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维钧:弱国外交家竭力挽回民族尊严

南方人物周刊 2016-08-29 16:38 评论数:

顾维钧用半生竭尽所能,奉上了优秀的“稿件”。

30年前的11月14日,顾维钧在纽约安然辞世。他是民国杰出的外交官,经历了民国几乎所有的重大外交事件。身为弱国的外交人员,他在挫折中尽力挽回国家尊严;身为一名远离政治风暴的技术官员,他兼容并蓄,被不同政权青眼有加;身为一名美式思维的中国人,他不泯然苟且,招致身边人冷眼相视

巴黎和会拒签条约

顾维钧人生的巅峰,无疑是在巴黎和会上拒签《凡尔赛条约》。

巴黎和会上的局面,与一战爆发后日本的一系列扩张行为密不可分。当时欧洲列强无暇东顾,日本获得了攻城略地的良机。1914年8月,日本对德宣战,并攻占了德国在中国的堡垒青岛,此后还进一步控制了青岛至济南的铁路。

襁褓中的中华民国突遭无妄之灾,袁世凯急忙召见学成回国的顾维钧以及多名要员,顾维钧向袁世凯表示,中国已经宣布为中立国,日本明显侵犯了中立国领土,有违国际法,对这种行为应坚决抵制。然而铿锵的背后是绵弱的军事力量,段祺瑞表示,由于弹药武器不足,中国军队只能坚持48小时。其他在场的大部分要员皆秉持沉默的态度。在弱国外交的底色下,顾维钧即将面对他一生中的强敌日本。

1915年,日本提出“二十一条”,并要求双方在秘密外交的状态下达成条约。袁世凯要求陆征祥组成谈判团,顾维钧也在其中。此时欧洲列强自顾不暇,袁世凯希望得到美国的帮助,在援助到来前,需极力拖延谈判。日本方面要求一星期开会五次,陆征祥则以公务缠身为由,提出一星期开会一次,最终双方妥协为一星期开会三次,时间为每天下午4点到6点。陆征祥每次开场后便安排献茶,以拖延时间。

顾维钧向袁世凯和陆征祥建议,保守秘密的允诺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做出,中国没有义务遵守,要让美国听到中国的声音。意见被采纳后,顾维钧受命向欧美泄露“二十一条”。

面对被动局势,日本方面按下“快进键”,给出48小时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在5月7日前必须给出答复。顾维钧再次献策,建议政府发表声明,说明中国被迫签约的事实。当天顾维钧已经发烧38.5度,他抱病口述声明,从晚上9点半忙到第二天凌晨3点。最终,中国让日本的计划未能全部得逞。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