翦伯赞自杀前夕曾要求工作组增加生活费

南方周末网-南方周末 2016-08-28 17:45 评论数:

翦承认:自己当时年轻荒唐,和写信的女子有不正当关系。

我是1964年从福建考入北大历史系,到校后新生体检复查时,发现得了肺结核病必须休学,第二年经复查可以复学,这样就转入65级。

1964年我在北大历史系待了一个多月,因此对64级的同学已多认识,对当时的系领导和教师也有所了解,知道当时历史系有一正两副系主任,翦先生担任副校长兼系主任,副主任是周一良先生和张芝联先生。他们都是我所景仰的学者。

在1965年的迎新晚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翦先生,不记得他是否给我们这些新生什么教诲,以后就再没见过他。1966年春节过后,历史系到昌平县的北太平庄搞半工半读,在太平庄的一个后来既当食堂又当资料室还当会议室和乒乓球室的大平房里,举行了一个动员会,到会的有邓拓,三个多月后他就自杀身亡,有陆平和彭珮云,翦先生也出席了,也没记住他讲了什么,会后他就走了,长驻太平庄的是张芝联先生,他还给我们一年级的八个人上法语,而此前教历史和国政两系16个学生法语的是刘自强先生,很久以后才知道,她是梅贻琦先生的儿媳,她的丈夫梅祖彦当时在清华任教。

在65级学生入学前后,中国的文史哲经、文学艺术各界已是山雨欲来。对翦先生的史学观点的批判其实已经开始。1965年12月8日,戚本禹在《红旗》杂志发表了《为革命而研究历史》的长文,矛头直指翦伯赞,锋芒毕露地批判先生所讲过的历史主义、让步政策,刚上大学的我们只当是学术讨论,并没有嗅出其间浓烈的火药味。1966年6月1日,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向全国广播,在太平庄半工半读和高年级还在搞四清的历史系师生,都返回校内,在运动爆发后高潮期的各种斗争会上,我从未参加过对翦先生的各种批斗会,也从未参加过他的专案组或监视过他。这样一直到工宣队军宣队进驻北大后的1968年秋。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