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唇齿之战

新京报 2016-08-27 12:24 评论数:

当1945年结束的时候,世界早已从战争结束的欢欣中走了出来。

1945年,那个酷暑难耐的夏天,在德国波茨坦总统官邸“小白宫”里,上任未久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为坐在旁边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苏联领袖斯大林弹奏了帕德雷夫斯基的G大调小步舞曲,杜鲁门的琴技应当不差,博得阵阵掌声,斯大林叫道:“啊,真好,音乐真是个好东西,它驱走了人类心中的兽性。”

这场战后德国废墟上的音乐会,可以被看作是整场二战交响乐中微不足道的插曲,同时也是这场在波茨坦召开的美英苏三国首脑会议的幕间休息。在这场会议上,三国首脑将决定战后欧洲甚至是整个世界的未来走向,与这个宏图伟愿相比,演奏一曲舞曲,讨在座的主宾欢心,实在是无关紧要。

实际上,这场音乐会却寓意深刻,杜鲁门所演奏曲子亦是刻意为之,因为它的作者帕德雷夫斯基是个波兰人,而这场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从德国入侵波兰开始的。但在过去的6年里,波兰实际上成为了一个尴尬的棋子,在大国的游戏中被抛来掷去,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将它拿在手里。而且很显然,这场音乐会也并没有真正驱走“人类心中的兽性”,就在一个月前,斯大林秘密下令将之前被苏联人“请去好好儿谈谈”的16名波兰战时领导人以“阴谋颠覆”的罪名送上审判席,判处监禁,他们中的14个人很快在苏联秘密警察的严刑拷打下命丧囹圄。

这只是1945年二战结束后无数件悲惨故事中的一件,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战争就是战争,它意味着战场上的炮火纷飞和枪林弹雨,意味着战地指挥官的战略决策,或许还意味着间谍和特工的暗中斗法,换言之,一切都为了最终的胜利而缠斗搏杀,这也是人们所能目睹见证的战争。但还有另一场战争却不在战场上,它是由“穿着干净挺括制服、头发和胡子梳得一丝不乱”的人进行的战争,他们的武器不是枪炮和子弹,而是舌头和牙齿,但就在舌齿之间,那些战场上千万人的命运,就此决定。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