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麟阁之子:父亲的遗体在庙里藏了9年

人民网 2016-08-24 16:49 评论数:

父亲在他12岁时就已牺牲,但父亲对他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对佟兵来说,自己的一生注定与他人不同——尽管父亲佟麟阁在他12岁时就已牺牲,但父亲对他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尤其是在佟兵60岁之前,父亲的身份甚至主宰了他人生的悲欢离合。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90岁的佟兵又因为父亲而忙碌了起来,活动、采访一个接着一个。这让他欣慰,也让他难过,因为“每回忆一次,都是痛苦”。

曾经其乐融融的一家

我生于1925年,父亲其实叫佟凌阁,后来报纸上误写成佟麟阁,传开之后就一直沿用下来了。父亲本来在县衙做笔吏,20岁时因仰慕冯玉祥先生而投笔从戎,一直深受器重。1930年中原大战讨蒋失败,他随冯先生一起卸甲归田。

“九一八事变”后,当时的29军军长宋哲元先生邀请父亲出山,代理察哈尔省主席兼张家口警备司令。在张家口时,父亲有一次带我们在山上骑马,遥望着东北慨叹说:“现在如果多几个岳飞这样的人,小日本哪敢这样猖狂?”

1933年5月,冯玉祥先生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父亲第一时间响应,成为抗日同盟军第一军军长,吉鸿昌是第二军军长。两人合作收复了6个县,当时全国人民都非常振奋。但那个时候蒋介石、何应钦和抗日同盟军观点不一致,我父亲对蒋介石有点意见。有一次蒋介石和宋美龄去张家口,见了我父亲,送给他一张放大的照片。父亲在照片后面写:“金銮殿上坐个猴,望之不似人君。”后来蒋介石派了几个军把抗日同盟军围起来,要求必须解散,不解散就消灭。冯先生没有办法,就解散了抗日同盟军。父亲觉得报国无门,一气之下就辞职了,回北平香山居住。

1935年华北事变(指东北沦陷后,日本侵略军蚕食侵犯华北地区,策动华北各省脱离南京中央政府,实行“自治”的一系列事件)后,在北平成立了有一定“自治”之实的冀察政务委员会。宋(哲元)先生想培养一些年轻军官,巩固29军的实力,打算组织一个军事训练团,于是派张自忠、冯治安、赵登禹、刘汝名这几个师长去香山请父亲出山。父亲觉得自己报国的时机到了,于是决定出山,但声明绝不在冀察政务委员会任职。宋先生任命父亲为29军副军长兼军事训练团团长,兼大学生军训班主任,驻南苑29军军部,主持全军事务。

那个时候我们家里条件很好,住在东四十条40号,房子很大,两三个四合院,好几十间房子,还有一个大花园。我们家兄弟姐妹6个,大哥、大姐、二姐、三姐、我、小妹。我是最小的男孩,因此格外受疼爱,父亲之前到甘肃、张家口任职的时候,都把我带在身边,我们父子感情很深。

那时候还没几个人有车,但父亲有专车,每到礼拜六我们就在家里等着,汽车喇叭一响,就知道父亲回家了,大家跑出去迎接他,这个拿皮包那个拿帽子,其乐融融。父亲是个孝子,每次回来第一件事都是跟祖父母请安。我的父母感情也很好,印象里他们从来没有红过脸。结婚20周年的时候,父亲还给母亲打了一副金镯子,上面刻着:“瑞卿夫人,随我廿年。戎马颠簸,历尽艰危。含辛茹苦,风雨同舟。尊老育幼,克勤克俭。镌此数语,以志不忘。凌阁。”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