了。”叛军小队长狠狠地叮嘱道。

王可久身陷叛军无法逃脱,而家中的妻子耿氏很快也得知了江淮之变,在几次托人打听无果之后,耿氏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当中。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这位独守空房的夫人心急如焚,每日从江淮那边传来的消息,被市井之人渲染的令人更加担忧,戴可师将军全军覆没,庞勋乱军见人就杀,江淮一带血流成河,各种消息满天飞,让耿氏心揪成了一团,夫君,你到底在哪儿呀?一个她不敢接受的可能,在其心头升起,他会不会已经死了?

当一个人,陷入绝望、无助的时候,她最有可能的便是,求助于神明,耿氏也是这样做的。 但她也没想到,面前的那个神明,不仅是个人渣,还是个恶魔。

一个心怀叵测的神棍

一袭羽衣的杨乾夫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耿氏,耿氏的楚楚动人的风姿,让其内心不禁一荡,毫无疑问,那个王可久应该是死在了兵荒马乱之中,自己如今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尽快打消掉面前这个女人的任何念想。

杨乾夫装作煞有其事的样子,连续两次郑重地占卜,最终得出了一个看似令人信服的结论,那就是,王可久已经去世了,坟上的草都挺高了。 噩耗最终来临,悲伤欲绝的耿氏嚎啕大哭,而杨乾夫却进一步向其劝说,应该为亡夫在家中举行祈福,以安游荡亡灵,就这样杨乾夫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王家,协助一并办理祭奠事宜。

看着王家的富贵华丽、楼台水榭,身旁的耿氏又生的如此绰约动人,杨乾夫的心思开始转了起来,他一面表现得尽心尽力,大献殷勤,一面劝说耿氏要考虑未来,人死毕竟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应该为未来打算的。刚刚丧夫的耿氏自然没心思改嫁,然而她没心思,杨乾夫可是有点儿等不及了。

0

为了让耿氏屈服,杨乾夫可谓手段使尽,一面暗中买通洛阳恶少,向王家扔砖头瓦块,另一面夜里雇人翻墙越户,公然偷窃,一个丧夫的夫人,陡然遇到这种惊恐的事情,其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家里没有个男人,太难了。 正在耿氏愁苦之时,事先安排好的媒婆开始上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耿氏聊,一个女人家,不容易,有合适的就嫁了吧,这样你那亡夫才能真的安心。在媒婆那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下,家庭如今动荡,再加上之前杨乾夫的仗义表现,最终耿氏选择了改嫁,当她一袭红衣,看着烛边的新郎之时,内心突然有些疼,对不起了,王郎,原谅我。

人非物也非

此刻的王可久却正在徐州城上厮杀着,朝廷的大军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庞勋已经战死,自己这群人被守将驱使着登上了城头,做着无谓的抵抗,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王可久便跟着身边人纷纷放下了武器,成为了朝廷的俘虏

1

不久朝廷下来旨意,首恶庞勋授首,其他从犯不再追究,被强行拉入行伍的王可久在查明身份之后,被放归还乡,从鬼门关逃出生天的王可久没有任何盘缠,一路乞讨走回洛阳,当他兴冲冲赶到自己家门口时,却发现,家已不是自己的家,里面的人都不认识了,人家明确告诉自己,这宅院是自己新买的。 那妻子呢?王可久不敢相信,自己妻子会背叛他,他盲目地在洛阳城内走着,路上有人认出了这位当年富甲一方的大贾,给他指了他妻子的那个新家。

2

原来杨乾夫娶了耿氏之后,便把家安到了洛水之北,那里更繁华热闹,而当王可久敲开宅门时,看着依偎在杨乾夫怀中的耿氏,顿时如同雷击。 耿氏傻了,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一旁恼羞成怒的杨乾夫更是破口大骂,哪里来的骗子,还不赶紧给我打出去。 一哄而上的家丁将王可久打翻在地,拖拉离去,耿氏在惊慌中,看到了那个曾经最熟悉的人,忍不住泪如雨下。

3

就是一个骗子,杨乾夫轻蔑的说道,如今王家财政大权都在自己手里,他不怕耿氏敢做什么。然而耿氏最终没能站出来,但王可久忍不了,妻子被占,家产被骗,一无所有的王可久击鼓鸣冤,然而这早就被杨乾夫算到了,他花了大价钱,上下打点了官府人等,结果王可久不仅没有得到申冤,还被打了一顿,投入了牢狱之中。

4

深深的牢狱,遍体鳞伤的伤痛,让王可久彻底绝望了,我冤,我冤,老天我冤,他一直喊了许久,一直喊到再也没有力气说话。 自己算是完了,王可久觉得,没指望了,这河南府官衙,太黑了。 然而,他也没料到,老天帮了他。 不仅下了一个月的雨,还派来了一位青天大人,崔碣。

苍天饶过谁

尽得冤情的崔碣迅速派人逮捕了杨乾夫,在耿氏的指认作证之下,杨乾夫不得不认罪,而他口中吐出的关系网也让崔碣惊呆了,衙属上下基本都有染墨,崔碣审明之后,挖了一个大坑,将杨乾夫和一帮墨吏悉数投入处决。

5

最终,奸恶被除,耿氏和王可久这对苦命鸳鸯,相互搀扶着一起回到了家中,两人相对而视,皆感恍若隔世。

6

当日,下了近一个月的雨,突然停了下来,一轮红日从云间射出光芒,河南府的人们再次迎来了久违的光明。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