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发动者为何成为日本愤青眼中的日奸

环球网 2016-08-25 15:44 评论数:

在将整个中国东北鲸吞后,石原的态度突然大转弯,成了日军内部极力鼓吹对华怀柔的旗手。

按照石原的计划,日本现阶段对于中国的挤压应该到此为止,东北拥有丰富的工业原材料,在日本统治下的伪“满洲国”GDP几乎和日本本土相当,好好发展这片抢来的风水宝地,日本将积聚足够的战略实力,而中国在羽翼丰满以前是不敢跟日本贸然开战收复领土的。如果这种战略僵持下去,中国进步,日本同样也进步,收复东北将遥遥无期,中国将在缓慢的蚕食中被日本肢解。这就是石原为日本设想的战略前景。

万幸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石原计算好了国家力量格局,却忽略了一个人之常情——他这个前辈借着“最终战理论”立下功勋,自己也捞着了不少好处。后辈们当然想有样学样,自己也弄个“民族英雄”当当。于是日军内部各色“小石原莞尔”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石原莞尔认为日本本土需要满洲做纵深,那满洲呢?需要华北做纵深。华北又需要华南做纵深。山寨版“最终战理论”就这么一步步往外推,“小石原莞尔们”没有石原本人的对于战略的精细考量,野心却个个都比他大。最典型的案例,是1936年的绥远事变。当时,石原在关东军中的后辈武藤章想在内蒙古制造第二个伪“满洲国”。石原莞尔深知不妙,亲自从东京乘飞机跑来劝阻,他苦口婆心地开导武藤说:日军再这么搞下去,会陷入中国大陆的泥潭,当今之际,最要紧的是积聚实力云云。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