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得罪李鸿章被辞官,妻子和好友同居,生三子后,却向他要钱养子

2020-05-22 10:11 评论数:

“山无棱,江水为竭”。

自古女子都要遵循三从四德,名声对一个女子来说尤为重要,但也并不是所有女子都能做到守妇道这个条框。在清末时期,便有这样一位女子,她是朝廷大臣梁鼎芬的妻子,名叫龚氏,由于梁鼎芬当时得罪朝中大臣被连降五级调用,为了不拖累妻子,便把龚氏托付给好友文廷式照顾一段时日,可龚氏却与文廷式好上了,并生下了三个儿子,龚氏之后生活困难却又找梁鼎芬要钱。

  金榜题名正是娶娇妻时

梁鼎芬是晚清著名学者,收藏家光绪六年中进士,授编修,担任过知府,按察使,布政使,也算是个朝中大臣。由于梁鼎芬从小发奋读书,就像大多数秀才中举一样,在中进士金榜题名的时候,正是他娶妻之时。他的妻子是恩师龚镇湘介绍的,是同族侄女,从小由于父亲的过世寄居在舅舅家中,生活过得也较为清苦。

但龚氏从小便是个美人胚子,长得如花似玉,还十分有才学,再来说说梁鼎芬,虽说饱读诗书,可却是个呆头呆脑的书呆子,比较死板,长得又有些许肥胖,在旁人看来,龚氏嫁给梁鼎芬就好像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毕竟梁鼎芬也是高中进士,在当地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也不敢多言。就这样梁鼎芬名正言顺地把龚氏娶进了家门。

每天面对着这如花似玉的娇妻,怎能不让人疼爱,梁鼎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对待龚氏,两个人过得也十分恩爱幸福,唯一遗憾的是龚氏一直迟迟未怀孕,未能给梁鼎芬诞下个一儿半女。

  因忘劾罪被连降官职

好景不长,晚清迎来了中法战争,朝中有权有势的李鸿章一昧求和,一心爱国的梁鼎芬极力反对李鸿章的做法,认为他的做法只能让侵略者更加的肆意妄为,国家只能花费更多的精力物力财力,国库也无法支撑侵略者每一次的狮子大张口,并弹劾李鸿章六大可杀之罪:中法战争隐忍求和,结党私营,私吞国家经费,不忠不孝。虽然梁鼎芬说的句句在理,可官场上又有多少人能支持梁鼎芬呢?谁都怕得罪了李鸿章,也没有人敢与梁鼎芬站在一起发声。

此时正处于慈禧太后干政时期,而慈禧太后十分偏袒李鸿章,她一样的软弱求和,极力赞同李鸿章的做法,有着慈禧太后给李鸿章撑腰,梁鼎芬爱国的心也被捣鼓的七零八落,最终梁鼎芬被治以忘劾罪,处罚其污蔑朝中大臣,并被连降五级

  辞官归乡 托好友照顾妻子 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满腔的爱国热血就这样被打击的体无完肤,梁鼎芬的心中十分不满,便辞官归乡,准备谋求一个职务,梁鼎芬怕妻子受苦,便没有带龚氏一起回乡,希望等到自己谋求到一官半职有了些许能力的时候再接妻子回去。

于是梁鼎芬便把自己的妻子送到了好友文廷式家中,托他照顾妻子一段时间,就在他决定把妻子托付给好友的那一刻,就是大错特错的决定,这便让他之后彻底地失去了他的妻子。由于龚氏确实长得貌美,文廷式便对龚氏打起了坏主意,虽然文廷式是个有家室的人,但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来二去,在第二年俩人便同居在一起了,龚氏还为文廷式生下了一个儿子

对于文廷式和龚氏的这种行为在当时看来确实是伤风败俗之事,身边难免有人议论纷纷,文廷式也受不了周围人的非议,便把龚氏带回了自己老家江西萍乡,龚氏虽说已经有了文廷式的骨肉,但是俩人并没有正式拜堂成亲过,而且龚氏还有个在老家的丈夫,龚氏最多也只能被称作一个外室,没有正式的名分,文廷式便在外面给龚氏买了一座房子,安排她们母子二人住下,就这样二人不清不白地一直在一起,龚氏一共为文廷式生下三个儿子

  龚氏生活落魄 上门找他要钱

梁鼎芬对这一切还不知情,等他把家里一切安顿好之后,他回京去接妻子,却发现妻子和好友文廷式一起不见了,当其他朋友告诉了梁鼎芬他妻子和文廷式俩人苟且之事,梁鼎芬瞬间就像跌落了冰窖,但他依旧不相信这个事实。于是他连夜赶回文廷式老家萍乡,找到文廷式和自己的妻子,事实就摆在眼前,但梁鼎芬并没有愤怒,而是非常的淡然,他依旧和文廷式兄弟相称,两人平静地谈话,他决定成全龚氏和文廷式,临走前还不停叮嘱文廷式好好对待龚氏。

后梁鼎芬也有纳妾生子,可他心里依旧还是放不下龚氏,每每都会想起她。龚氏虽然和文廷式在一起了,可终究是个没有名分的外室,文家人根本不承认这个女人,就连那三个孩子也不放在眼里,不久文廷式病逝,文家人再也容不下龚氏了,便断了她的一切经济来源,龚氏母子的日子变得十分艰苦。

带着三个孩子的龚氏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无奈之下,只能去找梁鼎芬,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这确实是一件让人十分难以开口之事,自己做了苟且之事,无法生存还要找到自己原来的丈夫救助。梁鼎芬接见了龚氏,看到龚氏现在的模样,他心里边猜出了一二,知道她此次来的目的。

为了顾及龚氏的面子,梁鼎芬在茶杯下偷偷地放了三千两银票,由于生活实在过得艰苦,龚氏没有推脱,拿走了银票,这些钱省吃俭用也够龚氏还有她的三个儿子过一辈子了,从此以后,龚氏就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找过梁鼎芬。

梁鼎芬可谓是个痴情的男子,拿得起,放得下,对待龚氏也是仁至义尽,要是龚氏当初安分等待丈夫归家,也不会落得一个没名没分生活艰苦的下场,生活的种种,或许会有些不满足,熬过去了或许是光明。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