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文革”痛苦的结局

南方周末 2016-08-26 17:55 评论数:

马克思早就说过:“羞耻已经是一种革命”。

他慢慢睁开双眼,想环顾一下自己置身的这块天地。眼前,迷迷蒙蒙,看不清这混沌的一切。他努力调整视神经,依然恍恍惚惚、扑朔迷离,只见眼前又晃动起一个个黑色的斑点。蓦地,他清醒了,立即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一年多了,他每天都同这些“黑色的斑点”同室相伴,不知多少次被它们刺得心痛如割。谁能设想,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囚禁着的却是我们共和国的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投票选举出来的国家主席!

这一天是1968年11月24日,他的生日——七十岁了,按照孔子的说法,本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了,而他此刻却病魔缠身,孑然一身,瘫痪在床了。他对面的那些“斑点”,就是那句早已被世人喊顺了嘴的口号:“打倒刘少奇!”咳,不用再“打”了,如今,老人已经倒下去了。

屋子里标语内容的演变,是窗外那个大千世界政治风云变幻的晴雨表。这位与世隔绝的老人,一年多来只能从监护人员训斥他的调门和那“黑色的斑点”的用语变化来窥测那场席卷整个共和国的“史无前例”的“政治飓风”的动向。他从来不曾留意过自己的“寿诞之日”。多少年来,生日这一天对于他只意味着加倍地工作,这是他唯一感到惬意的“祝寿”方式。然而如今,七十岁,在这个标志着“古稀”的年岁里,他不但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不但失去了作为一个公民的尊严,更出乎他意料的是,恰恰在这一天他听到了一个足以令他五内俱焚的消息——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扩大的第十二次中央委员会上,他已被“永远开除出党”了!而据以作出上述决定的,则是耸人听闻的三顶大帽子——“叛徒、内奸、工贼”。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