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鲨”飞行员着舰训练中牺牲:战机发生最高等级故障

新华社 2016-08-01 16:18 评论数:

“飞鲨”飞行员着舰训练中牺牲:战机发生最高等级故障

张超生前照。新华社发

辽宁舰——中国首艘航空母舰。今年5月,它本该迎来一名叫张超的到访者。届时,张超将驾驶歼-15“飞鲨”战机,在辽宁号上降落,成为一名真正的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但就在此前的4月27日,29岁的海军航母舰载战斗机一级飞行员张超,在驾驶歼-15飞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突遇飞机故障,英勇牺牲。据了解,张超是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英烈。

□事发

歼-15发生最高等级故障

2016年4月27日,按计划,张超和战友们要飞3个架次的低空、超低空训练——在30米的高度高速掠海飞行。第2架次飞完,海面薄雾渐起,能见度越来越差,第3架次被调整为陆基模拟着舰训练。这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必修课。

起飞,拉升,转弯……按着舰所有技术动作和要求触“舰”;加速,复飞……一个架次,飞行员们通常要重复6圈这样的飞行,每一圈又被称作一个“进近”。

12时59分,张超驾驶117号歼-15进入着“舰”航线,实施他飞行生涯的第634个“进近”。

“对中很好。”“高度有点高。”无线电中,着舰指挥员王亮发出2条指令。指令少,说明着陆的偏差小。

跑道上的中心相机,把着陆画面实时传到飞行员休息室。“挺好!”“真棒!”……战友们议论着。

117号战机的高度低了,又低了,后轮触地、前轮触地、滑行……那片被称作“黑区”的模拟航母飞行甲板上,又叠上了3道漆黑的轮胎擦痕。

那是当天飞行训练的最后一次降落。在飞行部队,这或许是最让人放松的时刻了。飞行员们在休息室里说笑着,等着张超回来一起转场。

塔台下的一间办公室内,某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戴明盟、参谋长张叶正在商议第二天的飞行计划。

然而,战机刚刚滑行了2秒钟,无线电里突然传来语音报警:“117电传故障,检查操纵故障信号!”

电传故障,是歼-15飞机最高等级的故障,一旦发生,系统会自动报警,并在无线电中广播;一旦发生,意味着飞机失去控制。

那一刻,是12时59分11.6秒。

塔台、着舰指挥工作站、飞行员休息室……

紧跟着报警声,战机的机头一下子抬了起来,在不到2秒钟的时间,机体超过80度仰角,与地面几近垂直!

“跳伞!跳伞!跳伞!”飞行指挥员徐爱平对着无线电大喊。

几乎同时,火箭弹射座椅穿破座舱盖,“砰”的一声射向空中……

那一刻,是12时59分16秒。

最后4.4秒仍尽力控制战机

戴明盟、张叶马上往外冲,朝着张超落地的方向狂奔。还剩20多米的时候,戴明盟看到张超的胳膊动了一下,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人活着,就好,就好。

由于弹射高度太低,角度不好,主伞无法打开,座椅也没有分离,从空中重重落下,在草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戴明盟、张叶马上给张超解开氧气面罩,摘下头盔,锯断伞绳。张超脸色发青,嘴角有血迹,表情十分痛苦,但仍有意识。

“左胳膊疼,可能是骨折……”他说。

救护人员赶到了,张超被紧急送往医院。

20多分钟的路程,张叶从未觉得如此漫长。

“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飞不了了……”张叶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张超最后的告别。

2016年4月27日15时08分,一颗年轻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彩超显示,在巨大的撞击中,腹腔内脏击穿张超的胸膈肌,全部挤进胸腔,心脏、肝脏、脾、肺严重受损。医生说,那么重的伤,能坚持到医院已是奇迹。

片子拿给戴明盟,这位经历过多次空中突发险情的英雄试飞员却没有勇气看上一眼,久久沉默不语的他找到一个没人的房间,让眼泪肆意流淌……

自从1992年父亲去世,这个刚强的汉子已经24年没有哭过。

“飞参记录表明,从战机报警到跳伞离机的4.4秒里,张超的动作是全力推杆到底。”戴明盟说,张超肯定知道,歼-15飞机系统高度集成,发生电传故障,第一时间跳伞才是最佳选择。

生死关头,张超却做出了一个“最不应该”的选择……

奋力一推,是他意图制止机头上仰,避免战机损毁的最后努力。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