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文革日记:厕所没关门写悔过书

东方早报 2016-08-29 14:28 评论数:

夜来忽悟我的问题必须上书主席才得解决,思之不寐。

梁漱溟自早年起即有记日记的习惯,但因各种原因迭有散失,比如20岁前后倾心出世闭门研读佛典时期的《楞严精舍日记》,在抗战时期留存于北京故居,被人当废品卖掉了;“文革”抄家更是致使6年的日记全部丢失,4年日记严重残损。不过即便如此,劫后余生的日记仍有近80万字,始于1932年,终于1981年,前后跨越50年。这些日记经重新校勘,首次以全本单行的形式出版。全新单行的《梁漱溟日记》附有数十幅首次公开的梁漱溟私家照片,如考察山西村政,1949年迎接北碚解放,1973年参观毛泽东故居等珍贵的历史留影。

梁漱溟日记也是20世纪中国诸多重大事件的见证。1939年,梁漱溟深入华北敌后游击区,亲见民众生活之苦,及国共两党的摩擦日剧,萌生组织调停两党冲突共同抗敌的组织,这在日记中有清晰的记录。新中国成立后的土地改革、过渡时期总路线、“文革”抄家批斗、红卫兵游行、“外调”、“批林批孔”、新宪法的讨论等等,著者多曾亲历或有见闻,有的甚至是事件的中心人物,日记中对此或详或略或直接或间接都有述及。

比如在“文革”日记里,1966年8月18日梁漱溟这样记着:“早起阅伍、陈双方讲《孟子·尽心》章之文,拟写综述文补遗。去北海未成,以天安门大会,无车可通故也。午后去政协参加学习会。”五天之后,“是日有大字报,要拆碑,限二十四小时。”这里的“碑”指积水潭南岸,梁漱溟父亲殉道纪念碑。梁漱溟之子梁培恕说,“文革”与他直接发生关系是从红卫兵抄家开始的。“生活被彻底打乱,失去起码的生活条件。这都不要紧,唯有不能写作无法忍受。‘文革’中一共给毛泽东、周恩来写过三封信,都是为了要继续工作。”“早起监督劳动,扫街道”,这样的句子时常出现在他的日记里,几乎就是他“文革日记”的主题,读来让人唏嘘。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