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军造反,引来数万群众围观,政府军朝围观群众放箭,形势大变

月望看历史 2016-08-22 14:43 评论数:

北周皇帝宇文赟死后,杨坚里应外合,迅速入宫,夺得皇权。然而紧接着,北周外戚尉迟迥率军造反,形势十分危急,杨坚只好派高颎前往镇压。

八月下旬,政府军韦孝宽跟尉迟迥儿子的军队,在沁水上僵持了有半个多月。高颎没有抵达前线之时,他仍然按兵不动,不敢乱动,可见危局多么可怕。可是,随着高颎的到来,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刺破了水袋,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相府司录(丞相府审理官)高颎一到前线,立即动手,派人在沁水上架起了浮桥。就在他不遗余力地搭桥时,尉迟惇在河那边就笑了。

紧接着,尉迟惇给高颎送来了问候礼——火船。

叛军的火船,从上游漂游而下,浩浩荡荡,直扑浮桥而来。然而,火船刚放下,只见高颎不慌不忙地亮起了新家伙——土狗。

所谓土狗,是在水中积土成堆,前尖后宽,前高后低,形状犹如一只坐在水里的狗。于是,火船在水里遇到了阻拦,对浮桥并没有构成多大威胁。

尉迟惇见状,心头冷笑,将计就计,决定后退,等待鱼儿上钩。

凡是知兵的都知道,孙子兵法中有一招叫:半济而击。意思就是,等待敌人渡河一半,即可迎头痛击,打他个落花流水。

尉迟惇军队阵地广达二十余里,稍微撤退,等于是布下了天罗地网,直等政府军渡河。

他以为,只要他们钻进了袋子,就等着鬼哭狼嚎吧。

可是,韦孝宽是学过兵法的,他比鬼还精;高颎也是研读过历史的,相当于半个人妖。难道,他们就看不出尉迟惇的伎俩吗?

高颎站在沁水上,风猛烈的卷过他的发梢,他仿佛闻到了对岸扑来的血腥之气。他久久站立,不发一语。

这时,韦孝宽也在迎风而立,只见英雄而悲壮的身影,被众兵的目光越拉越长。突然,只见他一声令下——擂鼓。

政府军就在尉迟惇后撤之时,猛烈擂鼓,全军像疯了一般,撒腿扑上浮桥,渡河而过。

政府军才过河,只见这边的高颎又一声令下——烧桥!

众兵顿然傻了。

然而,还没等到他们明白怎么回事,浮桥已经被烈火燃烧,后退之路被彻底堵死。

这叫背水一战!

数百年前,韩信凭着此阵,打败了赵国二十万军队;今天,高颎和韦孝宽设计,也要以此计战胜尉迟惇的十万军队。

哀兵必胜,置于死地而后生。

历史证明,这话来得一点也不假。政府军见无路可退,个个像疯子一样,挥刀狂砍。尉迟惇的叛军,招架不住,抱头鼠窜,当即崩溃,撒腿逃命。

更惨的是,尉迟惇也被冲散,只人骑马仓皇逃回邺城。

尉迟迥见儿子惨败而归,迅速动员十三万军队,于城高列阵,准备迎战韦孝宽。

这一年,按古岁算,韦孝宽七十二岁。尉迟迥比韦孝宽年长,至少也有八九十岁。两个纵横江湖数十年的老江湖,终于在这一刻,准备决胜负了。

尉迟迥是以绝望的心参加战斗的。他亲率一万精锐,头裹绿巾,号“黄龙兵”。这些都是关中部属,都是死士。

其实,形势对尉迟迥并非绝境。此时,尉迟迥老弟尉迟勤也正率五万军队,自青州赶来救援。

将过二十万的军队,难道还怕韦老狐狸不行?很显然,政府军这个时候,并不占优势。

战役一打响,政府军就招架不住叛军进攻,被逼后退。可是这时,一场史无仅有的闹剧却出现了。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看客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正因为如此,在数十年前,鲁迅深深地被刺激,弃医投文,企图以愤怒之笔,批判国民劣根性,从拯救国民灵魂性开始,来拯救中国。

可惜的是,直到今天,鲁迅的事业后继无人,而我们的看客仍然聚集在各大城市,聚集诸多大街,眺望着楼顶上企图跳楼自杀的弱者。也因为无聊的围观,诸多跳楼者神经被刺激,做蝴蝶状无情的撞击了地球。

围观改变现场,这仅仅是社会的一个侧面。可你见过,围观改变战争现场的吗?

没有。

但是,你现在有眼福了。你马上要看到一幕活生生的围观扭转战争的闹剧。

那时,当政府军和叛军在邺城外缠斗的时候,邺城百姓都跑出来看热闹了。在老百姓的心中,仿佛外面打的是群架,而不是什么战争,纷纷涌出城外,绵绵数里,足有数万人。

我不知道尉迟迥老将军,看到这一幕会有什么感想。他经营邺城数年,百姓出来,不是来助战,也不是来守城的,竟然为了一睹热闹而不惜性命。

当城来的人涌现越来越多人的时候,这时政府军有一个将军脑袋灵光一闪,犹如神助,兴奋地叫道:“我有计谋破敌了!”

这个打了鸡血般喊话的人,正是收了尉迟迥钱的将军之一的宇文忻。

宇文忻说完,立即命令向围观的百姓放箭。那满天扑下的飞箭,射得满城的百姓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娘的,你们打你们的,咱是出来观战的,干吗朝咱放箭。宇文忻这招极损。受箭的百姓鬼哭狼嚎,到处逃窜,惨声震天。

紧接着,宇文忻命令士兵齐声喊道:“叛军败了,杀啊。”

不明真相的政府军,顿然长了力气,奋力杀敌。而亦不明真相的叛军,招架不住,逃回邺城。韦孝宽迅速率军围城,将邺城围个水泄不通。很快的,政府军就破城而入,尉迟迥自杀。

尉迟迥自起义到失败,经历六十八日。

一场浩大的群众围观,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或许,这是历史对他最大的嘲弄。

叛军造反,引来数万群众围观,政府军朝围观群众放箭,形势大变

叛军造反,引来数万群众围观,政府军朝围观群众放箭,形势大变

叛军造反,引来数万群众围观,政府军朝围观群众放箭,形势大变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