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被俘军官答日军审讯:他年再决雌雄

广州日报 2016-08-31 14:05 评论数:

“西京丸号”仓皇逃窜,“福龙号”连射三枚鱼雷,只是“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前面两枚不中,第三枚居然入水过深,从“西京丸号”船底划过。三枚鱼雷全部用完,“福龙号”不得不撤离,但在撤离过程中救起不少落水的战友。

日军对蔡廷干的审讯是在1895年的2月15日,有两次,其审讯文件被日军编为“陆叁第218号(秘)字”,审问者为上席海军参谋官神尾陆军中佐,全程用的可能是英语。日本文字虽然和中文相近,但如果是交谈,基本上鸡同鸭讲,清朝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是用笔谈,或者用英语。

日军问:你的英语为何这样大大地顺溜。蔡廷干答:哥我在1873年赴美留学,1881年回国,在美国生活9年。

日军问:你们的丁汝昌是不是打算和皇军死扛到底?蔡廷干答:那当然,我们丁长官早打算为国而战,为国而死,怎么会逃跑呢?

日军问:要是把你释放了,你还会有再上鱼雷艇和我们再打一仗的计划吗?蔡廷干的回答掷地有声:有。

在第二轮审讯中,日军问:丁汝昌有没有收到我们的信?反应如何?蔡廷干如实回答:我们丁长官的回答是,唯有一死以报朝廷。

日军问:你们对我们皇军大大地误会,怎么会认为我们会杀战俘呢?蔡廷干悲愤地回答:你们日军在旅顺大开杀戒,将我投降战友悉数杀害!

在审讯中,蔡廷干还透露了一个悲壮的消息,督办威海防务的戴宗骞率军主动出击日军,和敌人血拼到只剩19人,他誓死不放弃炮台,长叹:“吾惟有一死以报朝廷耳,他何言哉!”之后,吞鸦片自杀。

蔡廷干坚决拒绝向日军投降,被关押在广岛,赋诗一首,表明自己并未向日军屈服,如果有机会,还会和日寇决一雌雄。日本1895年3月13日《读卖新闻》赞他“有血有骨的硬汉子”,“可敬可佩”。

遣返回国后,蔡廷干任民国海军中将,并在清华大学、燕京大学任教授。在他后来的生涯中,从来没有放弃过与日本的斗争,1921年他愤然辞职,强烈要求北洋政府解决“二十一条”;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蔡廷干代表中方与日方交涉,取得合理的解决方案。

可惜,好男儿蔡廷干逝于1935年,他未能投入全民抗战,实现他的心愿:“他年再战决雌雄。”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