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为何会败?冈村宁次晚年反省:七七事变一开始就是个错

2020-06-25 16:48 评论数:

冈村宁次是个中国通,日军发动侵华战争,冈村出力不少,不管是战前的情报收集,还是战争时期的调兵遣将,冈村对于军国日本来说,都是一个功劳不小的人,然而此人却是侵华日军中,罕见的“三反”人物。

既反对全面侵华,反对扶持汪精卫,反对大东亚战争。

冈村宁次

对冈村宁次了解越多,越能感受到此人的厉害。作为昭和军阀最具代表性“三羽乌”之一,冈村宁次对军国日本和天皇忠心耿耿,所思所想,都是如何扩大日本的利益,为此可以不择手段。

但这样的人物,为何又是侵华日军中少见的“三反”将领呢?

冈村长期混迹在中国军阀高层之中,能第一时间获取有关中国的重要情报,故此冈村对中国局势的判断比总参谋部的高参们更加准确一点。

他之所以反对扶持汪精卫,并不是出于好意,冈村认为日本军部在中国另立一个伪政权的做法十分荒唐,此举并不利于日本在华的利益,反而会激化中国民众的反日情绪,另外,冈村认为汪精卫的能力不够,并不能担当如此重任。

冈村宁次反对全面侵华和反对大东亚战争,并非是出于和平角度的考虑,而是认为过早扩大战争规模,对日本的未来不利,日本应当发展巩固伪满洲国的利益,等力量足够的时候,才进一步侵华。

冈村宁次和东条英机等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都是战争贩子,都支持日本的军事扩张,只不过在具体如何执行计划上持有不同意见而已。

七七事变,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冈村正在伪满洲国执行“剿匪”任务,闻听消息后,不仅冈村表示意外,就连日本裕仁天皇都表示“震惊”。

侵华日军为何会败?冈村宁次晚年反省:七七事变一开始就是个错

在1940年的日记中,冈村宁次称“七七事变,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在其晚年所著的回忆录中,冈村多次提及“在《塘沽协定》之后就是日军最好的撤兵时机”,每每说起这件事,冈村都表露出了浓浓的可惜之意。

塘沽协定

1933年4月,冈村尽管只是关东军副参谋长,却手握实权,为了侵占东北,冈村制定了一系列的入侵计划,并发兵对长城古北口以南的南天门一带进行攻击,逼迫中国和谈,当时带兵防守冈村进攻的人,正是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带出来的学生何应钦。

战斗力强悍的关东军,给了何应钦很大的压力,生怕日军进入华中地区的何应钦,催促上级赶紧和谈。

5月31日,中日双方在天津塘沽港口进行停战协商。

冈村宁次亲自起草了协定,在会上的时候,他直接将打印好的协约扔给中方代表熊斌,并要求条约内的一个字都不准改动,还让中方代表在一个小时内签字,态度十分蛮横。

协约中承认了长城是中国与日本扶持的伪满洲国的「国界」,划绥东、察北和冀东为日军自由行动区,协约默认了日军侵占东四省的事实。

至始至终,冈村宁次视《塘沽协定》为一生事业的“杰作”

签订《塘沽协定》后,冈村完成了“一夕会”计划,感到十分高兴。多年后,冈村在自己的回忆录中称《塘沽协定》是“从满洲事变到太平洋战争,我国长期作战的最重要的临界点。”

尽管在全面侵华后,冈村一直都在指挥日军在中国战场作战,但冈村对七七事变一直都持有反对意见,他是“不扩大”的坚定支持者。

冈村原本将自己一生事业的基础都放在了伪满洲国上,却被自己的后辈们彻底打乱了计划。

伪满洲国

建立伪满洲国是石原莞尔等人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建立伪满洲国后,便等于让日本拥有了稳定的资源产出地,也让日本拥有了足够长的战略纵深。

石原莞尔曾说,建立伪满洲国后,甚至可以学习苏联的五年计划,在伪满洲国多发展几年,多积攒几年实力,为以后跟西方的大决战做准备,并且冈村和石原、永田铁山这批人,在全面侵华战争上,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甚至冈村都已经在幻想,当伪满洲国彻底成为日本一部分的时候,那时的日本该有何等的强大。

计划很好,但注定完成不了。

石原莞尔和永田铁山这批人在日军内部营造了一股以下犯上的作乱之风,少壮派军官常常不愿听上级的命令,私下里一合计就把事情做了,冈村这批少壮派军官主导的九一八事变就是如此,河本大作、土肥原贤二、永田铁山、板垣征四郎这些人就是瞒着日本高层,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了东北。

七七事变还是如此,只不过两起事件的主事者不是一拨人而已。

卢沟桥事变后,冈村宁次和石原莞尔这伙人暴跳如雷,后辈武藤章则反问:“石原前辈,我们只不过是在重复您在满洲干过的事情,有什么错吗?”

可见,冈村的反省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