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中弹九死一生,45年后将军去世,妻子要求取出这颗子弹

2020-05-22 09:54 评论数:

如果伤疤是军人的勋章,那么体内的弹片应该是军人最珍贵的战利品。

身体中如果有不属于自己的金属,那是相当痛苦的,下雨天会明显感到不适,寒潮中走路也比平时酸胀,这种痛苦经历的时间短还好一点,要是几十年都要这样,那痛苦真的无法想象。

战神粟裕经常头疼,疼得受不了,就让警卫员反复摁头,或用凉水冲头,几十年就这样过来了,直到粟裕逝世后,家人才找到他头痛的病根,就是因为脑袋里有弹片。

今天介绍的这位是开国中将,抗日战争时期左胸中弹,九死一生差点没醒过来,这颗子弹也一直留在了他的身体中,45年后将军逝世,妻子唯一的要求就是取出这颗子弹。

他就是刘飞将军。

刘飞

刘飞出生于1905年的湖北省黄安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做过放牛娃,也当过茶馆的小厮,深刻理解底层人民的不易。

1926年,北伐军占领武汉时,刘飞在汉口参加了码头工会,次年回家乡参加了黄麻起义,后来又在家乡组建农民赤卫队。

1930年,刘飞率赤卫军参加红军,身经百战立功无数,历任红4军任排长、连长、营政治委员、团政治委员,独立师政治部主任等职,又进入抗日军政大学进修。

1939年,江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成立,刘飞担任政治部主任,同年九月,江抗奉命西撤,在江阴顾山遭遇到了国民党军的袭击。战斗立即打响,刘飞亲率一部突击敌人北侧,冲锋中,被击中左胸,警卫员赶忙过来拉他,他非常平静的问道:“我后背有没有血?”警卫员一看没有,刘飞拿起枪就往上冲,一边说道:“后背没血就是没打穿,没打穿就没事。”

新四军

战斗胜利后,刘飞被送往阳澄湖畔的新四军后方医院救治,但此时的他已经生命垂危,子弹头进入了他的肺尖,只要一咳嗽,就会咯出鲜血。医生们束手无策,根本取不出来子弹,只能让战士们准备后事,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周后,奄奄一息的他,伤口竟开始愈合了,没多久就度过了危险期。

和刘飞一同在医院养伤的还有36人,他是所有人中职位最高的,所以承担起了领导的重担,和伤员谈心。几个月后,刘飞等人先后出院,这个时候新的江抗又组织了起来,与刘飞共同养伤的那36名伤员,也成为了新队伍的骨干力量。

抗日战争后期,刘飞率部指挥了高邮三垛河口伏击战,这是苏中地区大反攻前夕一场大规模歼灭战,击毙日军240余人,伪军少将团长马佑铭以下600多人。

解放战争时期,这支部队被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第2师,师长就是刘飞。记者崔佐夫在采访时得知第2师竟是由36人发展而来,非常的震惊,深受感染,便以此为素材,创作了《血染着的名字》。

新四军

1957年,《血染着的名字》被上海沪剧团改编成沪剧《碧水红旗》。到了60年代,这部经典剧作由主席亲自更名为《沙家浜》,一经演出,便轰动全国,可谓家喻户晓。

1949年1月,刘飞任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九兵团二十军军长,参加渡江战役和上海战役,再次立下赫赫战功。

建国后,刘飞曾担任皖南军区司令员、安徽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公安军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开国中将军衔。

1984年10月24日,刘飞在南京逝世,夫人朱一坚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取出当年打进刘飞左胸的子弹。经过手术,朱一坚拿到了这颗在身体里待了45年的子弹,她含泪告诉孩子们:“这是爸爸留给你们的礼物,也是让你们记住,新中国来之不易。”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